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骑士》

第四十五节

作者:显克微支

当雅金卡认识到玛茨科口信的意义,要她留在斯比荷夫的时候,她几乎吓呆了。悲伤和愤怒使她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她张大着两只眼睛,瞪着捷克人,表示他给她带来的消息是多么不受欢迎。因此他说:

“我也想把我们在息特诺所听到的事告诉您。有许多重要的消息。”

“是从兹皮希科那里来的消息么?”

“不,是从息特诺来的消息。您知道……”

“让仆人们去卸马鞍吧,你跟我来。”

他听从了她的命令,他们便到她房间里去了。

“玛茨科为什么把我们留在这儿?我们为什么必须留在斯比荷夫,你为什么回到此地来?”她向捷克人一口气问道。

“我回来,”哈拉伐回答,“是因为玛茨科骑士要我回来。我本来要去打仗,但命令是命令。玛茨科骑士这样告诉我:‘回去,照顾兹戈萃里崔的小姐,等我的消息。你也许可以护送她到兹戈萃里崔去,因为她单身到那里去不方便。’”

“为了天主的爱,告诉我出了什么事?莫非他们找到了尤仑德的女儿么?莫非玛茨科到那里去找兹皮希科么?你看见了她么?你同她说过话么?你为什么不带她一起来?她现在在哪里?”

听了这样一连串的问题,捷克人向着姑娘深深施了一礼,说道:

“如果我没有立刻回答所有的问题,还请您小姐别介意,因为我不可能这样做,但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妨碍,我就照您所提出的次序一个一个地尽力回答。”

“好吧,他们找到了她么?”

“没有,但据可靠的消息说,她原来在息特诺,可能被移到东方一个偏僻的城堡去了。”

“我们为什么必须留在斯比荷夫呢?”

“唉!如果找到了她呢?……不错,您小姐知道……就没有理由留在此地……”

雅金卡不作声了,只是双颊发红。捷克人继续说:

“我过去和现在都认为,我们不可能从这些狗东西的爪子下面把她活的救出来。但一切都操在天主手中。我必须从头告诉您。我们到了息特诺。唔,玛茨科骑士给‘康姆透’的助手看了里赫顿斯坦的信件。他当着我们的面吻了印信,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一点也不怀疑我们,并且充分信任我们。所以要是我们手下有一些自己人的话,就会很容易占领那城堡。我们访问了神甫,也没遭到什么留难。我们谈了两个晚上;我们打听到一些奇怪的事情,这是神甫从刽子手那里得知的。”

“但刽子手是个哑巴。”

“他是哑巴,但神甫同他用手势说话,他完全懂得。那种手势简直是奇迹。一定是借助天主的神力。那个刽子手斫掉了尤仑德的手,割掉了他的舌头,挖掉了他的眼睛。那刽子手是这样一个人:你叫他对男人施行酷刑,他什么都做得出来,哪怕要他去拔掉那受难人所有的牙齿也行;但对于姑娘们,他就不肯动手杀害她们,甚至叫他帮助他们对姑娘们施酷刑,他也不肯。他所以这样坚决不干,是因为他也有一个很钟爱的独生女儿,而她却被十字军骑士……”

哈拉伐说到这里住了口;他不知道怎么讲下去。雅金卡看出了这点,就说道:

“刽子手关我什么事?”

“因为这是挨次序讲嘛,”捷克人回答道。“当我们的少主人劈死了罗特吉爱骑士的时候,这老‘康姆透’齐格菲里特简直发了疯。息特诺的人们说,罗特吉爱是这‘康姆透’的儿子。神甫也证实了这话,据说连一个父亲爱他的亲生儿子都没有像齐格菲里特爱罗特吉爱那么深;因为他渴望报仇,就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了。这一切都是刽子手亲眼看见的。这‘康姆透’同死了的罗特吉爱说话,像我同您说话一样,而那尸体在棺材里竟一会儿笑,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又高兴得用发黑的舌头舔嘴,因为老‘康姆透’答应把兹皮希科爵爷的头取来给他。但因为他当时弄不到兹皮希科爵爷的头,就下令对尤仑德施酷刑,把尤仑德的舌头和手斫下来放在罗特吉爱的棺材里,罗特吉爱就吞下去了……”

“这听起来多可怕。凭圣父、圣子和圣灵之名,阿门!”雅金卡说着,就站了起来,扔了一块木柴在火上,因为天色已经黑了。

“是啊!”哈拉伐继续说,“到了最后审判日,又该怎么样呢?因为那时候一切属于尤仑德的东西都将归还给他。但那是一般人理解不了的。刽子手当时亲眼见到这一切。给死尸喂饱了人肉,这老‘康姆透’就去要尤仑德女儿的命了,因为好像是那个死人在向他耳语,说他吃过人肉之后,要喝一些无辜的人的血。但那刽子手,我已经告诉过您,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却不愿去伤害或杀死一个姑娘,因此他就躲在楼梯上……神甫说,平时这刽子手笨得像只言生,但在那件事上他却神志十分清醒,并且到了必要的时候,他的机敏也是无与伦比的。他坐在楼梯上等着,后来这‘康姆透’来了,听到了刽子手的呼吸声。他看见有件亮闪闪的东西,吓得向后一缩,以为是魔鬼。刽子手用拳头打在他的脖子上,满以为这一下把他的骨头都完全给破碎了,但‘康姆透’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过去,吓得生了病。等他复原之后,他就不敢再对尤仑德的女儿下这样的毒手了。”

“可是,他们把她带走了。”

“他们把她带走了,也把刽子手同她一起带走了。‘康姆透’不知道保护尤仑德女儿的就是他。他以为这是某种善的或恶的、神奇的力量干出来的。他随身带走了刽子手,不让他留在息特诺,怕他出面作证;虽然他是哑巴,但万一审讯起来,他还是可以用手势通过神甫而把一切都说出来的。不但如此,神甫最后还告诉玛茨科说,‘老齐格菲里特自己不敢再害尤仑德的女儿了,因为他害怕;如果他吩咐别人去害她,那只要第得里赫活着,她就不会有什么事;他不允许这样做,特别是他已经保护过她一次。’”

“神甫知道他们把她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么?”

“确实的地方他不知道,但他听到他们谈起一个叫做拉格涅茨的地方,这个城堡大概是在离立陶宛或者时母德边界不远的地方。”

“关于这方面,玛茨科说了些什么?”

“玛茨科爵爷第二天告诉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能够、而且一定可以找到她,但我必须立即去赶兹皮希科,千万别让他为了尤仑德小姐而上了他们的圈套,像他们对付尤仑德那样。’他们只要告诉他,如果他亲自去,他们就把她交给他,那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那末老齐格菲里特就会找他给死了的罗特吉爱报仇,让他受闻所未闻的折磨。”

“不错!不错!”雅金卡吃惊地喊道。“如果他是为此而赶忙动身的话,那他做得对。”

但是过了一会儿,她转向哈拉伐说道:

“可是他派你到这里来,却是错了一着。我们这里用不着人保卫。老托里玛也一样能够保卫的。你强壮而勇猛,正可以帮兹皮希科很多忙。”

“不过,万一您得上兹戈萃里崔去,谁来保护您呢?”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让他们派人送个信来,最好派你来,那你就可以先来送我们回家。”

捷克人吻了吻她的手,感动地问道:

“那么您在这里的期间,谁来保护呢?”

“天主会照顾孤儿!我们留在此地。”

“您不会觉得厌烦么?您在这里干些什么呢?”

“我将祈求主耶稣把幸福归还给兹皮希科,并且使你们大家身体健康。”

于是她突然放声大哭了,这个侍从又深深地施了一礼,说道:

“您确实像个天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字军骑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