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三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利古里亚海岸是意大利的假日游憩胜地,呈半环形从法意边界蜿蜒延伸到热那亚,然后一直伸展到斯培西亚海湾。沿着这条美丽的缎带坐落着波尔托费诺、韦尔纳萨、厄尔巴、科西嘉、撒丁岛等港市。

“蓝天”号离波尔托费诺已经不远。即便从远处看,这个港市的景色也很动人,山坡上覆盖着橄榄树、松树、柏树和棕榈树。哈里·斯坦福、索菲娅和德米特里在甲板上欣赏着这海岸风光。

“你常去波尔托费诺吗?”索菲娅问。

“去过一次。”

“那你主要的家在什么地方?”

这可是个人隐私。“你会喜欢波尔托费诺的,索菲娜。这地方确实很美。”

瓦卡罗船长来到他们面前。“你们在船上吃午饭吗,斯坦福先生?”

“不,我们在斯普兰蒂多餐馆用餐。”

“太好了。午饭后我是否要待命启航?”

“不用。让我们领略一下这里的美丽风光。”

瓦卡罗船长打量着他,感到很困惑。哈里·斯坦福这人总是捉摸不定;一会儿他会像催命阎王一样,再一会儿他又好像成了世界上最空闲的人。把无线电切断?闻所未闻!真是个怪人。

“蓝天”号在外港抛锚,斯坦福、索菲娅和德米特里从游艇的滑台上了岸。小海港景色迷人。在通向山顶唯一车道的两边排列着大大小小的诱人的商店和户外摊点。十几只小渔船搁在石子海滩上。

斯坦福转身对索菲娅说:“我们到山顶上的饭店就餐。从那儿可以欣赏动人的景色。”他指着停在码头那边的出租车说:“那儿有辆出租车,你先回去,过几分钟后我就去你那儿。”他给了她一些意大利里拉。

“好吧,亲爱的。”

他目送她离开后,这才转身对德米特里说:“我得打个电话。”

可为何不在船上打,德米特里心里嘀咕着。

码头边有两个公用电话亭,他们向那儿走去。德米特里站在一旁守候着,斯坦福走进电话亭,拿起话筒,投进一枚硬币。

“接线员,请帮我接通日内瓦瑞士联邦银行。”

这时,一位妇女向另一个电话亭走来。德米特里上前一步站在电话亭前,挡住了她的路。

“对不起,”她说。“我要……。”

“我在等一个电话。”

她吃惊地看了看他。“哦。”她又满怀希望地瞥了一眼斯坦福的那间电话亭。

“我要是你,我就不会等。”德米特里嘟哝着。“他要打很长时间。”

女人耸耸肩,走了。

“喂?”

德米特里看到斯坦福在对着话筒讲话。

“彼得?我们出现了小小的麻烦。”斯坦福顺手关上了门。他说得很快,德米特里听不清他在讲什么。通完话后,斯坦福挂上电话,打开电话亭门。

“一切顺利吗,斯坦福先生?”德米特里问。

“我们去用午饭吧!”

斯普兰蒂多饭店简直是波尔托费诺港市的御宝,从那儿看,绿色海湾的壮丽景色尽收眼底。这家饭店是专为那些富人开的,因此很注重自己的声誉。哈里·斯坦福和索菲娅在花园的露台上就餐。

“我能为你点菜吗?”斯坦福问。“这儿有一些特色菜,我想你会喜欢的。”

“请吧,”索菲虹说。

斯坦福点了当地风味的面食、小牛肉和一种该地区颇有名气的咸面包。

“再来一瓶一九八八年产的舒拉姆葡萄酒。”他转过头来对索菲虹说:“这种酒在伦敦国际葡萄酒大赛上拿了金牌。我自己也有个葡萄园。”

她笑了笑。“你真幸运。”

运气与葡萄园有何相干?“我坚信人生来就该享受上帝赐予人间的味觉快乐。”他抓住了她的手。“当然,还有其他乐趣。”

“你总让人感到惊奇。”

“谢谢。”

有漂亮女人仰慕他很让斯坦福开心。这个女人年轻得可以做他女儿,这更让他兴奋不已。

用完午餐后,斯坦福看看索菲娅,咧着嘴笑道:“我们回游艇吧。”

“哦,好!”

哈里·斯坦福是一个身手不凡的情人,既富于激情,又精于技巧。他一贯非常自负,这甚至使他在做爱时愿意抛开自己而去满足对方。他知道如何让女人的性感区兴奋起来,他简直能把做爱编排成一种悦耳的交响曲,让他的情人们达到前所未有的gāo cháo。

他们整个下午都呆在游艇的套房里。完事后,索菲娅已筋疲力竭。哈里·斯坦福穿好衣服,去游艇驾驶台见瓦卡罗船长。

“下一站要去撒丁岛吗,斯坦福先生?”船长问。

“我们先在厄尔巴岛停靠。”

“好的,先生,一切让您满意吗?”

“是的,”斯坦福说。“一切很让我满意。”他感到他的慾望又上来了。他又回到索菲娜的客舱。

第二天早晨,他们抵达厄尔巴岛,停靠在波尔托费拉里奥港。

波音727进入北美上空,飞行员接通了地面控制塔。

“纽约航空控制中心,波音895p航班在你们上空,现在飞行方位是二百六十度,目标方位二百四十度。”

纽约控制中心传来回话。“明白。我们批准在jfk机场着陆。着陆方位一百二十七点四度。”

机舱后传来一声低沉的狗叫声。

“安静,‘王子’。这才是乖孩子。让我们把你的安全带系上。”

波音727降落后有四个人在等候着他们。他们站在不同的视点,因而能够清楚地看到下飞机的旅客。他们等了有半个小时,可下来的唯一乘客竟是一条德国白毛牧羊狗。

波尔托费拉里奥港是厄尔巴岛主要的商业区。大街两侧林立着雅致而不落俗套的商店。在港口后面有一片十八世纪的建筑群,隐没在十六世纪由佛罗伦萨公爵修建的陡峭的城堡之中。

哈里·斯坦福多次来过这个岛,很奇怪,这个地方让他有重返故里的感觉。这儿是拿破仑·波拿巴被流放的小岛。

“我们要参观拿破仑的故居,”他对索菲娅说。“我在那儿见你。”他转身又对德米特里说:“把她带到穆利尼别墅。”

“是,先生。”

斯坦福看着德米特里和索菲娅离去。他瞧了瞧手表。时间已经过了。他的专机现在已经在肯尼迪国际机场着陆了。当他们得知他不在飞机上,准会又开始折腾了。这回他们得费点儿周折才能找到我的下落,斯坦福心想。到那时,一切问题都已解决了。

在码头的尽头,他找到了一间公用电话亭,走了进去。“请帮我接通伦敦,”斯坦福对接线员说。“巴克莱银行。171……”

半个小时后,他接走索菲娅,把她带回了港口。

“你上船去,”斯坦福对索菲娅说。“我还要打个电话。”

她看着他大步走向码头边上的公用电话亭。他干吗不用游艇上的电话?索菲娅寻思着。

在电话亭里,斯坦福说:“接东京隅友银行……”

十五分钟后,他回到了游艇,火气特别大。

“我们准备停在这儿过夜吗?”瓦卡罗船长问。

“是的,”他怒吼道。“不!去撒丁岛。现在就出发!”

撒丁岛上的斯梅拉尔海滩是沿利古里亚海岸线上最令人赏心悦目的地方之一。切尔沃小镇是富人们的憩息地,这个地区几乎到处点缀着阿里·可汗修建的小别墅。

船一靠岸,斯坦福的第一件事是奔向公用电话亭。

德米特里照例紧跟在后,在电话亭旁守卫着。

“请你接罗马意大利银行……”电话亭的门关上了。

电话打了近半个小时。斯坦福出来时显得闷闷不乐。德米特里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斯坦福和索菲娅在利西亚迪瓦卡海滩上准备用午餐。还是斯坦福点菜。“我们先来一盘麦拉雷德丝。”一种用粗粮做成的麦片团。“然后来一道菠尔斯多。”一种佐以番樱桃和月桂树叶烹制而成的小rǔ猪。“最后给我们来一瓶维尔纳细亚葡萄酒,一份塞巴达斯甜食。”一种带馅的油炸面团,用面糊拖上新鲜奶酪和烤柠檬皮调制而成,然后在上面涂上蜜,撒上一层沙糖。

“请稍等,先生。”服务生走开了,斯坦福对吃道这么在行令他肃然起敬。

在斯坦福和索菲娅说话的当儿,他的心突然惊跳了一下。在饭店门口的桌子边坐着两个人,在打量着他。他们在炎热的夏天竟穿着一身黑礼服,甚至没有乔装打扮成游客。他们是冲着我来的还是无辜的游客?我可要处处提防,不能马虎,斯坦福心想。

这时索菲娅开口了。“我还没问过你,你在做什么行当?”

斯坦福端详着她。和一个对自己一无所知的人在一块儿别有韵味。“我退休了,”他说。“我只是出来游山玩水,尽情享受这个世界。”

“就你一个人?”她的话音中充满着同情。“你一定很孤独。”

他差点儿突出声来,不过竭力克制着自己。“是啊,很孤独。现在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她把手放到他的手上。“我也是,亲爱的。”

透过眼角余光,他看到那两个人走了。

午饭结束后,斯坦福、索菲娅和德米特里回城去了。

斯坦福钻进了一间电话亭。“我要巴黎里昂银行……”

索菲娅两眼注视着他,说:“他这人真不错,不是吗?”

“没人能跟他比。”

“你跟他多久了?”

“两年了,”德米特里说。

“你真走运。”

“我知道。”德米特里走过去守在电话亭旁。他听到斯坦福在说:“是雷恩吗?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是的……是的……你会吗?……太好了!”他的语气一下子放松了许多。“不,不去那儿。我们在科西嘉见面……非常好……然后我可以直接回家……谢谢,雷恩。”

斯坦福挂上话筒,站了一会儿,笑了笑,接着又拨通了波士顿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位秘书。“这是菲茨杰拉德办公室。”

“我是哈里·斯坦福。我要和他通话。”

“哦,是斯坦福先生!很抱歉,菲茨杰拉德先生去度假了。其他人可以和您……?”

“不用了。我正在返回美国途中。请你转告他我星期一上午九点在波士顿玫瑰山庄等他。请告诉他带一份我的遗嘱和一个公证员。”

“我尽量……”

“不是尽量,而是不折不扣,我的小姐。”他放下电话,在电话亭里呆了一会儿,脑海里在思索着什么。他走出电话亭,声音很平静。“我有些事需要料理,索菲娅。你先去彼得里萨宾馆,在那儿等我。”

“好的,”她挑逗地说。“别让我等得太久了。”

“不会的。”

两个男人目送着她走去。

“我们回游艇,”斯坦福对德米特里说。“我们马上启航。”

德米特里惊诧地看着他。“那么她……?”

“她可以用色相找到自己的家。”

他们回到“蓝天”号后,哈里·斯坦福马上去见瓦卡罗船长。“开往科西嘉,”他说。“现在就启航。”

“我刚收到最新天气报告,斯坦福先生。我担心前方有恶劣风暴。最好等它过去后再……”

“我要马上走,船长。”

瓦卡罗船长犹豫了。“这可是冒险航行,先生。这次风暴是西南风。”这种风向常出现巨浪,并伴有飓风。

“这我不在乎。”科西嘉的会晤将会了结他所有的问题。他转身对德米特里说:“你安排一架直升机来科西嘉岛接我们。别忘了使用码头上的公用电话。”

“是,先生。”

德米特里·卡明斯基又回到码头,走进电话亭。

二十分钟后,“蓝天”号离岸启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