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二十五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是科普利广场饭店的夜班经理戈登·威尔曼无意之中救了朱莉娅的性命。那天晚上他六点开始当班。他习惯性地查看了饭店的住宿登记簿。突然,朱莉娅·斯坦福的名字跃入他的眼帘,这使他惊奇不已。自从哈里·斯坦福去世以来,各家报纸都充斥着有关斯坦福家庭的各种报道。他们重新发掘出当年斯坦福与其孩子的家庭女教师的风流韵事和斯坦福妻子自杀的那桩过时丑闻。哈里·斯坦福有个私生女,名字叫做朱莉娅。有传闻说她已经秘密来到波士顿。据说在大买特买东西以后就立即去了南美洲。现在,她似乎又回来了,而且就下榻在我的饭店!想到这儿,戈登·威尔曼十分激动。

他转身对前台接待员说:“你知道这对我们饭店意味着多大的广告效应吗?”

一分钟以后,他拨通了新闻单位的电话……

当朱莉娅观光后回到饭店时,大厅里挤满了记者,他们正急切地等待着她。她一走进大厅,他们便蜂拥而上。

“斯坦福小姐!我是《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我们一直在找你,但是听说你离开了这个城市。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

一架电视摄相机的镜头正对准着她。“朱莉娅小姐,我是wcve电视台的记者,我们想请你发表一个声明……”

“斯坦福小姐,我是《凤凰报》的。我们想知道你对……。”

“请朝这里看,斯坦福小姐!笑一笑!谢谢你。”

闪光灯在发出啪啪的响声。

朱莉娅站在那里,心中乱作一团。哦,我的天哪!她在想。我那一家人一定会认为我成了某种宣传品了。她转向记者们说:“抱歉,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逃进了电梯。他们紧跟着蜂拥而上。

“《名人杂志》想要报道你的生活情况,你能谈谈与家人隔离了近三十年是什么滋味……”

“我们听说你已去了南美洲……”

“你打算在波士顿定居吗……?”

“为什么你不呆在玫瑰山……?”

她在四楼下了电梯,沿着走廊急匆匆往前走。他们紧跟在后面。她没有办法摆脱他们。

朱莉娅拿出钥匙打开了她的房问。她走了进去,打开了灯。“很好。进来吧。”

哈尔·贝克藏在门后面,惊呆了。他仍然高举着手中的刀。当记者们连推带搡地从他身旁经过时,他急忙把刀放回口袋,与他们混在一起。

朱莉娅转身对记者说:“好吧,一次一个问题,请吧。”

贝克又失手了。他退到门口溜了出去。斯坦福法官要不高兴了。

在随后的三十分钟里,朱莉娅尽可能地回答记者们提出的问题。最后他们终于离去。

朱莉娅锁上房门,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晨,各家电视台和报纸都特别播报或刊登了有关朱莉娅·斯坦福的消息。

泰勒看了报纸后勃然大怒。伍迪和肯德尔也在餐桌旁表示愤慨。

“对于一个自称为朱莉娅·斯坦福的女人,哪来这么多闲言乱语?”伍迪问道。

“她是个江湖骗子。”泰勒不假思索地说。“昨天,她上门要钱,我把她打发走了。可我没料到她会使出这种下贱的花招来。别担心,我会处置她的。”

他郑重其事地打电话给西蒙·菲茨杰拉德。“你看过晨报了吗?”

“看过了。”

“这个诈骗惯犯四处张扬宣称她是我们的妹妹。”

菲茨杰拉德说:“你要我把她抓起来吗?”

“不!那样只会更加引起公众的注意。我要你把她赶出这座城市。”

“行。我马上去办,斯坦福法官。”

“谢谢你。”

西蒙·菲茨杰拉德派人叫来了史蒂夫·斯隆。

“有麻烦了,”他说。

史蒂夫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已听过早间新闻,也看了报纸。她是谁?”

“显而易见,准是个认为她自己有权继承这家财产的人。斯坦福法官建议将她驱逐出城。你去处理,好吗?”

“非常乐意。”史蒂夫坚定地说。

一个小时以后,史蒂夫敲响了朱莉娅的旅馆房门。

朱莉娅打开房门,看见他站在门口。她说:“抱歉,我再也不想跟任何记者谈话了。我……”

“我不是记者。我可以进去吗?”

“你是谁?”

“我叫史蒂夫·斯隆。我是代表哈里·斯坦福财产的律师事务所的。”

“哦,我明白了。进来吧。”

史蒂夫走进了房问。

“你对报界说你是朱莉娅·斯坦福?”

“我没防备。我没有想到他们会来,你知道,我……”

“可是你确实声称你是哈里·斯坦福的女儿,对吗?”

“是的。我是他的女儿。”

他看了看她,讥讽地说:“那你一定有证据啰。”

“嗯,没有,”朱莉娅慢吞吞地说。“我没有。”

“得了,”史蒂夫坚持说。“你总得有某种证据。”他打算用她自己的谎言来戳穿她。

“我什么也没有。”她说。

他仔细地观察她,感到很惊奇。她不像他所预料的那样。她身上有一种坦诚,这种坦诚能使人消除敌意。她似乎很聪颖。她怎么会愚蠢到没有任何证据就到这里来声称自己是哈里·斯坦福的女儿呢?

“很不幸,”史蒂夫说,“斯坦福法官要把你从这座城市撵出去。”

朱莉娅瞪大了眼睛。“什么?”

“没错,要你滚出这座城市。”

“可是……我不明白。我还没有见过我的另一个哥哥和姐姐呢。”

如此看来,她决心要继续虚张声势了,史蒂夫想。“喂,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在耍什么把戏,不过,冲着这一点你就可能会进监狱的。我们在给你机会。你的所作所为是违反法律的。你可以作出选择。你要么离开这座城市,停止騒扰这一家子,要么等我们叫人把你拘捕起来。”

朱莉娅吃惊地站在那里。“要拘捕我?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由你自己决定。”

“他们甚至连见都不想见我?”朱莉娅麻木地问道。

“那样做是为了给你机会。”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那好吧。如果他们要这样的话,那我就回堪萨斯去。我向你保证,他们将永远不再听到我的音信。”

堪萨斯。你打老远来就是为了这种小把戏?“那才是非常明智的。”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不解地看了看她。“好吧,再见!”

她没有回答。

史蒂夫回到了西蒙·菲茨杰拉德的办公室。

“你见到那个女人了吗,史蒂夫?”

“见到了。她就要回家。”

“好。我来告诉斯坦福法官,他会感到高兴的。”

“你知道我在为什么烦恼吗,西蒙?”

“什么?”

“狗儿没叫?”

“你说什么?”

“那是个福尔摩斯侦探故事。线索就在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里面。”

“史蒂夫,你没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吗?”

“她到这里来,却又没有任何证据。”

菲茨杰拉德不解地看了看他:“我不明白。这应该使你感到信服的。”

“与此相反。为什么她一路风尘地从堪萨斯赶到这里来声称是哈里·斯坦福的女儿,却又没有任何证据来证实它呢?”

“世上的怪事多着哩,史蒂夫。”

“可她一点儿不怪,你没见到她。还有一些其他事情让我困惑不解,西蒙。”

“什么?”

“哈里·斯坦福的遗体不见了。当我去与斯坦福事件的唯一见证人德米特里·卡明斯基谈话时,他却失踪了。还有,似乎没有人知道这第一个朱莉娅·斯坦福去了什么地方。”

西蒙·菲茨杰拉德紧锁双眉。“你在说什么?”

史蒂夫慢条斯理地说;“现在发生的一些事情需要作出解释。我打算再去找那位小姐谈谈。”

史蒂夫·斯隆走进科普利广场旅馆的大厅,来到总台。“请你打个电话给朱莉娅·斯坦福小姐,好吗?”

接待员抬起头来:“哦,抱歉。斯坦福小姐已经结帐走了。”

“她有没有留下通讯地址?”

“没有,先生。恐怕没有。”

史蒂夫站在那里,感到失望。他已无能为力。唉,也许是我错了,他冷静地暗自思忖。也许,她真是一个骗子。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转身离开旅馆,来到大街上。门卫正在将一对夫妇领进一辆出租车。

“对不起。”史蒂夫说。

门卫转过身来。“要车吗,先生?”

“不,我想问你个问题,今天早上你有没有看见斯坦福小姐从旅馆里出来?”

“我当然看见了。人人都注视着她。她可是个名人。是我给她要的车。”

“我想你不会知道她去哪儿了?”他觉得自己屏住了呼吸。

“当然知道。是我告诉出租车司机将她带到哪儿去的。”

“那么,去哪儿了呢?”史蒂夫焦急地问道。

“去南站的‘灰狗’长途汽车站了。我觉得奇怪,一个那样有钱的人竟会……”

“我可真的要车了。”

史蒂夫走进拥挤不堪的“灰狗”长途汽车站,四下张望着。哪儿都看不见她。她走了,他绝望地想。这时广播里在播发车通知。他听到播音员在说“往堪萨斯城的班车……”,便急忙向站台冲去。

朱莉娅正准备上车。

“停下!”他大声地叫道。

她惊讶地回过头来。

史蒂夫急忙跑上前去对她说:“我想跟你谈谈。”

她怒气冲冲地看了看他。“我再也没有什么要对你说的了。”她转身要走。

他抓住了她的胳膊。“等一会儿!我真的得和你谈谈。”

“我乘坐的班车就要开了。”

“还有一班呢。”

“我的手提箱在上面。”

史蒂夫转身对一个搬运工说:“这位女士就要临产了。把她的手提箱拿下来。快!”

这个搬运工惊讶地看了看朱莉娅。“好的。”他急忙打开行李厢。“哪一件行李是你的,太太?”

朱莉娅转身面对史蒂夫,感到莫名其妙。“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

“不知道!”史蒂夫说。

她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作出了决定。她指着她的手提箱说:“那一件。”

搬运工将它拖了出来。“要不要我给你叫一辆救护车或者什么的?”

“谢谢你。我不会出事的。”

史蒂夫提起了手提箱,两人向出口处走去。“吃过早饭没有?”

“我不饿。”她冷冷地对他说。

“你最好吃些东西。你知道你现在是为两个人吃饭。”

他们在比巴饭店用早餐。朱莉娅坐在史蒂夫的对面,气得浑身发僵。

他们点过饭菜后,史蒂夫说:“我对某件事情感到好奇。是什么东西使你认为你没有任何证明自己身份的证据就能声称你有权拥有斯坦福的部分财产呢?”

她看了看他,气愤地说:“我没有去那里索要斯坦福的财产。我的父亲是不会给我留下任何东西的。我想去会会我的家人。很明显,他们不想见我。”

“你究竟有没有证明你身份的什么文件……?什么证据都行。”

她想起了堆放在她寓所里的那些剪报,然后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也没有。”

“我给你引见一个人,你跟他谈谈。”

“这是西蒙·菲茨杰拉德。”他迟疑了一会儿。“嗯……”

“朱莉娅·斯坦福。”

菲茨杰拉德带着怀疑的神情说:“坐下吧,小姐。”

朱莉娅坐在椅子边上,随时准备起身离开。

菲茨杰拉德在仔细地观察着她。她拥有斯坦福那样深邃的灰眼睛,不过,有这双眼睛的人成千上万。“你声称你是罗斯玛丽·纳尔森的女儿。”

“我不是来要什么财产。我是罗斯玛丽·纳尔森的女儿。”

“那么,你母亲在哪里?”

“她去世多年了。”

“哦,我很难过。你能给我们讲讲有关她的事情吗?”

“不能,”朱莉娅说,“真的,我宁肯不说。”她站起身来。“我要离开这儿。”

“瞧……我们在尽力帮助你。”史蒂夫说。

她转身对他说:“是吗?我的家人不想见我。你们要把我交给警察。我不需要这种帮助。”她开始向门口走去。

史蒂夫说:“等一等!假如你真的如你所说,是斯坦福的女儿,你必须出具证明你身份的东西。”

“我告诉过你,我没有。”朱莉娅说。“我母亲和我都把哈里·斯坦福从我们的生活中抹掉了。”

“你母亲长得怎么样?”西蒙·菲茨杰拉德问道。

“她很美。”朱莉娅说,声音变得温和起来。“她是最可爱的……”她想起了什么。“我有一张她的照片。”她从项链上解下一只鸡心状小金盒,把它递给了菲茨杰拉德。

他抬起头来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打开了那只盒子。一边是哈里·斯坦福的照片,另一边是罗斯玛丽·纳尔森的照片。上面刻着“爱心献给罗斯玛丽·纳尔森,哈里·斯坦福赠”。年份是1967年。

西蒙·菲茨杰拉德注视着那只盒子好长一段时间。他抬起头来时,声音变得嘶哑起来。

“我们应该向你表示歉意,亲爱的。”他转身对史蒂夫说:“这就是朱莉娅·斯坦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