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三十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肯德尔痛苦不堪地说:“怎么啦,马克?天哪,到底怎么啦?”

“这是你的过错。”

“不是的!我告诉过你……这是一件意外事故!我……”

“我并不是在谈论这个事故,而是在说你!你这位了不起的功成名就的妻子,忙得连陪丈夫的时间都没有。”

听了他的这番话,她好像是被他抽了一巴掌。“你说的不是事实。我……”

“肯德尔,你只为你自己着想,无论我们走到哪儿,你总是一颗名星,让我像一只哈巴狗一样尾随着你。”

“你太冤枉我了!”她说。

“难道不是吗?你到世界各地去参加时装表演,各种报纸上都刊登着你的照片,而我却独自一人坐在家里等你归来。你认为我甘愿做‘肯德尔先生’吗?我要的是一个妻子。别担心,我亲爱的肯德尔,你不在家时我有别的女人来填补你的空缺,这使我得到了安慰。”

她的脸色变得苍白。

“她们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女人,而不是虚假的空壳。她们有时间来陪伴我。”

肯德尔怒吼道:“住口!”

“当你告诉我那个事故时,我发现了一条可以摆脱你的出路。你想不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亲爱的?看到你读那些信时痛苦不堪的模样真让我感到惬意,因为我总算为自己曾经所承受过的羞辱稍稍得到了补偿。”

“够了!收拾你的包裹,滚出这里。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马克咧嘴一笑。“这不大可能吧。顺便问一句,你仍然打算去警察局吗?”

“你滚!”肯德尔厉声说。“立刻从这儿滚出去!”

“我这就走。我打算回巴黎去。亲爱的,我敢说你也会去的。祝你平安。”

一小时以后他走了。

早晨九点,肯德尔给史蒂夫·斯隆打了个电话。

“早晨好,勒诺夫人。您找我有事吗?”

“我打算今天下午回波士顿,”肯德尔说。“我想去自首。”

她面无血色,神情沮丧,木然地坐在史蒂夫对面,难以启齿。

史蒂夫鼓励她说:“你告诉我说你要去自首。”

“是的。我……我撞死过人。”她哭了起来。“这是个意外的事故,可是……我当时逃跑了。”她一脸痛苦不堪的表情。“我自己逃跑了……却把她抛在了那儿。”

“别着急,”史蒂夫说。“请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她开始叙述起来。

半小时后,史蒂夫坐在那儿沉思着刚才所听到的一切。

“所以你想去警察局?”

“是的,我当初就应该这么做。我……我现在不在乎他们会如何处置我了。”

史蒂夫若有所思地说:“因为你是主动去投案的,并且这本身是个意外事故,我想法院会从宽处理的。”

她竭力镇静地说:“我只是想了结这件事。”

“怎么处理你丈夫呢?”

她抬头说:“他怎么了?”

“敲诈是一种犯法行为。瑞士银行有你的帐号,他把你寄往那儿的钱悄悄取走了。你只需登报起诉,并且……”

“不!”她气急败坏地说,“我不愿意再和他有任何牵扯。我俩从今后各走各的路。”

史蒂夫点点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准备把你交给警察总局。你可能要在牢里呆一晚上,但我会很快让人将你保释出来。”

肯德尔疲倦地笑道:“这样我就可以去做自己从前想做而没做的事了。”

“什么事呢?”

“设计一件条纹服装。”

那天晚上,史蒂夫回家把发生的事讲给朱莉娅听。

朱莉娅给吓坏了。“她自己的丈夫居然向她敲诈?太可怕了!”她打量着史蒂夫好长一会儿工夫。“我很欣赏你这种乐意助人于危难之中的精神。”

史蒂夫注视着她想:我自己正处在困境之中呢。

咖啡的芳香和烧咸肉的香味把史蒂夫从睡梦中唤醒。他惊奇地从床上坐起来。难道今天管家回来了吗?史蒂夫穿上晨衣和拖鞋急忙向厨房走去。

朱莉娅正在那儿做早饭,她一抬头正好看见史蒂夫走进来。

“早晨好,”她兴高采烈地说。“你喜欢吃什么样的鸡蛋?”

“嗯……炒鸡蛋。”

“好,鸡蛋烧咸肉是我的拿手菜。实话告诉你,我是个蹩脚的厨师,只有这点本领了。”

史蒂夫笑道:“你用不着亲自动手做饭。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雇几百个厨师。”

“我真能获得如此可观的一笔钱吗,史蒂夫?”

“没错。你继承的那份财产将会超过十亿美元。”

她简直无法相信。“十亿……?我不相信。”

“确实如此。”

“世界上哪会有那么多钱,史蒂夫。”

“是啊,可世上大部分钱都在你父亲名下。”

“我……我真不知该说什么。”

“那么让我来说行吗?”

“当然可以。”

“鸡蛋烧糊了。”

“噢,真抱歉。”她马上把锅端开。“我来重做一锅吧。”

“别麻烦了。这烧糊的咸肉足够我们吃的了。”

她笑了。“真对不起。”

史蒂夫走到碗橱前,拿出一盒麦片。“来一顿美味冷餐如何!”

“太好了,”朱莉娅说。

他在各人碗里倒了些麦片,从冰箱里取出牛奶,然后他们一起坐了下来。

“你难道没有人给你做饭吗?”朱莉娅问。

“你意思是说我有没有恋人?”

她脸红了。“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没有。我曾经和一个人恋爱了两年,但后来吹了。”

“我很抱歉。”

“你有吗?”

她想起了享利·韦森。“我想没有。”

他好奇地看了看她。“你自己都不清楚?”

“很难说清楚。我们两人中其中一人想成婚,可另外一人不愿意。”她说得比较圆滑。

“我明白了。这儿的事办完后,你打算回堪萨斯州吗?”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住在这儿给我一种新奇感。我母亲曾常对我谈起波士顿。她出生在这儿,对这儿有一种眷恋之情。因此,我似乎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但愿我从前就了解我父亲。”

史蒂夫暗想:不,你不会了解的。

“你熟悉他吗?”

“不熟悉。他只和西蒙·菲茨杰拉德打交道。”

他们坐着谈了一个多小时,彼此谈得很投机。史蒂夫告诉了朱莉娅许多以前发生的事--那个自称为朱莉娅·斯坦福的陌生女人的出现、没有尸体的坟墓以及德米特里·卡明斯基的失踪。

“真是不可思议!”朱莉娅说。“是谁幕后操纵这一切的呢?”

“我不知道,但我会设法查出来的。”史蒂夫很肯定地对她说。“这段时间,你住在这儿会非常安全的。”

她笑着说:“在这儿确实有一种安全感,谢谢你。”

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又打住了话头。他看了看表。“我得穿衣服去办公室了。我有许多事要处理。”

史蒂夫和菲茨杰拉德开了个碰头会。

“有进展吗?”菲茨杰拉德问。

史蒂夫摇了摇头。“仍然是一片迷雾。那个策划者真不愧为一个天才。我正设法追踪德米特里·卡明斯基。他已经从科西嘉飞往巴黎,然后再去澳大利亚。我和悉尼警察局通了话。得知卡明斯基到了他们国家,他们都为之愕然。国际刑警组织已发出通缉令,正在追捕他。我认为哈里·斯坦福在打电话告诉我们他要改变自己的遗嘱时,已签署了自己的死亡证明。有人力图阻止他这样做。那天晚上快艇上发生的事,唯一的见证人是德米特里·卡明斯基。如果我们能找到他,我们就能弄清楚许多事。”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应该叫警察局来调查这个案子?”菲茨杰拉德提议说。

史蒂夫摇了摇头。“事情还悬而未决呢,西蒙。唯一确凿的罪行是有人将尸体挖了出来--可是我们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干的。”

“他们雇的那个侦探怎么样,是他证明那女人的指纹的吧?”

“他叫弗兰克·蒂蒙斯。我已三次给他留言。如果他今晚六点钟之前不给我回电,我就飞往芝加哥。他的嫌疑最大。”

“你认为他们打算如何处置冒名者将得到的那份财产?”

“我的预感是策划者让她签字将分得的财产转到他们的名下。这个人也许使用了伪造的委托书作掩盖。我确信我们应该在家庭成员中寻找此人。我想,可以排除肯德尔为怀疑对象,”他把他和肯德尔的谈话告诉了菲茨杰拉德。“如果她是策划者的话,她不会主动前来招供,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她该等到财产分配完,钱拿到手。至于她的丈夫马克,我认为也可以被排除在外。他只是个蹩脚的诈骗犯罢了。他没有能耐来设计这样的阴谋。”

“那么其他人呢?”

“斯坦福法官。我和一个在芝加哥酒吧联合会的朋友谈过他。我的朋友说人们对他的评价都很不错。前不久他被提升为首席法官。另一个有利于斯坦福法官的因素是他指出了第一个冒充朱莉娅的骗子,他坚持要进行dna检验。伍迪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可以断定他在吸毒。那需要很多钱。我调查了他的妻子佩姬,发现她不具备幕后策划这种阴谋的聪明才智。不过传言说她有个兄弟,生意做得很不景气。我打算去了解一下。”

史蒂夫通过对讲机对他的秘书说,“请给我联系一下波士顿警察局的迈克尔·肯尼迪中尉。”

几分钟后秘书告诉史蒂夫:“肯尼迪中尉的电话接通了。”

史蒂夫拿起话筒。

“中尉,感谢您接我的电话。我是朗坎斯特--朗坎斯特--菲茨杰拉德律师事务所的史蒂夫·斯隆,我们正在查找一个与哈里·斯坦福财产处置一事有关的亲属。”

“斯隆先生,我很乐意为您效劳。”

“请您向纽约市警察局查询一下他们那儿是否有关于伍德罗·斯坦福夫人的哥哥的档案材料。他的名字叫霍普·马尔科维奇。他在布朗克斯区的一家面包房上班。”

“没问题,我一定给你回音。”

“谢谢。”

午饭后,西蒙·菲茨杰拉德路过史蒂夫办公室时停了下来。

“调查进展如何?”他问。

“太慢了,跟不上我的需要。策划者把自己的诡计掩盖得简直是滴水不漏。”

“朱莉娅情况好吗?”

史蒂夫笑了笑。“她好极了。”

他似乎话里有话,这使得西蒙·菲茨杰拉德把他细细地打量了一番。

“她的确是个非常迷人的年轻女郎。”

“我知道,”史蒂夫若有所思地说,“我知道。”

一小时后,澳大利亚的电话来了。

“斯隆先生吗?”

“是的。”

“我是悉尼麦克菲森警长。”

“噢,警长。”

“我们已找到你们要找的人了。”

史蒂夫感到自己的心在怦怦地跳动。“好极了!我想立刻派人将他引渡回国……”

“哦,我想你们不必那么心急。德米特里·卡明斯基已经死了。”

史蒂夫感到心一沉。“怎么回事?”

“我们刚刚找到他的尸体。他的手指被砍掉了,身上中了数枪。”

俄国人有一种古怪的风俗。他们先将你的手指砍掉,再让你慢慢流血,最后开枪打死你。

“我明白了。谢谢您,警长。”

线索断了。史蒂夫坐在那儿,两眼盯着墙发愣。他的一切线索都断了。他心里明白自己对德米特里·卡明斯基的证词寄予了多么大的期望。

史蒂夫的秘书打断了他的思绪。“三号线上有蒂蒙斯先生给你的电话。”

史蒂夫看看手表,已是下午三点五十五分。他拿起话筒。“是蒂蒙斯先生吗?”

“是的,很抱歉没能尽早给你回电。前两天我出城了。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能做的事多着呢,史蒂夫心里想。你可以告诉我,你是如何伪造那些指纹的。史蒂夫谨慎地说:“我是为朱莉娅·斯坦福的事找你。前不久你来过波士顿,证实了她的指纹,而且……”

“斯隆先生……”

“对吗?”

“我从未去过波士顿。”

史蒂夫很吃惊。“蒂蒙斯先生,假日旅店的登记簿上记载你曾来住过,日期为……”

“有人盗用了我的名字。”

史蒂夫听了后惊得目瞪口呆。这最后的一条路又给堵死了。“我想你不会一点不知道这是谁干的?”

“嗯,这事很奇怪,斯隆先生。有个女人声称我曾经到过波士顿,并且鉴定她为朱莉娅·斯坦福。我以前从未见过这个人。”

史蒂夫顿时产生了一线希望。“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知道。她叫波斯纳,玛戈·波斯纳。”

史蒂夫拿起笔。“我能在什么地方找到她?”

“她在芝加哥的里德精神病康复中心。”

“谢谢了,我确实很感激你的配合。”

“希望我们保持联系,我本人也很想了解事情的真相,我讨厌别人冒充我。”

“行。”史蒂夫放下话筒。“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