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二十三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那是因为肯德尔的缘故,朱莉娅才决定去波士顿的。有一天,朱莉娅吃完午饭后回家途中经过了一家服装专卖店,橱窗里陈列着肯德尔独创设计的服装。朱莉娅看了许久。那是我姐姐的作品,朱莉娅想。我不能为我母亲的遭遇而责怪她。我也不能责怪我的哥哥。她内心突然激起了一种强烈的愿望:我得去见他们一面,与他们谈谈,我得有个家。

朱莉娅一回到办公室就对麦克斯·托尔金说她要出去几天。她不好意思地说:“我不知道你们能否预支我工资?”

托尔金笑了笑。“当然。你也快休假了。给你,痛痛快快地玩一玩。”

我能痛痛快快地玩吗?朱莉娅暗暗自问。或许我正在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

朱莉娅到家时,萨莉还没有回来。我不能等她了,朱莉娅作出决定。如果我现在不这样做,那么,我永远也去不成了。她收拾好行李,给萨莉留下了一张便条。

在去汽车站的路上,朱莉娅又想了一下自己的决定。我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我会突然作出这样的决定?接着,她固执地想,突然吗?这个决定在我心头徘徊了整整二十年了!她内心十分激动。她的家庭该是什么样子?她知道她有一个哥哥是法官,另一个是有名的马球运动员,她的姐姐则是一位著名的服装设计师。他们事业上个个做有所成,朱莉娅想。而希望他们不要瞧不起我。仅仅想一想这趟旅行结果如何,就足以使她感到心悸。她登上“灰狗”公司的一辆公共汽车,踏上了旅途。

公共汽车到达波士顿南站后,朱莉娅叫了一辆出租汽车。

“去哪儿,夫人?”司机问道。

朱莉娅全然不知所措。她本想说“去玫瑰山”,可是她却说了句“我不知道”。

出租汽车司机回过头来看看她。“哎呀,我也不知道。”

“你能开车兜兜风吗?我以前从来没有来过波士顿。”

他点点头。“当然。”

他们驱车沿着圣姆尔大街西行,直到波士顿公园。

司机说:“这是美国最古老的公园。过去这地方是绞刑场。”

朱莉娅仿佛听到了她母亲的声音。“冬天我经常带孩子们到公园溜冰。伍迪是个天生的运动员。你要能遇到他就好了,朱莉娅。他是很英俊的小伙子。我经常想他将成为这一家子唯一有成就的人。”仿佛此时她母亲就与她在一起,共同分享这一时刻。

他们来到了查尔斯大街,这是公共公园的入口处。司机说:“看见那些青铜小鸭了吗?你信吗?它们可都有名字。”

我们以前经常到这个公园去野餐。进口处有可爱而有趣的青铜小鸭子。它们都有名字:杰克、卡克、拉克、麦克、纳克、派克、夸克。朱莉娅觉得这多么有趣儿,她让母亲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些名字。

朱莉娅看了看计价器。计价器上的数字越来越大。“你能不能给我推荐一家价格便宜的旅馆?”

“当然。科普利广场旅馆怎么样?”

“请把我带到那里去吧。”

“行。”

五分钟以后,他们在旅馆的前面停了下来。

“希望你能喜欢波士顿,夫人。”

“谢谢你。”我会喜欢波士顿吗?抑或它是摧毁我希望的灾难?朱莉娅付了车费,走进了旅馆,来到接待员面前。

“你好,”接待员说。“需要帮忙吗?”

“我要一个房问。”

“单人的?”

“是的。”

“打算在这儿住多久?”

她犹豫起来。一个小时?十年?“我不知道。”

“好吧。”他查看了一下钥匙挂架。“给你四楼的一个很好的单人问。”

“谢谢你。”她工工整整地在住宿登记簿上签了名字:朱莉娅·斯坦福。

接待员将钥匙递给她:“给你。祝你在这儿过得愉快。”

这个房间虽小了一点,但不失整洁、干净。她解开行李后便打电话给萨莉。

“朱莉娅吗?我的天哪!你在哪里?”

“我在波士顿。”

“你没事吧?”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歇斯底里。

“没事。怎么了?”

“有人到寓所来找你。我想他要杀死你!”

“你在说什么呀?”

“他有刀,而且……你没看到他脸上的那副表情……”她气喘吁吁地说。“他一发觉我不是你,就跑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

“他说他是尼尔逊体育俱乐部的,但是我给他们的办公室打了电话,他们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你知道有什么人想伤害你吗?”

“我当然不知道,萨莉!别瞎猜了!你打电话报警了吗?”

“我打了。可是他们只告诉我要小心一点,没采取什么措施。”

“好了,我确实很好,别担心。”

她听到萨莉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吧,你没事就好。朱莉娅?”

“嗯。”

“当心一点,好吗?”

“当然。”萨莉就爱疑神疑鬼!有谁会要杀害我呢?

“你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吗?”

接待员也一再问过她同样的问题。“不知道。”

“你是去看你的家人的吧?”

“是的。”

“祝你好运。”

“谢谢,萨莉。”

“保持联系。”

“我会的。”

朱莉娅将电话放下。她站在那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假如我有头脑的话,我该乘公共汽车回去。我一直在这儿消磨时间。难道我是来波士顿观光的吗?不。我来这里是要会见我的家人。我会去见他们吗?不会……会的……

她坐在床边,心里乱作一团。假如他们恨我该怎么办?我不该这么想。他们会爱我的,我也会爱他们的。她看了看电话,心想也许我最好先给他们打个电话。不。他们可能不想见我。她走向壁橱,挑选了最好的衣服。假如我现在不做的话,那我永远也不会做了,朱莉娅拿定了主意。

半个小时之后,她坐上出租汽车去玫瑰山和家人团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