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十五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他以一名象棋大师的不可言传的策略精心策划了所有这一切。只是这是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一盘棋,奖金是数十亿美元——他赢了!他浑身感到一种战无不胜的威力。父亲,你是这么做生意的吗?不过我做成的这笔比你以前做的任何生意都大,我策划了本世纪最大的犯罪活动,我成功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一切都是由李引起的。李是那么漂亮,那么迷人!他是世界上最值得他爱的人!他们是在贝尔蒙特大街上的柏林酒吧相识的,那儿是同性恋者聚集的地方。李身材高挑、结实,一头金发,是泰勒一生中看到的最美的男子。

这得从头说起。“请你赏光,让我请你喝一杯!”

李打量着他,点了点头。“可以。”他就这样和他搭上了。

喝完第h杯,泰勒说:“何不去我那儿一醉方休?”

李笑了笑。“我的要价可是很高的哟?”

“多少?”

“一夜五百美元。”

泰勒没有丝毫犹豫。“我们走吧。”

他们在泰勒家过了夜。

李热情、敏感、体贴。泰勒感到一种和其他人从来没有过的融洽。他队未经历过这样的感情冲动。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泰勒已经堕入爱河。

过去,他在开罗酒吧、珠宝酒吧和芝加哥的好几家同性恋酒吧勾搭过几个年轻男子,但现在一切将会改变。从现在起,他只要李一个。

泰勒起床后,边做早饭边问:“你今晚有什么安排吗?”

李吃惊地看了看他。“抱歉。我今晚有人约了。”

泰勒感到好像有人在肚子上踢了一脚。

“可是李,我以为你会……”

“泰勒,我亲爱的,我可是一种昂贵的商品。我得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我喜欢你,但我担心你养不起我。”

“我可以给你所需要的一切。”泰勒说。

李懒散地笑了笑。“真的吗?那好,我现在想乘一艘白色的游艇去圣特罗佩兹,你付得起吗?”

“李,你的朋友加在一块恐怕也没有我富有。”

“哦?我以为你说过你是一名法官。”

“不错,我是法官,但我马上要富起来了。我的意思是说……非常非常有钱。”

李搂着他的脖子说:“别发愁了,泰勒。从星期四起,我一周都有空。这些鸡蛋味道很不错。”

他们就是这样开始的。钱以前对泰勒确实很重要,但现在不同,他已是财迷心窍了。为了李,他需要钱。他无法把李从脑海中抹去。一想到李和其他男人作爱他就受不了。我要让他永远属于我。

从十二岁起,泰勒就已经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同性恋者。有一天他父亲发现他在抚摩亲吻他的一个男同学,顿时怒火冲天。“我简直不能相信我有一个同性恋的儿子!现在既然我知道了你这个肮脏的小秘密,我要好好看住你,我的小姐。”

泰勒的婚姻是上帝用他令人恐怖的幽默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要你见一个人。”哈里·斯坦福说。

有一年圣诞节,泰勒回玫瑰山庄度假。肯德尔和伍迪已经离开。泰勒也正打算离开。这时他父亲扔下了颗炸弹。

“你马上要做新郎了。”

“结婚?这不可能!我没找……”

“听我说,我的小姐。人们已经开始在议论你了,我可丢不起这个脸。这毁坏了我的名声。你如果结了婚,自然封住了他们的嘴巴。”

泰勒没有顺从。“我才不在乎人家说三道四呢。这是我的生活。”

“可我要让你过富裕的生活,泰勒。我老了。过不了多久我就会……”他耸了耸肩。

又是萝卜加棍棒!

内奥米·斯凯勒出生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她长相平平,一生的炽热追求是“改善”自己。她对哈里·斯坦福的名字早已铭刻在心。要是他的儿子不是一名法官而是一名加油站工人,她也会嫁给他。

哈里·斯坦福有一次曾引诱内奥米和他上床。有人问他为什么和这种女人睡觉,斯坦福答道:“因为她当时正好在那儿。”

她很快让他感到腻味了,他觉得她与泰勒倒挺般配。

哈里·斯坦福想做的事总能如愿。

两个月后举行了婚礼。婚礼场面不大——一百五十人。新婚夫妇去牙买加度蜜月,结果不欢而散。

洞房花烛之夜,内奥米问:“看在上帝的分上,我怎么嫁给你这么个人?你长着那东西干什么用的?”

泰勒心平气和地对她说:“我们不需要过性生活。我们可以分床睡。我们可以生活在一起,但我们各自得有自己的……朋友。”

“你他妈的说得对!”

内奥米拼命地买东西来发泄对泰勒的怨恨,进行报复。她几乎跑遍了本市所有的高级商场,购买各种昂贵的精品,甚至专程去纽约购物。

“我的薪水怎么经得起你这么挥霍呢?”泰勒抗议道。

“那你可以长工资啊。我是你老婆,我有权要你养活我。”

泰勒跑到他父亲那儿,向他诉说他们现在的处境。

哈里·斯坦福笑了。“女人天生是花钱的种,不是吗?这事你得自己去处理。”

“可是父亲,我需要……”

“总有一天你会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泰勒试图向内奥米解释,但她可不打算等到“那一天”。她觉得“那一天”也许永远不会来临。当内奥米从泰勒身上榨取不到什么油水时,她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直到把他最后一笔银行存款弄到手才满意而去。

哈里·斯坦福得知他们离婚后说:“同性恋总归是同性恋。”

这就是他们婚姻的结局。

有一次,他父亲一反常态屈驾请泰勒帮他做件事。

那天,泰勒正坐在法官席上审理一件案子,这时法警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说:“请原谅,法官……”

泰勒转过头来。“什么事儿?”

“有您电话。”

“什么?你是怎么搞的?没看到我正在……?”

“是您父亲打来的,法官。他说有要紧事,必须马上对您说。”

泰勒气坏了。他父亲无权打断他审理案子。他准备置之不理。但又一想,如果是要紧事,说不定是……

泰勒起身说:“休庭十五分钟。”

泰勒赶到办公室,拿起话筒。“父亲?”

“希望没有打扰你,泰勒。”他话里带有恶意。

“实际上,你是打扰了我。我正在审案子,……”

“行啦,给他一张罚单,抛到脑后去。”

“父亲……”

“我遇到一件棘手的事,需要你帮助。”

“什么事?”

“我的厨子在偷我的东西。”

泰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你把我从法庭上叫来就是为了……”

“你吃法律饭的,不是吗?现在他在违法。我要你赶到波士顿来,调查我身边所有的人。他们在背着我抢劫我!”

泰勒忍不住要发作。“父亲……”

“你就是不能信任那些该死的职业介绍所。”

“我的案子才审了一半,我现在不可能回去。”

一阵可怕的沉默后,对方说:“你说什么?”

“我是说……”

“你不会再让我失望吧?也许我该找菲茨杰拉德谈一谈,我要对遗嘱作一些修改。”

又是他那套“萝卜加棍棒”的软硬兼施之策。金钱!他父亲死后,他可以分得数十亿美元的家产。

泰勒清了清嗓子。“如果派你的专机来接我……”

“喂,没门!如果你没打错牌的话,那架飞机迟早是你的。好好想想吧。你还是像常人那样乘商务飞机吧,不过你得尽快赶到我这儿!”说完,电话挂断了。

泰勒无地自容地呆坐在那儿。我父亲从我生下来就这么对我。见他的鬼去!我不去。就是不去。

可是,当天晚上泰勒飞到了波士顿。

哈里·斯坦福雇佣了二十二个仆人。这帮人中有秘书、男仆、管家、女佣、司机、园丁和一名保镖。

“他们是贼,每个人都是他妈的贼。”哈里·斯坦福向泰勒抱怨道。

“如果你这么担心,你干吗不请一名私人侦探,或者报警?”

“因为我有你。”哈里·斯坦福说。“你是法官,不是吗?你来帮我断案。”

这纯粹是不怀好意。

泰勒看看四周精美的家具和油画,想起了自己曾经住过那些让人乏味的小房问。这些该是我的,他想。有朝一日,我会得到这一切的。

泰勒找管家克拉克和其他主要的老佣人谈了话,逐一询问了其他仆人,查看了他们的简历。他们当中大多数都是新聘来的,因为哈里·斯坦福是一个很难伺候的人。人员更替是家常便饭。有些人没呆上一两天就辞职不干了。有些新来的确有些手脚不老实,还有一位是一个酒鬼,但除此之外,泰勒没看出什么破绽来。

只是德米特里·卡明斯基除外。

德米特里·卡明斯基是他父亲刚雇来的保镖兼按摩师。法官这一行使泰勒善于察言观色。泰勒很快察觉到这位德米特里有让人不信任的地方。他是刚刚聘来的。哈里·斯坦福以前的保镖辞职了——泰勒能想象得出这是为什么——卡明斯基是当地一家保安介绍所推荐的。

这个人身材魁梧,宽大的胸脯、结实粗壮的胳膊,说英语时带有很浓的俄罗斯口音。

“你要见我?”

“是的。”泰勒指着一张椅子。“坐吧。”他看看这个人的职业背景档案,上面没什么太多的内容,只说了他是刚刚从俄罗斯来。“你生在俄罗斯?”

“是的。”他警惕地望着泰勒。

“住在哪个州?”

“乔治亚州。”

“你为什么离开俄罗斯跑到美国来?”

卡明斯基耸耸肩。“这儿机会多一些。”

什么机会?泰勒心里纳闷。这个人似乎在逃避什么。他们谈了有二十分钟。这么短的时间,泰勒就很肯定德米特里·卡明斯基在隐瞒着什么。

泰勒给弗雷德·马斯特森挂了电话,他是泰勒在联邦调查局的一个熟人。

“弗雷德,我想请你帮个忙。”

“没问题。要是我哪一次去芝加哥,你帮我订机票,好吗?”

“我是认真的。”

“得啦。”

“我要你帮我调查一个俄罗斯人,他六个月前刚来美国。”

“等等,这事你应该找中央情报局呀?”

“也许。但中央情报局我一个人也不认识。”

“我也没有熟人。”

“弗雷德,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我会很感激的。”

泰勒听到他叹了一口气。

“好吧。他叫什么?”

“德米特里·卡明斯基。”

“我告诉你,我认识俄罗斯大使馆里的一个人。我看看他有没有关于卡明斯基的情报。如果没有,恐怕我帮不了你。”

“非常感谢。”

那天晚上,泰勒和他父亲共进晚餐。骨子里,泰勒希望他父亲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衰老、脆弱。然而,他还是那么健壮矍铄,真是老当益壮。他看来永远死不了,泰勒绝望地想。他一定会死在我们后面。

餐桌上的谈话完全被哈里·斯坦福所左右。

“我刚做成了一笔大买卖,夏威夷的电力公司给我买下了……”

“下周我要飞到阿姆斯特丹解决一些关贸总协定方面的纠纷……”

“国务卿邀请我陪他访华……”

泰勒几乎插不上一句话。晚餐结束时,他父亲站起身来,问:“你的家奴盗窃案侦破得怎么样了?”

“我还在逐一调查,父亲。”

“你总不能查一辈子吧!”他父亲嚎叫了一句,离开了餐厅。

第二天上午,泰勒接到联邦调查局弗雷德·马斯特森打来的电话。

“泰勒吗?”

“是我。”

“让你猜着了。”

“哦?”

“德米特里·卡明斯基是为波尔哥普罗得伦斯卡娅工作的职业杀手。”

“这是什么鬼组织?”

“听我说,莫斯科横行霸道的有八个犯罪组织。他们之间经常发生冲突,但最有影响的两个组织是车臣斯和波尔哥普罗得伦斯卡姬。你的那位朋友卡明斯基为第二个组织工作。三个月前,他们递给他一份计划,暗杀车臣斯组织的一位领导人。结果卡明斯基没有执行这个暗杀计划,而是用它和那位领导人做了一笔不小的交易。后来这件事给波尔哥普罗得伦斯卡娅组织发现了,把他们的暗杀计划改成追杀卡明斯基。那儿的匪帮有一个古怪的帮规:首先砍掉你的手指,然后让你流一会儿血,最后再用枪崩了你。”

“我的上帝呀!”

“卡明斯基设法逃离了俄罗斯,但他们仍在找他,而且找得很急。”

“不可思议。”泰勒说。

“这还没完。警方也因几起谋杀案在通缉他。如果你知道他的下落,他们获得这个信息一定喜出望外。”

泰勒思考了片刻。他可不能卷入此事。这意味着出庭作证,太浪费时间了。

“我不知道,我只是为一位俄罗斯朋友打听他的下落。谢谢你,弗雷德。”

泰勒发现德米特里·卡明斯基正在房里看一本黄色杂志。泰勒走来后,德米特里站了起来。

“我要你收拾行李,从这儿滚蛋。”

德米特里睁大眼睛看着他。“怎么了?”

“我给你一次机会。要么你下午前离开这儿,要么我把你的下落告诉俄罗斯警方。”

德米特里的脸色刷地变得苍白。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是的。我明白。”

泰勒去见父亲。父亲会很开心的,他想。我真的帮了他的忙。他在书房里找到了父亲。

“我调查了所有的佣人,”泰勒说。“然后……”

“我很感动。你有没有利用这次机会找一个小伙子和你上床?”

泰勒的脸气得通红。“父亲……”

“你是个同性恋者,泰勒。你永远是一个同性恋者。我真不明白我他妈的怎么生出你这个怪物。回芝加哥去和你的那帮下贱朋友厮混去吧。”

泰勒站在那儿,竭力克制着自己。“好吧。”他僵硬地说道。他转身便要离开。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有没有结果?”

泰勒转过身来,打量了他父亲片刻。“没有,”他慢慢地说道,“什么也没发现。”

泰勒又来到卡明斯基的房间,他正在收拾东西。

“我马上走。”他强压着怒气说。

“别走了。我改变主意了。”

德米特里疑惑地抬起头来看了看。“什么?”

“我不要你走了。我要你留在这儿继续做你的保镖。”

“那么……那件事……?”

“我们把它忘了吧。”

德米特里谨慎地望着他。“为什么?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

“聪明。我要你做我这儿的耳目。我需要一个人监视我的父亲,向我通报这儿发生的一切。”

“我干吗要替你干?”

“因为如果你照我说的做,我就不会把你交给俄国人。我还可以让你变成富翁。”

德米特里·卡明斯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我同意留下。”

这只是第一着棋。第一个小卒子已经走出去了。

这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德米特里时不时地向泰勒传送情报。但大多数只是哈里·斯坦福新近的风流韵事或德米特里偷听到的一些生意上的事。泰勒开始认为他犯了一个错误,他应该把德米特里交给警方。这时他接到了德米特里从撒了岛打来的一个决定命运的电话,这场赌博终于有了结果。

我和你父亲在游艇上。你父亲刚给他的律师打了电话。他星期一要和他在波士顿见面,讨论修改遗嘱的事儿。

“德米特里,我要你星期天再来个电话。”

“行。”

泰勒放下话筒,坐在那儿思索着。该走马下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