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三十四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宣读遗嘱的前一天,肯德尔和伍迪坐在史蒂夫的办公室里。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我们来这儿。”伍迪说。“遗嘱不是定于明天宣读吗?”

“我想让你们见一个人。”史蒂夫告诉他们。

“谁?”

“你们的妹妹。”

他俩瞪大眼睛看着他。“我们已经见过她了,”肯德尔说。

史蒂夫接了一下对讲机。“请你让她进来。”

肯德尔和伍迪迷惑不解地相互对视着。

门开了,朱莉娅·斯坦福走进了办公室。

史蒂夫起身介绍说:“这是你们的妹妹朱莉娅。”

“见鬼!你到底在说什么?”伍迪怒吼道。“你在玩弄什么花招?”

“请容我解释,”史蒂夫平静地说。他叙述了十五分钟,等他讲完时,伍迪说:“是泰勒!我无法相信这一切!”

“请相信吧。”

“我不明白。另一个女人的指纹证明她是朱莉娅,”伍迪说。“我还保留着她的指纹卡呢。”

史蒂夫感到自己的脉搏在猛烈跳动。“你还真的保留着?”

“是的。我只是为了好玩。”

“请你帮我个忙,”史蒂夫说。

次日上午十点,一大群人聚集在朗坎斯特——朗坎斯特——菲茨杰拉德律师事务所的会议厅里。西蒙·菲茨杰拉德坐在首席。在座的还有肯德尔、泰勒、伍迪、史蒂夫和朱莉娅,另外还有一些陌生人出席。

菲茨杰拉德介绍了其中两位:“这二位是威廉·帕克和帕特里克·埃文斯,现在斯坦福公司委托的律师事务所任职。他们带来了公司的财务报告。我先主持讨论遗嘱,然后由他们接下去主持。”

“我们言归正传吧!”泰勒不耐烦地说。他和别人分开坐着。我不仅要得到这笔钱,还要搞垮你们这些坏蛋。

西蒙·菲茨杰拉德点头赞同。“行。”

菲茨杰拉德面前放着一个大卷宗,上面印着“哈里·斯坦福——最后的遗嘱及鉴定书”。“我将给你们每人发一份遗嘱复印件,这样我们就无须费劲讨论所有的术语了。我已经对你们说过,哈里·斯坦福的子女将平分遗产。”

朱莉娅神色茫然地扫了一眼史蒂夫。

我为她高兴,史蒂夫想,尽管这样会使她离我而去。

西蒙·菲茨杰拉德接着说:“一共有十几份遗产,但都是无足轻重的。”

泰勒在想:李今天下午要来这儿,我要去机场接他。

“你们早已知道,斯坦福产业集团大约有五十亿美元资产。”菲茨杰拉德朝威廉·帕克点了点头。“我让帕克先生接下去讲。”

威廉·帕克打开公文包,把一些文件拿出来摊在会议桌上。“菲茨杰拉德先生说得不错,产业集团拥有资产五十亿美元,可是……”他意味深长地停顿了片刻,环顾着四周,“但斯坦福产业集团的负债高达一百五十多亿美元。”

伍迪猛地站起来。“你究竟在说什么?”

泰勒的脸色顿时煞白。“你在开玩笑吓唬人吧?”

“绝对是开玩笑!”肯德尔粗声粗气地说。

帕克先生转身朝着屋里的其中一人说:“伦纳德·雷丁先生是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我让他来给你们解释。”

雷丁点了点头。“前两年,哈里·斯坦福深信利率将下跌。过去他曾经靠这样的投机赚了数百万。当利率开始上升时,他仍然认为会再次下降,因此他不断地举债经营。他大笔大笔地借钱购买长期债券,可是利率不停地上升,这样他借款的成本也在猛增。然而他购买的债券价值在暴跌。鉴于他的声望及巨额财富,各家银行都乐意与他打交道。可是当看到他为了弥补损失不顾一切地购买风险极大的证券时,他们开始忧虑了。他做了一些灾难性的投资。为了继续借债,他不得不用证券作附属担保,所以有一部分借款其实是用借来的钱所购买的证券作抵押的。”

“换言之,”埃文斯插话道,“他是在非法经营,债台越筑越高。”

“的确如此。不幸的是,这次利率又一次出现了金融史上最大幅度的上升。他不得不继续借债来弥补以前的损失,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大家都坐着,捕捉着他所说的每一个字。

“你们的父亲曾为公司的养老金方案作了个人担保,可他非法动用这笔钱购买更多的股票。当银行开始查询他的经济活动时,他设立假公司,提供偿付能力的假证明,他还伪造了财产出售的假票据,以此来抬高他手中证券的价值。他这是在弄虚作假。最后他请求银行协助他摆脱困境,银行拒绝了他,并把他的情况反映给了证券交易委员会。此时国际刑警组织出面干涉了。”

雷丁指着他身旁的男人说:“这是法国巴黎警察厅的警长帕托。警长,剩下的请您向大家解释一下。”

警长帕托用略带法国口音的英语说:“接受国际刑警组织的请求后,我们在圣保罗德旺斯找到了哈里·斯坦福的踪迹,于是就派了三名侦探去跟踪他,他设法摆脱了这些侦探。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绿色密码,通知所有的警察局,哈里·斯坦福是个嫌疑犯,必须受到监视。如果当时他们了解他罪行的严重程度,他们会发红色密码,或称特别通行证,我们就可以动手逮捕他了。”

伍迪惊恐万状:“我明白他为什么把财产留给我们了,原来他施的是空城计。”

迈克尔·帕克说:“你说得一点不错。”你们的父亲把你们列为遗产继承人是由于银行拒绝与他保持关系,实际上他明白你们从他那儿什么也得不到。里昂信用社的雷恩·戈蒂埃曾答应帮助哈里·斯坦福,哈里·斯坦福告诉他一旦他自己认为有偿付能力,他就改写遗嘱,取消你们的继承权。”

“但是那艘游艇、飞机和房子将如何处置?”肯德尔问。

“对不起,”迈克尔·帕克说,“所有的东西都要卖掉去偿还一部分债务。”

泰勒麻木地坐着。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噩梦。他不再是“泰勒·斯坦福亿万富翁”了,他只能继续做他的法官。

泰勒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准备离去。“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没有别的事……”他必须迅速赶往机场接李,并向他解释所发生的事。

史蒂夫迎上去说:“还有些事。”

他转身问:“什么事?”

史蒂夫朝门口站着的人点点头。门开了,哈尔·贝克走了进来。

“嘿,法官。”

在伍迪对史蒂夫说他还保留着指纹卡时,案子就出现了新的突破。

“我想看看那张卡,”史蒂夫对他说。

伍迪疑惑地问:“为什么?那上面只印着两套指纹。我们核实过,证明是相吻合的。”

“但这指纹卡是一个自称为弗兰克·蒂蒙斯的男人拿来的,是吗?”

“是的。”

“如果他碰过这张卡,他本人的指纹就会留在卡上。”

史蒂夫的推测没错,卡上到处都有哈尔·贝克的指纹,通过不到半小时的计算机处理,便显示出了他的身份。史蒂夫打电话告诉芝加哥的地区检察官。随后两名侦探手持逮捕证出现在哈尔·贝克的家门口。

他正在院子里和比利玩手球游戏。

“你是贝克先生吗?”

“没错。”

侦探出示了自己的警徽。“地区检察官传你。”

“不,我不能去。”他愤愤地说。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其中一个侦探问。

“你明白为什么,是吗?我正在和我的儿子玩球。”

地区检察官看了哈尔·贝克的审问记录。他注视着坐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说:“我知道你是个顾家的男人。”

“是的,”哈尔·贝克得意地说。“国家就是由许多家庭组成的,如果每个家庭……”

“贝克先生……”检察官把身体往前探了探,“你一直和斯坦福法官串通一气吧?”

“我不认识什么斯坦福法官。”

“让我来提醒你一下,他让你冒充过一个名叫弗兰克·蒂蒙斯的私人侦探。我们有理由相信他还让你去杀害朱莉娅·斯坦福。”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为期十到二十年的刑期。我打算提议给你判二十年。”

哈尔·贝克脸色顿时煞白。“你别这样!哎呀,我的老婆和孩子会……”

“没错。但如果你愿意告发你的指使人,”地区检察官说,“我就设法减轻对你的判决。”

哈尔·贝克直冒冷汗。“什么……我非得这样做吗?”

“告诉我……”

此时,在朗坎斯特——朗坎斯特——菲茨杰拉德律师事务所的会议厅里,哈尔·贝克看着泰勒说:“您好,法官?”

伍迪一看见哈尔·贝克就惊叫起来:“嘿!他就是弗兰克·蒂蒙斯!”

史蒂夫对泰勒说:“你就是指使这个人闯入我们办公室,盗走一份你父亲的遗嘱,还让他挖走你父亲的尸体和杀害朱莉娅·斯坦福的。”

泰勒愣了一会才说:“你们疯了!他是已被判刑的重罪犯,没人会相信他对我的诬诌之辞。”

“没有人非得相信他的话不可,”史蒂夫说。“你从前见过这个人吗?”

“当然,他曾在我的法庭接受过审讯。”

“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泰勒意识到自己进了圈套,“我是说……他也许有许多化名。”

“当你在法庭上审讯他时,他用的是‘哈尔·贝克’这个名字。”

“对……不错。”

“可是他来波士顿时,你向别人介绍说他叫弗兰克·蒂蒙斯。”

泰勒结结巴巴地说:“嗯,我……我……”

“你以你的名义保释他出来,然后派他出面证明玛戈·波斯纳是真正的朱莉娅。”

“不,我和那件事毫不相干。在那个女人出现之前,我从未遇见过她。”

史蒂夫对着肯尼迪中尉说:“你拿到证据了吗,中尉?”

“拿到了。”

史蒂夫回过头来对泰勒说:“我调查了玛戈·波斯纳。她也是在你的法庭上受审的,也是让你保释出来的。今天上午芝加哥地区检察官签发了搜查今,对你的保险箱进行了搜查。他们刚打电话来告诉我,他们发现了一份证明将朱莉娅应继承的财产转让给你的文件。这份文件是在假朱莉娅到达波士顿的五天前签署的。”

泰勒开始惊慌了,但他竭力保持镇静。“我……我……这太荒唐了。”

肯尼迪中尉说:“我现在以谋杀罪名逮捕你,斯坦福法官。办理好引渡手续之后,我们将押你回芝加哥。”

泰勒站着一动不动,意识到自己的世界已经崩溃了。

“你有权保持沉默。无论你说什么,都会也必将会在法庭上作为你的证词。你有权请律师,并让他陪你接受审讯。如果你没钱请律师,我们可以指定一名律师在审讯时为你辩护。你明白我的话了吗?”肯尼迪中尉问。

“明白。”他的脸上慢慢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我知道如何来击败他们!他愉快地想着。

“准备好了吗,法官?”

他点点头,然后平静地说:“是的,我准备好了。我想回玫瑰山去取些东西。”

“行,我们派这两名警察陪你去。”

泰勒回首怒视着朱莉娅,使她感到不寒而栗。

半小时后,泰勒和两名警察到了玫瑰山。他们来到前厅。

“我只需几分钟整理行装,”泰勒说。

他们看着泰勒上了楼梯,走进自己的房问。泰勒走到藏有左轮枪的办公桌旁,拿出枪,装上弹葯。

那一声枪响似乎要永久地在空中回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