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骑士》

第四十七节

作者:显克微支

雅奴希公爵和公爵夫人带了一部分宫廷侍从到崔尔斯克去作春季钓鱼的消遣了,他们最喜欢这个玩意儿,爱这个玩意甚于爱一切。捷克人从德鲁戈拉斯的米柯拉伊那里得到了许多重要消息,其中有关于私人的,也有关于战争的;他首先获悉玛茨科骑士显然已经放弃了他原来想直接穿过“普鲁士居留地”到时母德去的打算,已在几天前到华沙去了,在那里找到了公爵夫妇。至于战争,老米柯拉伊告诉他的,都是他在息特诺已经听到过的消息。整个时母德像一个人似的站了起来反抗日耳曼人,威托特公爵拒绝帮助骑士团来镇压不幸的时母德人,可也还没有向他们宣战,正在同他们谈判,同时他却供给时母德人金钱、人力、马匹和粮食。同时他和十字军骑士团都派了使节到教皇、罗马皇帝和其他天主教君主那里去,相互指控对方背信弃义。给公爵送信的是机敏的尔席涅瓦的米柯拉伊,这人能力很强,能够揭穿十字军骑士团伪造的种种情节,富有说服力地证明立陶宛和时母德的国土受到了严重侵害。

这时候在维尔诺的议会上,波兰人和立陶宛人的联盟加强了,这好像在十字军骑士团的心脏里放下了毒葯。显而易见,亚该老,作为威托特公爵治下的全部领土的主宰,在战争时期将站在他一边[注]。格鲁佳的“康姆透”杨·赛因伯爵,和革但斯克的斯赫华茨贝伯爵两人,奉大团长的命令,来见国王,问他打算怎样。虽然他们给他带来了鹰和昂贵的礼物,他却什么话也没有说。于是他们用战争来威胁他,实际上却是虚张声势,因为他们都深知,大团长和神甫会都非常害怕亚该老的势力,并且急于要拖延这种凶灾大难的到来。

他们所有的条约,特别是同威托特公爵订的条约,都像蛛网似的给撕碎了。哈拉伐到达的那天晚上,新的消息传到了华沙。蔡司诺茨的勃隆尼希(雅奴希公爵的宫廷侍从)到了,他原是公爵派到立陶宛去打听消息的,同他一起来的还有立陶宛的两个重要公爵。他们带来了威托特和时母德人的信件。这是可怕的消息。骑士团正在备战。到处加强堡垒,磨研火葯,造石弹,在边境上集结士兵(“克耐黑特”)和骑士,骑兵和步兵的轻便部队已经在拉格纳蒂、高茨韦堆和其他边界要塞附近越过了边境。森林中、田野里和乡村中都已经听得到战争的喧嚣,到了夜里,在黑黝黝的密集的森林上空,大火在猛烈地燃烧。威托特终于公开把时母德置于他的保护之下了。他派去官员,用马车载去武装的人民,任命以英勇著名的斯寇伏罗担任指挥。他袭击普鲁土,焚毁城市和乡村,造成一片废墟。公爵本人也带着军队去援救时母德。还给一些堡垒加强防卫;其他一些地方,例如科夫诺,则加以拆毁,免得落入十字军骑士手中。冬天一到,沼泽地一冻结,就会爆发大战,如果季节干燥的话,还要爆发得早一些;战争会席卷立陶宛、时母德和普鲁士所有的土地;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如果国王赶去援助威托特,那末迟早有一天,战争将如山洪暴发,淹没日耳曼或者半个世界,或者会被迫回人旧河床,长期处于这种状态。

不过这些全都是未来的事。目前到处都可听到时母德人的呻吟,对身受的迫害的绝望控诉,对正义的呼吁。在克拉科夫,在布拉格,在教皇的宫廷里以及在其他西方国家里,人们也可以读到关于这些不幸的人民的遭受灾祸情况的文件。这个贵族带来了一封蔡司诺茨的勃隆尼希给雅奴希公爵的公开信。许多玛朱尔人都不由自主地把手按在腰间的剑上,再三考虑是否自愿投效到威托特的旗帜下去。大家都知道大公爵很高兴他手下能有大胆的波兰贵族,这些波兰贵族在战斗中跟立陶宛和时母德贵族一样骁勇,而且训练和装备都比他们好。有些人激于对波兰民族敌人的宿仇,有些则出于对波兰民族的同情,都纷纷要去参战。

“请听!听啊!”时母德人向国王、公爵和整个时母德民族呼吁。“我们是血统高贵的自由人民,但骑士团却要奴役我们!他们不关怀我们的灵魂,一味贪图我们的土地和财富。我们已经穷困到一无所有的地步,只有团结御侮,否则只有死!他们双手都还很不洁净,怎能用基督的圣水来为我们洗礼呢!我们要受洗礼,可不是要用血和剑来受洗。我们要宗教,但是只有亚该老和威托特这样一些正直的君主才能开导我们。

“听听我们的呼吁,帮助我们吧,因为我们要灭亡了!骑士团并不是要启迪我们才叫我们受洗。他们不给我们派神甫来,却派来了刽子手。我们的蜂房,我们的畜群,我们土地上的一切产物,都给他们抢走了。他们甚至还不许我们钓鱼,不许我们在荒地里打猎!

“我们祈求您听听我们的呼吁吧!他们正在把我们的脖子套在车轭下面,夜里强迫我们在城堡中工作。他们劫走了我们的子女去作人质;他们当着我们的面强姦我们的妻女。我们只有呻吟,而没有说话的分儿。他们把我们的父辈烧死在火柱上;把我们的爵爷劫到普鲁士去。我们的伟大人物,考古夏,瓦西杰纳,斯伏尔卡和松格以尔都被他们杀害了。

“听啊!因为我们究竟不是野兽而是人啊。我们恳切地祈求最神圣的父派波兰主教来给我们洗礼,因为我们打心底里渴望受洗。可是洗礼要用水,而不是用活人的血,”

这就是时母德人对十字军骑士团的控诉。玛佐夫舍朝廷里听到了这种控诉,就有好几个骑士和宫廷侍从立即提出愿意去帮助他们;他们知道甚至可以不必去请求雅奴希公爵的许可,因为理由很明显,公爵夫人就是威托特公爵的亲妹妹。尤其使他们大发雷霆的是,他们从勃隆尼希和两个贵族那里听到了有许多时母德的贵族小姐在普鲁士那里作人质,因为受不了耻辱和残暴行为,在十字军骑士要侵犯她们荣誉时都自尽了。

哈拉伐听到了玛佐夫舍骑士们的这种意愿,心里十分高兴,因为他认为从波兰去投效威托特公爵的人愈多,同十字军骑士团的战争就会愈激烈,反对十字军骑士团的事业也就越发有力量。他也很高兴自己有机会见到兹皮希科和老骑士玛茨科,他很仰慕他们,认为能见到他们真是三生有幸,又可以跟他们在一起见识一些未见识过的异邦,看到一些从未看到过的陌生城市,从未看到过的骑士和士兵,最后还可以看到当时名震天下的威托特公爵。

这些念头使他决定火速赶路——一路上,除了给马匹必要的休息之外,简直毫不停留。

除了同蔡司诺茨的勃隆尼希一起来到的两个贵族之外,还有公爵夫人朝廷里的一些立陶宛人,他们都熟悉一切大道小径,可以为他和玛佐夫舍的骑士们作向导,于是他们从一个村落赶到另一个村落,从二个城市赶到另一个城市,越过了那遍布在玛佐夫舍、立陶宛和时母德境内的静悄悄的、一望无际的荒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字军骑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