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十三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朱莉娅·斯坦福?”

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是她吗?”伍迪吼道。

泰勒当机立断:“我建议我们马上去图书室再谈。”他对克拉克说:“请你把那位小姐请到这儿来。”

“是,先生。”

她站在门道里,扫视了在座的各位,很显然有些紧张。“我……我也许不应该来这儿。”她说。

“你说的太对了!”伍迪说。“你是从哪儿钻出来的?”

“我叫朱莉娅·斯坦福。”她紧张得近乎结巴。

“不。我意思是说你的真实身份。”

她想说些什么,但又摇了摇头。“我是……我妈妈叫罗斯玛丽·纳尔森。哈里·斯坦福是我父亲。”

大家彼此看了看。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身份吗?”泰勒问。

她润了润嗓子。“我想我没有什么真正的证据。”

“你当然没有喽。”伍迪扯着嗓门说。“你怎么有这么大胆子竟敢……?”

肯德尔打断了伍迪,说:“你可以想象,这事儿让我们大家都很震惊。如果你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你……你就是我们同父界母的妹妹。”

朱莉娅点点头。“你是肯德尔。”她对泰勒说:“你是泰勒。”

她又转身对伍迪说:“你是伍德罗,大伙儿管你叫伍迪。”

“这些事《名人杂志》可能都报道过。”伍迪讥讽道。

泰勒开口了。“我肯定你能设身处地地体谅我们,小姐……。没有充分的证据,我们无法接受……”

“这我能理解。”她很紧张地看看四周。“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这儿。”

“哦,我想我知道。”伍迪说。“为钱而来。”

“我对钱可没兴趣。”她有些恼怒地说。“事实是我来这儿……是想见我的家人。”

肯德尔打量着她。“你母亲在哪儿?”

“她去世了。我在报纸上看到我们的父亲遇难的消息时……”

“你就决定来找我们。”伍迪挖苦道。

泰勒说:“你是说你没有什么法律上的证据证明你的身份?”

“法律上的?我……我想我没有。我甚至都没想过。但有些事我不可能知道,如果我母亲没对我讲过的话。”

“譬如?”马克说。

她想了想。“我记得母亲常说起后院的温室。她喜欢植物和花草,她总是在那儿一呆就是几小时……”

伍达又说上了。“那间温室照片在许多报刊上都登过。”

“你母亲还对你说过什么?”泰勒问。

“哦,太多了!她总爱谈你们和你们以前度过的美好时光。”她思索了片刻。“有一天,她带你们去划船,你们当中有一位落水了,我记不清是谁了。”

伍迪和肯德尔都看着泰勒。

“那是我。”他说。

“她有一次带你们去梵纳尹商场购物,你们当中不知谁给丢了,把大家吓坏了。”

肯德尔慢条斯理地说道:“那天是我丢了。”

“是的。还有呢?”泰勒问。

“她带你们去过牡蛎饭馆,你们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牡蛎,竟吃坏了肚子。”

“我记得,有这回事。”

他们彼此看看,默不作声。

她看看伍迪。“你和我母亲去查尔斯城海军基地参观美国船队,你不肯离开,母亲只得拖你走。”她又对肯德尔说:“有一天在植物园,你采了一些花,差点儿被抓起来。”

肯德尔仍心有余悸。“不错。”

这会儿大家都在静静地认真听她说着他们的童年往事。

“有一天母亲带你们去沙兰巫术博物馆,把你们都吓坏了。”

肯德尔慢吞吞地说:“那天夜里我们谁也没敢睡。”

她转身朝向伍迪。“有一年圣诞节,她带你去大众康乐园滑冰。你摔了一交,磕掉了一颗门牙。你七岁的时候,从树上摔了下来,腿上缝了好几针,腿上留下一个大疤痕。”

伍迪很不情愿地说:“至今还清晰可见。”

她转身对其他两位说:“你们当中有一位给狗咬过一次,我忘了是谁。是我母亲把你送到波士顿医院的急诊室的。”

泰勒点点头。“为了预防狂犬病,我挨了好几针。”

她现在滔滔不绝,表情全无一丝紧张。“伍迪,你八岁那年离家出走。你想去好莱坞当明星,你父亲气坏了,他把你关在房里不给你饭吃,是我母亲偷偷给你送饭的。”

伍迪点点头,没有言语。

“我……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讲给你们听的。我……”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我的票夹里有一张照片。”她打开票夹,拿出来一张照片,递给了肯德尔。

他们都聚了过来,这是他们孩提时的照片,他们站在一位家庭教师装束的迷人的女人身边。

“是母亲给我的。”

泰勒问:“她还给你留下其他什么东西?”

她摇摇头。“没有,很遗憾,她不愿意身边有任何让她想起哈里·斯坦福的东西。”

“当然除了你之外。”伍迪说。

她藐视地看了一眼伍迪。“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相信我。你不明白……我……是多么希望……”她说不下去了。

泰勒说话了。“正如我妹妹说的,你的出现让我们感到突然。我是说……突然出现一个人,说他是这个家庭的成员……你能理解我们的苦衷。我想我们需要时间。”

“当然,我能理解。”

“你现在住在哪儿?”

“特雷蒙特旅馆。”

“干吗不回旅馆?我们用车送你。我们会马上和你联系的。”

她点点头。“那好。”她看了看在座的,然后语气温和地说:“不管你们怎么想……你们是我的亲人。”

“我送你到门口。”肯德尔说。

她笑了笑。“不用,我能找到出去的路,我对这幢房子的每个角落都很熟悉。”

他们看着她转身离开了餐厅。

肯德尔说:“好啦!看……看来我们好像是有一个妹妹。”

“她在胡扯,我不信。”伍迪反驳道。

“对我来说似乎……”马克开始说道。

大家马上你一言我一语说开了。泰勒举起一只手示意大家停下。“你们这样做无济于事。让我们理智地看待这件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人是受审被告,我们是她的陪审员。她是无辜的还是有罪得由我们决定。陪审团作出最终判决时,必须意见一致。我们得达成一致意见。”

伍迪点点头。“对。”

泰勒说:“那么我先投第一票。我认为这位女上是个骗子。”

“骗子?怎么会呢?”肯德尔问。“她如果是冒充的,不可能对我们的事了解这么详细。”

泰勒对她说:“肯德尔,我们小的时候,这儿有多少佣人在这儿干过?”

肯德尔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有过几十个,对吗?他们有些人对这个女人所讲的一切都一清二楚。这么多年来,这儿不知有多少女佣、司机、管家、厨师——他们谁不知道这些家庭琐事。那张照片也可能是他们哪位给她的。”

“你是说……她可能和哪个佣人勾结?”

“也许不止一个。”泰勒说。“我们别忘了,这可牵涉一大笔钱。”

“她说她不要钱。”马克提醒大家说。

伍迪点点头。“这当然是她说说而已。”他看着泰勒。“但我怎么才能证明她是骗子?没办法……”

“有一个办法。”泰勒若有所思地说。

“什么办法?”马克问。

“我明天告诉你们。”

西蒙·菲茨杰拉德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是说朱莉娅·斯坦福失踪了这么多年又出现了?”

“是一位自称是朱莉娅·斯坦福的女人出现了。”泰勒纠正道。

“这么说你不相信她?”史蒂夫问。

“绝对不相信。她提供的唯一所谓的证据是我们童年时代发生的一些事情,而这些至少有几十人知道。那张旧照片实际上证明不了什么,她可以与佣人勾结。我想证实一下她是不是个骗子。”

史蒂夫皱起眉头。“你怎么才能证明呢?”

“这很简单,我想让她做dna鉴定。”

史蒂夫吃了一惊。“那就意味着得挖出你父亲的尸体。”

“是的。”泰勒转身面对着西蒙·菲茨杰拉德。“这会有问题吗?”

“既然如此,我想搞到掘墓许可证明。她同意做这种鉴定吗?”

“我还没问过她。如果她拒绝,那么很显然她是害怕鉴定结果。这样的话,我们至少可以摆脱她。”他犹豫了片刻。“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么做。但我认为这是我们了解真相的唯一途径。”

菲茨杰拉德思索了片刻,说:“那好。”他又对史蒂夫说:“你来处理这件事,好吗?”

“当然可以。”他看看泰勒。“你也许也熟悉这套程序。直系亲属,在本案中应是死者的子女,得向验尸官办公室申请掘墓许可证。你得向他们说明事由。如果他们同意,验尸官办公室会向殡仪馆打招呼。掘墓时验尸官办公室得有人在场。”

“这需要多长时间?”泰勒问。

“我想,征得他们同意得三、四天。今天是星期三,下星期一我们就能挖墓了。”

“好。”泰勒顿了一会儿。“我们需要一名dna鉴定专家。这个人在法庭上得让陪审团信服。我在想,你可能认识这样的人。”

史蒂夫说:“我正好认识一个人。他叫韦恩格,就在波士顿。他在全国各地的案子审理中都出具过专家鉴定。我会打电话给他的。”

“我非常感谢。这件事做得越快,对我们大家就越有好处。”

翌日上午十点,泰勒来到图书室。伍迪和佩姬、肯德尔和马克都已在此等候。泰勒身边站着一位陌生人。

“向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佩雷·韦恩格。”泰勒说。

“他是谁?”伍迪问。

“他是我们的dna签定专家。”

肯德尔看看泰勒。“我们要dna专家干什么?”

泰勒说:“用来证明那个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陌生人是一个冒牌货,我可不能让她得逞。”

“你要把老头子从坟墓里挖出来?”伍达问。

“不错。我已经请律师办理掘墓手续了。如果这个女人真是我们的同胞妹妹,dna可能证明一切。如果她不是,也可以得到证明。”

马克说:“我不大明白什么是dna。”

佩雷·韦恩格清了清嗓子。“简单地说,是脱氧核糖核酸,亦称dna,它是一种遗传基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遗传基因分子式。这种基因可以从人的血液、精液、发根甚至骨头中提炼出来。这些基因可以停留在尸体里五十年不变。”

“我懂了,的确简单。”马克说。

佩雷·韦恩格皱皱眉。“相信我,这并不简单。dna有两种鉴定方法。一种叫pcr鉴定,这要花三天时间。还有一种叫rflp鉴定,这种方法需要六到八周时间。不过按你的要求,简单的鉴定方法就足够了。”

“你怎么进行鉴定?”肯德尔问。

“这有好几个步骤。首先要提取试样,将dna分成若干份,然后将它们放在凝胶板上,通上电流,按照其长短分类。dna充上负电荷会向正电极方向移动。几小时后,这些dna切分的部分就会按长短排列好。”他越讲越带劲。“然后用碱性物质将dna各部分分离出来,把它们移到一种浸泡过的尼龙片上,再用放射性探针……”

他的听众目光渐渐呆滞了。

“这种鉴定方法准确率有多高?”伍迪插了一句。

“如果鉴定结果表明鉴定的对象不是父亲,那么精确率是百分之百。反之,如果结果是肯定的,精确程度是百分之九十九。”

伍迪对他哥哥说:“泰勒,你是法官,我们假设这个女人真是哈里·斯坦福的女儿,而她母亲和我们父亲没有正式结婚,那么她为什么还享受继承权呢?”

“从法律上讲,”泰勒解释道,“如果我们的父亲和她的血缘关系已经确立,她就有权享受和我们一样的遗产……”

“这么说我们就做这种该死的dna鉴定,使她原形毕露!”

泰勒、伍迪、肯德尔和朱莉哑在特雷蒙特旅馆的餐厅里的一张餐桌旁坐着。

佩姬留在玫瑰山庄。“你们一个劲儿地说挖死尸的事,真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她说。

现在,大家面对着自称是朱莉娅·斯坦福的女人坐着。

“我不明白你们要我做什么?”

“真的很简单。”泰勒告诉她。“医生从你身上取一小块皮肤试样与我们父亲的皮肤进行比较,如果dna分子相符,那就证实你真是他的女儿。但如果你不愿意接受鉴定……”

“我……我不愿意这么做。”

伍迪问:“为什么?”

“我不知道。”她耸耸肩。“一想到把我父亲从坟墓里挖出来就……”

“就能证明你是谁。”

她看着一张张面容,说:“我希望你们能……”

“什么?”

“难道我还是无法让你们信服?”

“是的,”泰勒说,“除非你同意做这个鉴定。”

接着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好吧,我同意做。”

没想到,获得法院的掘尸许可这么难。西蒙·菲茨杰拉德只能亲自找验尸官谈。

“不行!看在上帝的分上,这不行,西蒙!我不能这么做!你知道这么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显然不是在挖约翰·笛的坟,我们是在挖哈里·斯坦福的坟墓。如果这事张扬出去,新闻界会大肆嘲笑,大做文章!”

“韦恩格,这事事关重大,它牵涉到数以百万计的美元,所以你完全可以相信这事决不会张扬出去的。”

“你难道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恐怕没有。这个女人能说会道,让人信服。”

“可没能让这家人信服。”

“是的。”

“你认为她是骗子吗,西蒙?”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但我的观点无关紧要;实际上,我们的观点都无关紧要。法院是要讲证据的,只有dna鉴定能证明。”

验尸官摇摇头。“我认识老哈里·斯坦福。他在九泉之下一定在诅咒我们。我真不应该让……”

“但你会的。”

验尸官叹了口气。“只能如此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

“千万别声张出去。我们惹不起新闻界。”

“我会守口如瓶的,这可是绝密,我只让那一家子知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棺?”

“我们想安排在星期一。”

验尸官又叹了一口气。“那好吧。我这就打电话给殡仪馆。你欠我一笔人情,西蒙。”

“我会牢记在心的。”

星期一上午九点,哈里·斯坦福安葬的奥本山公墓门前挂起了“内部维修暂时关闭”的牌子。谁也不许跨入半步。伍迪、佩姬、肯德尔、马克、朱莉娅、西蒙·菲茨杰拉德、史蒂夫·斯隆和验尸官派来的代表科林斯医生站在哈里·斯坦福的坟墓旁,公墓的看守人员将棺材抬起。佩雷·韦恩格站在一旁等候着。

棺材抬到了地面上,公墓负责人问大家:“你们现在要我们做什么?”

“请打开棺材。”菲茨杰拉德说。随后他转身对佩雷·韦恩格说:“这需要多长时间?”

“不超过一分钟,我只要取下一块皮肤试样就行了。”

“很好,”菲茨杰拉德说。他对掘墓的头儿说:“你们开始吧。”

他和助手们开始撬棺材。

“我不想看。”肯德尔说。“我们一定得看吗?”

“是的!”伍迪说。“我们一定要看。”

棺盖慢慢移开推到一边,大家默默地看着。他们目不转睛地站在那儿往下瞧。

“哦,我的上帝!”肯德尔惊叫了起来。

棺材是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