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二十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泰勒焦急万分。在过去的二十四小时中,他不断地在拨打李的住宅电话,可是一直没有人接。他与谁在一起?泰勒痛苦难言。他在干什么?

他拿起电话,又拨了一次。电话铃响了好长一会儿,泰勒正要挂掉,突然听到李的声音。

“喂。”

“李!你好!”

“你是谁啊?”

“我是泰勒。”

“泰勒?”李稍作停顿后说,“哦,我想起来了。”

泰勒感到一阵痛苦和失望。“你好吗?”

“我很好。”李说。

“我告诉过你,我要让你大吃一惊。”

“是吗?”他听起来有些厌烦了。

“你还记得吗,你对我说过你想乘坐漂亮的白色游艇会圣特罗佩兹岛?”

“怎么样了?”

“下个月动身,你觉得怎么样?”

“你当真?”

“当然。”

“嗯,我不知道。你是说你朋友有游艇?”

“我马上要买一艘。”

“你不当法官而干别的差使了?”

“做别的……?不,不!我刚刚得到了一笔钱。一大笔钱。”

“圣特洛佩兹,嗯?是的,这地方听起来真不错。当然,我很喜欢与你一起去。”

泰勒感到自己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好极了!这期间别再和其他……”他甚至不敢再往下想。“李,我会与你联系的。”他搁下电话,坐在床边。我很愿意与你一起去。他似乎看见了他俩乘着漂亮的游艇一起环游世界,如胶似漆地在一块儿。

泰勒拿起电话簿,翻到黄色专页。

约翰·奥尔典游艇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位于波士顿商业停泊中心。当泰勒走进去的时候,销售经理便迎上前来。

“需要我效劳吗,先生?”

泰勒看着他,漫不经心地说:“我要买一艘游艇。”这句话是脱口而出的。

他父亲的那艘游艇很可能是遗产的一部分,可是泰勒无意与他的弟弟和妹妹合用一条船。

“带发动机的还是带帆的?”

“我……嗯……我拿不准。我要能让它带我们环游世界。”

“那您很可能指的是发动机式的。”

“一定要白色的。”

销售经理奇怪地看了看他。“是的,那当然。你想要多大的?”

“蓝天号”是一百八十英尺长。

“二百英尺的。”

销售经理眨了眨眼睛。“啊,我明白了。当然,这种游艇是非常昂贵的,您叫……”

“斯坦福法官。我父亲是哈里·斯坦福。”

那人的脸上顿时露出喜色。

“钱没问题。”泰勒说。

“当然没问题!那好,斯坦福法官,我们给您挑一艘人人都羡慕的游艇。当然,是白色的。这里是可供游艇目录,您决定对哪种型号感兴趣后打电话给我。”

伍迪·斯坦福正在考虑马球的赛马事。他一辈子都是骑他朋友马厩里的马,而现在他买得起世界上最好的良种马。

他拨通了米米·卡尔森的电话。“我要把你的马都买下来。”伍迪说,声音里充满了激动。他听了一会儿,又说:“对,全包了。我是非常认真的。就现……”

谈话持续了半个小时。伍迪放下电话后,心里美滋滋的。他找佩姬去了。

佩姬独自坐在阳台上。伍迪仍然能看到她挨揍后脸上留下的伤痕。

“佩姬……”

她抬起头来,胆怯怯地问:“什么?”

“我得与你谈谈。我……我不知道从哪里谈起。”

她坐在那里,等待着。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我知道我是一个浑蛋丈夫。我做的有些事情是不可宽恕的。不过,亲爱的,所有这一切都会改变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们有钱了。真的有钱了。我要补偿对你所做的一切。”他抓住她的手。“这一次我要彻底戒毒。我是认真的。我们要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了。”

她两眼直盯着他,不冷不热地说:“是吗,伍迪?”

“是的,我保证。我知道我以前曾不止一次地这么说过,但这一次我一定说到做到,我已下定了决心。我要找一个戒毒所,彻底根除我的这个毛病。我要从已经身陷进去的地狱中拔出来。佩姬……”他的声音里带有某种绝望。“我做到这一点可不能没有你。你知道我不能没有……”

她久久地凝视着他,然后将他搂在怀里。“可怜的宝贝,我知道,”她轻轻说道。“我知道。我会帮你……”

该是让玛戈·波斯纳离开的时候了。

泰勒在书房里找到了她。他关上了门。“我正要再一次感谢你,玛戈。”

她微笑着说:“挺有趣的,我真的过得很痛快。”她淘气地抬头看着他。“也许,我该去当一名女演员。”

他笑了笑。“你一定会成为一名好演员,你不是已经把那帮人给愚弄了吗?”

“我愚弄了他们,是吗?”

“这是剩下的那部分酬金,”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信封,“还有回芝加哥的机票。”

“谢谢你。”

他看了看表。“最好马上走。”

“好。我只是要让你知道我感激你所做的一切。我的意思是,你把我从监狱里保出来,还有其他所有的事情。”

他笑了笑。“这没什么。旅途愉快。”

“谢谢。”

她上楼收拾行李去了。这局棋到此为止。

将!

肯德尔走进来的时候,玛戈·波斯纳正在卧室里,已快收拾完行李。

“嘿,朱莉娅,我正想要……”她停住了。“你在干什么?”

“我打算回家。”

肯德尔惊奇地看了看她。“马上走?为什么?我一直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过上一段日子,相互熟悉熟悉。我们失散了那么多年才好不容易聚到了一起。”

“确实是。另找时间吧。”

肯德尔坐在床边。“简直像是个奇迹,对吧?失散了那么多年后又相逢了。”

玛戈继续在收拾行李。“是啊,这是一个奇迹,没错。”

“你一定感到自己像灰姑娘似的。我的意思是说你刚刚还在过地地道道的普通人的生活,可转瞬间有人突然给了你十亿美元。”

玛戈停下手里的活。“什么?”

“我是说……”

“十亿美元?”

“是的。根据父亲的遗嘱,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份。”

玛戈看着肯德尔,惊呆了。“我们每人都得到十亿美元?”

“难道他们没有告诉过你吗?”

“没有,”玛戈慢吞吞地说,“他们没有告诉过我。”她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你知道,肯德尔,你是对的。也许,我们是该彼此了解了解。”

泰勒正在日光浴室里欣赏着游艇的照片,这时,克拉克走了进来。

“请原谅,斯坦福法官,有您的电话。”

“我在这里接。”

电话是芝加哥的基思·珀西打来的。

“泰勒吗?”

“是的。”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哦?”

“你乐意当首席法官吗?”

泰勒竭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那太好了,基思。”

“这个位置是你的啦!”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能说些什么?说一个亿万富翁不会坐在芝加哥肮脏的小法庭的法官席上对那些与社会格格不入的人宣读判决书吗?还是说我正忙着准备乘豪华游艇周游世界?

“你什么时候能回芝加哥?”

“要有一段时间。”泰勒说。“我这儿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那好吧,我们都等着你。”

不用太激动!“再见。”他搁下话筒,瞥了一眼手表。玛戈该动身去飞机场了。泰勒上楼去向她告别。

他走进玛戈的卧室时,她正在把收拾好的东西从皮箱中拿出来。

他惊奇地看了看她。“你不准备走了?”

她抬起头笑了笑。“是的。这不我正在把东西取出来。我一直在想着什么。我喜欢这地方。也许我该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

他皱了皱双眉。“你都在说些什么?你马上得赶乘去芝加哥的班机。”

“还有一班飞机呢,法官。”她咧嘴笑着。“也许我甚至会自己买票。”

“你在说什么?”

“你对我说过你要我帮助你拿某个人开个小小的玩笑。”

“是呀?”

“可这玩笑似乎是对着我的。我值十亿美元。”

泰勒铁着脸说:“我要你离开这儿。现在!”

“是吗?我想办完事我会走的,”玛戈说。“不过,我事情没办元。”

泰勒站在那儿打量着她。“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她点了点头:“这话还差不多。我认为我应该得到的十亿美元……你打算独吞了,对吗?我以为你在芝加哥做的那套小把戏只是捞点外快,可那是十亿美元啊!这可不一样。我认为我该得到分成。”

卧室外有人在敲门。

“请原谅,”克拉克说。“午饭准备好了。”

玛戈转身对泰勒说:“你走!我不愿与你合伙。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包裹开始陆续抵达玫瑰山。有从阿曼尼寄来的好几箱礼服,从斯卡西妇女时装商店寄来的运动服,从乔丹·马什寄来的女用内衣和睡衣,从内曼马库斯寄来的赛马运动服,还有从卡蒂埃寄来的钻石手镯。所有的包裹都是寄给朱莉娅·斯坦福小姐的。

下午五点钟玛戈走进门时,泰勒正在怒不可遏地等着她。

“你究竟想干什么?”

她笑了笑。“我只是需要添点儿衣服。别忘了你的妹妹得穿得体面一些,不是吗?真是让人吃惊,只要你是斯坦福家的人,你在商场会那么有信用。这些帐单你会去支付的,不是吗?”

“朱莉娅……”

“不,是玛戈,”她提醒他说。“顺便说一句,我看到桌子上的游艇图片了。你是不是打算买一艘啊?”

“这不关你的事!”

“不要太自信了。也许你我会同乘一条船。我们把这艘游艇取名为‘玛戈号’。或许我们该把它取名为‘朱莉娅号’?我们可以一起漫游世界。我这人最怕寂寞。”

泰勒深深地吸了口气。“看来我低估了你。你可是个非常聪明的姑娘。”

“跟你学的,你过奖了。”

“我希望你也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

“那得看情况。通情达理值多少钱?”

“一百万美元。现金。”

她的心跳加快了。“那今天我买的那些东西已归我啦?”

“全归你。”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成交。”

“好,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几天后,我要回芝加哥去。”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了她。“这是我房子的钥匙。我要你呆在那儿等我,不要跟任何人说话。”

“行。”她尽力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也许我真该多要一些的,她想。

“我给你订购下一班机票离开这儿。”

“我买好的东西怎么办……?”

“我派人给你送去。”

“好。嘿,咱们可都是说话算数的人,不是吗?”

他点了点头。“是的。”

泰勒送玛戈到罗甘国际机场。

到了机场后她说:“你怎么和那些人交待?我的意思是关于我离开这件事。”

“我告诉他们你得去看望一下一个生病的好友,他在南美。”

她依依不舍地看了看他。“知道吗,法官大人?乘豪华游艇旅游一定其乐无穷。”

扩音器里传来了她那班飞机要起飞的讯息。

“那是我的班次,我想。”

“旅途愉快。”

“谢谢。芝加哥再见。”

泰勒看着她走进检票口。他一直站到飞机起飞。然后他返回豪华轿车,对司机说:“玫瑰山。”

泰勒回到住处,便马上去自己的卧室给首席法官基思·珀西打电话。

“我们都在等你,泰勒。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打算专为你搞一次小小的庆祝会。”

“我马上回去,基思。”泰勒说。“我回去前,我想劳驾你帮我摆脱一个麻烦。”

“当然。我能帮你什么呢?”

“我曾设法挽救过重罪犯,她叫玛戈·波斯纳。我记得和你说起过她。”

“我记得。怎么了?”

“这个可怜的女人慌称是我的妹妹。她跟踪我到波士顿,想谋杀我。”

“我的天哪!那太可怕了!”

“她现在正在返回芝加哥的途中,基思。她偷了我住所的钥匙,我又不知道她下一步要干什么。这个女人是个危险的疯子。她威胁要杀害我的全家。我要把她关进里德精神病院。能否请你将有关手续文件传真给我?我来签字。至于她的精神病诊断书,我自己安排。”

“当然可以。我马上去办,泰勒。”

“非常感谢。她乘坐的是联合航空公司的307次航班。今晚八点钟到达。我建议你派人守候在机场将她拘留起来,叮嘱他们要小心行事。她必须被关在里德防备措施最严格的病区里,千万别让任何人探访。”

“这事包在我身上。真遗憾,泰勒,你碰到这种麻烦事。”

泰勒无可奈何地说:“人们竟说什么来着,基思,‘好事,不管其大小,总是多磨的。’”

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肯德尔问:“朱莉娅不与我们一起吃晚饭吗?”

泰勒遗憾地说:“很不幸,你说得对。她请我代向大家道别。她已经去照顾她在南美洲的一位朋友了,他患了中风。这事有些突然。”

“可是遗嘱还没有……”

“朱莉娅授权与我,要我将她继承的那份遗产存入信托基金。”

一个佣人将一碗波士顿蛤蜊杂烩汤放在泰勒面前。

“啊,”他说,“看起来味道很鲜美!今晚我特别饿。”

联合航空公司的307次航班准点在奥荷尔国际机场准备降落。扩音器里传来了金铃般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请大家把安全带系好。”

玛戈·波斯纳觉得这一次飞行很开心。整个旅途中她大都在梦想怎么花销这一百万美元,怎么处理她买的那些衣服珠宝。这都是因为我蹲过监狱!这真是天赐的财运!

飞机着陆后,玛戈收拾好携带的行李,然后沿着舷梯向地面走去。紧随在她后面的是一位空姐。一辆救护车停靠在飞机旁边,两边站着两名身着白色短上衣的护理人员和一名医生。空姐看到了他们,便用手指指玛戈。

当玛戈走下舷梯时,其中一个人来到她面前。“请原谅,”他说。

玛戈抬起头来看着他:“什么事?”

“你是玛戈·波斯纳吗?”

“是的,怎么了?你们想干……?”

“我是齐默门医生,”他抓住了她的胳膊,“请跟我们走一趟。”他开始领着她向救护车走去。

玛戈想用力甩开他。“等会儿!你们干什么?”她尖声叫了起来。

其他的两个人走到她的两侧,抓住她的两只胳膊。

“别嚷嚷,波斯纳小姐。”医生说。

“救命!”玛戈尖叫道。“救命呀!”

其他的乘客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

“你们都怎么啦?”玛戈嚎叫道。“你们瞎了眼啦?有人在绑架我!我是真正的朱莉娅·斯坦福!我是哈里·斯坦福的女儿!”

“你当然是,”齐默门医生安慰她说。“只是要安静。”

玛戈被塞进救护车的后边,她又是踢脚又是尖叫,而围观者只是吃惊地观看着。

救护车里,医生拿出注射器,将针扎进了玛戈的胳膊。“放松点,”他说。“一切都会好的。”

“你们一定是发疯了!”玛戈说。“你们一定是……”

她的眼皮开始耷拉了下来。

门关上了,救护车快速驶离机场。

泰勒接到报告后,放声笑了起来。他能够想象得出这只贪心的母狗被强行拖走的情形。他将安排她在精神病院里度过她的余生。

现在这盘棋真的结束了,他想。我成功了!要是老头子知道我马上要控制整个斯坦福产业集团,他在坟墓里一定会心惊肉跳的——不过他已经不在墓穴里了——我要把李梦寐以求的一切都给他。

天衣无缝。所有的事都做得天衣无缝。

那天发生的事情使泰勒*火中烧。我需要轻松一下。他打开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本《达姆瑢旅游指南》。上面列有波士顿的好几家同性恋者麇集的酒吧。

他选中了玻意耳斯顿大街的魁士特酒吧。我不吃晚饭了,直接去俱乐部。紧接着他又想:这是妙不可言的逆喻。

朱莉娅和萨莉正在梳妆打扮,准备去上班。

萨莉问道:“你昨天晚上与亨利的约会怎么样?”

“老样子。”

“那可不好,嗯?发布结婚公告了吗?”

“但愿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朱莉娅说。“亨利非常讨人喜欢,不过……”她叹了口气说。“他不适合我。”

“他也许不适合,”萨莉说。“不过这些适合你。”她递给了朱莉娅五封信。

都是些帐单。朱莉娅把它们都打开了。其中三张标有“已过期”字样,另一张上标有“第三次通知”字样。朱莉娅仔细地看了一会儿。

“萨莉,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借给我一些……?”

萨莉用惊异的眼光看了看她。“我简直弄不懂你。”

“什么意思?”

“你像奴隶那样干活,却付不起这些帐单。只要你愿意,你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拿到好几百万美元,不管是他们给你的,还是你要的,对于斯坦福产业集团来说那只是一个零头。”

“可那不是我的钱!”

“当然是你的钱!”萨莉提高嗓门说。“哈里·斯坦福是你的父亲,不是吗?因此,你有权继承他的一部分财产。我并不经常用‘因此’这个词。”

“忘掉这件事吧。我告诉过你他是怎样对待我母亲的。他是一个铜板也不会留给我的。”

萨莉叹了口气:“真见鬼!我以前一直盼望着能跟一个百万富翁住在一起!”

她们向停车场走去,她们的车停在那儿。

朱莉娅停车的地方空着。她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车不见了!”

“你肯定昨天晚上是把车停在这里的?”萨莉问。

“是的。”

“有人把车偷走了!”

朱莉娅摇了摇头。“不,”她慢吞吞地说。

“什么意思?”

她转过身来看着萨莉。“他们一定是把车收回去了。我已经有三次没有交钱了。”

“妙极了,”萨莉毫无表情地说。“真是妙极了。”

萨莉总是忘不掉她室友的处境。这简直像一个童话故事,萨莉想。一个公主却不知道自己是公主。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她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糟。但是她又因太固执而不会为此采取任何行动。这不公平!这一家子将所有的钱都占为己有,而她却身无分文。好吧,如果她不采取行动,他妈的我去帮她做。为此她会感谢我的。

那天晚上朱莉娅外出以后,萨莉又认真看了一遍那一盒子的剪报。她拿出了最近一篇报道,上面提到斯坦福的继承人已经回玫瑰山参加葬礼。

如果这位公主不去找他们,萨莉想,他们会来找这位公主的。

她坐了下来,动笔写信。信是写给泰勒·斯坦福法官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