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十四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回到玫瑰山庄后,泰勒马上打了个电话。“菲茨杰拉德说这事新闻界一无所知。公墓上的那些人当然不愿意张扬这种事。验尸官已经命科林斯医生要守口如瓶。佩雷·韦恩格是值得信赖的。”

伍迪没在听。“我真不明白这条母狗是怎么干的!”他说。“不过她不会得逞的!”他瞪着大家。“你们总不会认为这不是她一手安排的?”

泰勒慢慢说道:“我恐怕得同意你的看法,伍迪。谁也没理由做这种事。这个女人很狡猾,也很有头脑。很显然她的幕后不是一个人。我还说不准我们得采取什么措施。”

“我们现在该做什么?”肯德尔问。

泰勒耸耸肩。“说实话,我也被弄得不知所措。我希望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肯定她一定会诉诸法庭打遗产官司。”

“她有希望打赢吗?”佩姬胆怯地问道。

“我想她能。她很有说服力。她不是已经说服我们一部分人了吗?”

“我们总得做些什么。”马克感叹道。“要不让警察插手此事?”

“菲茨杰拉德说他们已经在调查尸体失踪的事,可他们很快就陷入僵局。他们决不是在打官腔。”泰勒说。“再说,警察对这事也不能公开进行,不然他们早就发动城里的那些地痞寻找尸体了。”

“我们可以让警察帮我们调查这个骗子!”

泰勒摇摇头。“警察不管这种事,这是私事……”他停了停,然后若有所思地说。“你们知道……”

“什么?”

“我们可以让私人侦探调查她的来路。”

“这主意不坏。你认识不认识哪个私人侦探?”

“不认识,我们不能请当地的侦探。但我们可让菲茨杰拉德帮我们找一位。或者……”他犹豫了片刻,“我没见过他,但我听说过芝加哥地区律师事务所常常用一个私人侦探,他名声很大。”

马克说:“我们干吗不试一试,看能不能雇他出马?”

泰勒看看大家。“这要看你们的意思了。”

“我们得花多少钱?”肯德尔问。

“他要价很高。”泰勒提醒大家说。

伍迪嗤笑着哼了一声。“要价高?我们可是在讨论数以百万计美元的大事。”

泰勒点点头。“当然,你说得对。”

“他叫什么?”

泰勒皱了皱眉头。“我记不清了,辛普森……西蒙斯……不,不,不对。差不多是这个读音。我可以打电话问问芝加哥地区律师事务所办公室。”

泰勒拿起茶几上的电话,拨了号。

两分钟后,他和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助手通上了话。“喂,我是泰勒·斯坦福法官。我知道你们常雇佣一名出色的私人侦探为你们办案。他的名字好像叫西蒙斯什么来着……?”

对方说:“哦,你大概是指弗兰克·蒂蒙斯。”

“蒂蒙斯!是的,就是他。”泰勒看看其他人,笑了。“我不知道你能否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我,这样我可以直接和他联系?”

泰勒记下了电话号码,放下了电话。

他转过身来朝着大家说:“好了。这么说,如果大家同意的话,我设法和他联系。”

大家一致点头同意。

第二天下午,克拉克来到了客厅,大家都在等候着。“蒂蒙斯先生来了。”

他的年龄在四十上下,面色苍白,但身体却很健壮,像一个拳击手。他的嘴巴受过伤,一双明亮的眼睛好奇又多疑。他先看看泰勒,又疑惑地看看伍迪。“斯坦福法官?”

泰勒点点头。“我就是。”

“弗兰克·蒂蒙斯。”他说。

“请坐,蒂蒙斯先生。”

“谢谢。”他坐了下来。“是你打的电话?”

“是的。”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能为你做些什么。我和这儿的官方没有任何来往。”

“这纯属非官方调查,你放心,”泰勒说。“我们只是想调查一个年轻女子的背景。”

“你在电话里说,她声称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但你们无法用dna鉴定方法证实。”

“不错。”伍迪说。

他看了看大家。“你们并不相信她是你们的妹妹?”

他没有马上得到答案。

“我们不信。”泰勒说。“但她也有可能说的是实话。我们请你来帮助我们出具有力的证据,证明她真是我们的妹妹还是个骗子。”

“很公平。这每天要花去你们一千美元。”

泰勒说:“一千美元……?”

“我们会付给你的。”伍迪打断泰勒说。

“我需要有关这个女人的一切材料。”

肯德尔说:“不过我们知道的也不多。”

泰勒说:“她没有任何证据。她跟我们讲了一大堆我们童年时代发生过的事情,她说这些是她母亲告诉她的。……”

他举起一只手。“等等。谁是她母亲?”

“她所说的那位母亲是我们小时候的家庭女教师,她叫罗斯玛丽·纳尔森。”

“她出了什么事?”

他们很别扭地彼此看了看。

伍迪说:“她和我父亲发生了不正当关系并怀了孕。她跑掉了,还生了个女孩。”他耸了耸肩。“她失踪了。”

“我明白了。这个女人声称是她的孩子?”

“对。”

“这就足够了。”他坐在那儿思忖着。最后他抬起头。“行了。我看看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我们感激不尽。”泰勒说。

他要做的第一步是到波士顿免费图书馆,查找二十五年前有关哈里·斯坦福、家庭女教师以及斯坦福夫人自杀的丑闻的所有微型胶片。这些材料足够写一部小说。

第二步是去拜访一下西蒙·菲茨杰拉德。

“我叫弗兰克·蒂蒙斯。我是……”

“我知道你的来意,蒂蒙斯先生。斯坦福法官让我配合你调查。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我想了解哈里·斯坦福先生的私生女的情况,她大概有二十八岁了吧?”

“是的。她一九六七年八月九日生于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的圣约瑟夫医院,她母亲给她取名朱莉娅。”他耸了耸肩。“她们失踪了。恐怕我也只能提供你这些。”

“就从这儿着手,”他说。“就从这儿着手。”

多格蒂夫人是密尔沃基市圣约瑟夫医院的主管,灰色头发,五十多岁。

“是的,我当然记得,”她说。“我怎么会忘记呢?这是一件可怕的丑闻。各家报纸都报道了。这儿的记者找到了她的下落,他们总不让这个可怜的姑娘得到安宁。”

“她带着孩子离开这儿后去什么地方了?”

“我不知道,她没留下地址。”

“她离开前结帐了吗,多格蒂夫人?”

“事实上,她没有。”

“你怎么记得没有结帐呢?”

“因为这件事太惨了。我记得她就坐在你现在坐的这个位置上。她对我说,她只能支付一部分医疗费。这当然违反医院的规定,但我实在同情她,她离开这儿的时候身体那么虚弱。我说我同意。”

“那她有没有把剩下的钱付清?”

“当然啦。她在一家秘书服务社找到了一份工作。”

“您还能记得那家服务社在什么地方吗?”

“不记得了。哎呀,那可是近三十年前的事啦。蒂蒙斯先生。”

“多格蒂夫人,您这儿有没有所有病人的档案记录?”

“当然有。”她抬头看看她。“您是要我查一下档案?”

他开心地笑了笑。“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这对罗斯玛丽有帮助吗?”

“这对她非常重要。”

“请稍等。”多格蒂夫人离开了办公室。

十五分钟后,她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份材料。“给你。罗斯玛丽·纳尔森。寄件人地址是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爱克姆誊印社……”

精英誊印社的老板是一位六十多岁的男子,他叫奥托·布罗德里克。

“我雇佣过很多临时工,”他抱怨道,“你怎么能指望我记得这么多年前在这儿打过工的人呢?”

“这个人情况特别。她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单身女人,身体很虚弱。她刚生过孩子就……”

“罗斯玛丽!”

“不错,你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这么说吧。我这个人喜欢联想,蒂蒙斯先生。你知道什么叫‘记忆术’吗?”

“知道。”

“对了,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常把词与词联系起来。有一部影片叫《罗斯玛丽的宝贝》。所以,当罗斯玛丽进来对我说她刚生过一个孩子时,我便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了,然后我就……”

“罗斯玛丽·纳尔森在你这儿干了多久?”

“哦,大约一年吧。后来新闻媒介不知怎么找到了她,这些人总是不让她有安宁的时候。为了摆脱他们,她当天夜里离开了这个城市。”

“布罗德里克先生,你知道她离开这儿后去哪儿了?”

“佛罗里达,我想。她需要气候比较暖和的地方。我把她推荐给我那儿熟悉的一个誊印社。”

“能告诉我那个誊印社的名字吗?”

“当然可以。叫飓风誊印社。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佛罗里达每年有几次风暴,我将两者联系起来了……”

和斯坦福一家那次见面的十天后,他回到了波士顿。他先给他们去了电话,让他们等着他。他们围成一个半圆,面对他坐着。

“你电话里说你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消息,蒂蒙斯先生。”泰勒说。

“没错。”他打开公文包,抽出了一些文件。“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案子。”他说。“第一步我从……”

“开门见山吧,”伍迪不耐烦地说,“她是不是骗子?”

他抬头看了看伍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斯坦福先生,我喜欢用自己的方式陈述这个案子。”

泰勒示意伍迪耐心点。“这个要求不过分。请您继续说。”

他们看着他翻阅着他的笔记。“斯坦福家的家庭女教师罗斯玛丽·斯坦福,她和这个孩子去了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在一家名叫爱克姆誊印社的单位找到了一份工作。她的雇主告诉我,她因不适应那儿的气候离开了。”

“接着,我去了佛罗里达,找到了她工作过的那个名叫飓风誊印社的单位。我沿着这个线索赶到了印第安纳州的哈蒙德市,她们在那儿一直生活到十年前。这是我调查的最后一站。此后,她们就失踪了。”他抬起头看着大家。

“就这些,蒂蒙斯先生?”伍迪问。“你没找到十年后的线索?”

“不,线索没断。”他从公文包中又拿出了一份文件。“她的女儿朱莉娅十七岁的时候申请过一次驾驶执照。”

“这有什么用?”马克问。

“在印第安纳州,驾驶执照申请者必须留下指纹。”他举起一张卡。“这是朱莉娅·斯坦福的真正指纹。”

泰勒兴奋地说:“我明白了!如果指纹吻合……”

伍迪打断了他的话:“那么她就是我们的妹妹。”

他点点头。“对。我随身备着一只指纹工具包,我想你们现在就想核对她的指纹。她在这儿吗?”

泰勒说:“她在本市的一家旅馆里。我每天上午都和她谈,劝她呆在这儿,直到问题得到澄清。”

“我们赢定了!”伍迪说。“我们到她那儿去!”

半小时后,这一帮人来到特雷蒙特旅馆。他们走进她房间的时候,她正在收拾行李。

“你到哪儿去?”肯德尔问。

她转身面对他们。“回家。从一开始我就犯了一个错误。我根本不该来这儿。”

泰勒说:“你不能责怪我们太……”

她愤怒地对他说:“从我到这儿后,我受到的只是怀疑。你们认为我来这儿是抢你们的遗产,可我没有。我来是因为我想找到我的家。我……不过现在无所谓了。”她转身继续收拾东西。

泰勒说:“这是弗兰克·蒂蒙斯。他是一个私人侦探。”

她抬头看了看他。“哦,是吗?那又怎么样?要逮捕我吗?”

“不,女士。朱莉娅·斯坦福十七岁的时候在印第安纳州的哈蒙德申请过驾驶执照。”

她停下了手中的活。“不错。这也犯法吗?”

“不,女士。关键是……”

“关键是,”泰勒打断了蒂蒙斯,“朱莉娅·斯坦福的指纹留在了驾驶执照上。”

她看看他们。“我不明白。你们想……?”

伍迪说:“我们想核对一下你的指纹。”

她紧闭双chún。“不!我不同意!”

“你是说你不让我们取你的指纹?”

“是的。”

“为什么?”马克问。

她僵直地站在那儿。“因为你们都让我感到像个罪犯似的。现在我受够了!我要你们别烦我了,让我一个人清静一会儿。”

肯德尔轻轻说道:“这是证明你真实身份的最好机会。我们和你一样一直感到不安。我们希望能澄清一下。”

她站在那儿,瞧着一张张脸,最后有气无力地说:“好吧。那我们就来澄清一下事实。”

“这就对了。”

“蒂蒙斯先生……”泰勒说。

“我在这儿。”他拿出一只小小的指纹工具包,放在桌上。他打开印台。“好了,请你到这边来……”

其他人在一边看着。她走到桌子旁边。他抓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指头一一按在印台上,然后再把她手指按在一张白纸上。“瞧,很简单,对不对!”他将驾驶执照上的指纹放在白纸边上。

大家走到桌子旁,向下看了看两组指纹。

它们一模一样。

伍迪第一个开口。“它们……是……是一样的。”

肯德尔看着朱莉娅,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你真是我们的妹妹,对吗?”

她眼含泪花笑了笑。“这正是我一直想要对你们说的。”

大家马上说了开来。

“简直不可思议……”

“这么多年之后……”

“你母亲干吗不回来……?”

“真对不起,我们让你受委屈了……”

她的笑容照亮了整个房问。“好了,现在一切都好了。”

伍达捡起指纹卡,神色敬畏地看了看。“我的上帝呀!这张指纹卡值十亿美元呢。”他把指纹卡放进口袋。“我要让人用青铜镶起来。”

泰勒对大家说:“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我建议我们回玫瑰山庄。”他又转身对朱莉娅笑了笑。“我们要为你开欢迎会。我们帮你结帐。”

她看看大家,眼里闪烁着泪花。“这就像梦想成真一样。我终于有家了!”

半小时后,他们回到了玫瑰山庄。她被安置在一个新房间里。其他人在楼下兴奋地交谈着。

“她一定感到像经历了一场审讯。”泰勒若有所思地说。

“是啊,”佩姬应答道。“我真不明白她怎么会受得了的。”

肯德尔说:“不知道她将如何适应这种新的生活?”

“和我们一样,”伍迪干瘪瘪地说,“香槟加鱼子酱。”

泰勒起身说:“就我个人而言,这件事总算水落石出了,我很高兴。让我上楼看看,她现在心情如何。”

他上了楼,沿着走廊向她房间走去。他敲了敲门,然后高声喊道:“朱莉娅?”

“门开着。进来。”

他站在门廊里,两人静静地凝视着对方,微笑着。然后泰勒小心翼翼地关上门,伸出双手,脸上慢慢露出笑容。

过了许久,他终于开口了。“我们成功啦,玛戈!我们成功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