《十字军骑士》

第三十六节

作者:显克微支

整个朝廷,包括骑士和宫女,都很为兹皮希科担心,因为大家都喜爱他;而且根据尤仑德的信看来,谁都不怀疑,道理是在条顿人那边。况且大家都知道罗特吉爱是骑士团最著名的骑士之一。他的扈从万·克里斯特[注]也许是故意在玛佐夫舍贵族中间宣扬说,他的这位主人在没有成为武装的教士之前,就曾经坐过十字军骑士团的荣誉席,荣誉席是只有那些曾经远征圣地,或者同巨人、龙、非凡的巫师作战得胜的世界闻名的骑士才能人座的。玛朱尔人听了万·克里斯特讲的这些话,又听他吹嘘他的主人曾经好几次一手握“米萃里考地阿”、一手握斧或剑、独自同五个敌手交战过,大家心里愈加为兹皮希科担忧起来了。有人说:“哦,要是尤仑德在这里多好啊,他对付两个也不在话下,至今还没有一个日耳曼人逃过他的手呢,但是这个青年人——可不行啊!——因为这个日耳曼人不论力气、年纪和经验,都胜过他。”

因此大家都懊恼自己没有接受那个挑战,认为要不是尤仑德的那封信,他们早就会接受挑战的,“都是为了害怕天主的裁判……”于是为了互相安慰起见,他们想起了玛佐夫舍以及一般波兰骑士的名字,那些骑士无论在宫廷的骑马比武中,或是在决斗中,不知打胜过多少西方骑士;他们特别提到了加波夫的查维夏,在信天主教的国家中简直没有敌得过他的骑士。不过,也有些人对兹皮希科抱了很大的希望,他们说:“可不能小看了他!听说他有一次就光明正大而令人钦佩地敲碎了好几个日耳曼人的头。”后来他们又看到兹皮希科的侍从——那个捷克人哈拉伐——的行动,信心就特别加强了。原来在决斗的前夕,这位年少气盛的随从,听到万·克里斯特在胡吹罗特吉爱那些从来没有人听说过的胜利,就一把抓住万·克里斯特的胡子,让他脸朝天,说道:

“如果当着大家撒谎不感到羞耻的话,那末就抬起头来再说一遍,让天主也听听!”

他拉住万·克里斯特的胡于的时间简直可以念完一遍“主祷文”;等到他放了对方,对方就问起他的门第出身,他说他的出身是“弗罗迪卡”,对方便向他挑战,要用板斧决斗。

玛朱尔人看到这种举动,心里很高兴,有些人又说道:

“这样的人在战场上大概是不会手软的;只要真理和天主在这一边,那两只条顿狗就休想活命!”

但是罗特吉爱的话还是把大家迷糊住了,许多人却不能心安理得地断定真理究竟是在哪一边,连公爵本人也都惶惑起来了。

因此在决斗的前一晚,他召了兹皮希科来商议,在场的只有公爵夫人。他问道:

“你拿得准天主会保佑你么?你怎么知道是他们把达奴莎抢去的?是不是尤仑德对你漏过什么回风?因为,你看,这是尤仑德的信,是卡列勃神甫的笔迹,还有他自己的印记,尤仑德明明说,他知道那件事不是条顿人干的。他究竟跟你说什么来着?”

“他说那不是条顿人干的。”

“那你怎能冒生命危险去恳求天主裁判呢?”

兹皮希科门声不响。但见他的嘴巴在抽搐,眼里含着泪水。

“我什么也不知道,仁慈的殿下,”他说。“我们同尤仑德一起离开这里,在路上我向他承认我们结婚了。于是他悲叹着说,这也许是对天主犯了罪;等我告诉他这是天主的意旨的时候,他就放下了心,还原谅了我。一路上他只是说,除了十字军骑士,没有谁会抢去达奴莎,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一次就是那个给我送葯到森林行宫来的女人,由另一个信使陪着来到斯比荷夫的。他们关起门来同尤合德进行谈判。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不过他们交谈过之后,就连尤仑德自己的仆人都认不出尤仑德了,因为他的脸色简直像死人一样。他告诉我们:‘达奴莎不是条顿人劫去的,’他把德·贝戈夫和地牢里所有的囚犯都释放了,天晓得是为了什么!后来他又独自骑马走了,一个战士或者仆从都不带……他说他是骑马去找强盗赎取达奴莎的,嘱咐我等着他。我就一直等着,最后就听到息特诺传来消息,说是尤仑德打死了日耳曼人,他自己也战死了。哦!仁慈的殿下!我在斯比荷夫真像热锅上的蚂蚁,快要发疯了。我叫手下人都骑上马,要去为尤合德复仇,但卡列勃神甫说:‘您拿不下那个城堡,别去挑起战争。还是上公爵那里去,也许他们那里知道一点达奴莎的情况。’于是我就和哈拉伐赶来了,刚一来就听到那条狗在乱吠乱叫地说什么条顿人的委屈,尤仑德的发狂……我的殿下,我接受了他的挑战,因为是我先向他挑战的,虽然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我毕竟知道他们都是些凶险的撒谎者——不知羞耻,不顾荣誉,毫无信用!您只要想一想,仁慈的殿下,他们曾经刺死了德·福契,却想把罪名加在我的侍从身上!天主在上!他们像杀一头牛那样把他刺死了,却跑来跟您说什么要报仇、要赔偿!那末谁敢保证,他们不是先骗了尤仑德,现在又来欺骗您殿下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达奴莎在哪里,但是我向他挑了战,因为即使我会送命,我也宁可死,而不愿没有最亲爱的达奴莎而活下去,全世界再没有比她更亲爱的人了!”

他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猛地拉下头上的发带,头发顿时披了下来,落在肩上,他紧紧抓住头发,伤心地哭了起来。公爵夫人安娜·达奴大因为失掉达奴莎,心里也很悲痛,看到他这样痛苦,自然十分可怜他,便把双手放在他头上,说道:

“愿天主帮助你,安慰你,祝福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字军骑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