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萧墙》

第六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科西嘉警察局局长弗朗索瓦·杜勒上尉现在情绪很糟。岛上到处是那些愚蠢的夏日游客,这些人竟看不住自己的护照、钱包或孩子。坐落在拿破仑大街二号的这所小小的警察局整天接待不完那些蜂拥而来的投诉游客。

“有人抢走了我的钱包……”

“我的那班船没等我就开走了。我的妻子在船上……”

“这儿的葯店竟然没有我需要的葯片……”

一个个问题真是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现在上尉似乎又要处理一具尸体。

“我现在没时间管这事儿,”他厉声说道。

“可人家等在外边呐,”他的助手对他说。

“我怎么跟他们说?”

杜勒上尉想去他情人那儿,所以很不耐烦。他恨不得说:“把尸体抬到其他岛上去吧。”可他毕竟是这个岛上的警长。

“好吧,”他叹了口气,“我见他们一会儿。”

时间不长,瓦卡罗船长和德米特里·卡明斯基被领到了办公室。

“坐吧,”杜勒上尉冷冷地说。

两人找了两张椅子坐下来。

“请告诉我事情的详细经过。”

瓦卡罗船长说:“我说不准。我没亲眼看到事情发生的经过……”他转过头示意了一下德米特里·卡明斯基,说:“他是目击者。也许他能解释。”

德米特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太可怕了。我……我为这个人干事。”

“干什么工作,先生?”

“保镖、按摩师、司机。昨天晚上我们的游艇遇到了风暴。风很大。他要我给他按摩一下让他放松放松。接着他让我给他拿些安眠葯来。安眠葯在洗手间里。我回来时,他站在外面阳台上,就在阳台栏杆边上。大风刮得游艇颠簸不息。他手里抓着一些文件,有一份被风刮走了,他伸手想去抓住,可是身体失去了平衡,从栏杆上掉了下去。我跑过去救他,可我无计可施。我拼命叫救命。瓦卡罗船长立刻将船停了下来。船长经过一番周折后终于找到了他。可是太迟了,他已经被淹死了。”

“我很难过。”警长心肠软了下来,他不能对此无动于衷。

瓦卡罗船长开口说道:“大风和海水把尸体刮到游艇这边。这纯粹是意外。我们现在请求获准把尸体运送回家。”

“这应该不成问题。”在回家见妻子前他还有时间和情人喝两杯。“我给你们出具一张死亡证明和离境签证,现在马上把尸体先冷藏起来。”他随手拿起一本黄色记事簿。“死者姓名?”

“哈里·斯坦福。”

一听这名字,杜勒上尉被惊呆了。他猛然抬起了头。“哈里·斯坦福?”

“是的。”

“是哈里·斯坦福?”

“是的。”

杜勒上尉的前途一下子变得光明起来。这真是天赐良机。哈里·斯坦福是国际传奇式的人物!他的死亡一定会轰动世界。是他,杜勒上尉,在负责他的后事。眼下最紧迫的问题是如何抓住机会让自己得到最大的益处。杜勒坐在那儿,两眼发直。他在思考。

“你什么时候能够放我们出境?”瓦卡罗船长问。

他这才抬起头来。啊,这个问题提得好。记者们赶来需要多久?我要不要请船长参加有关死者的采访?不。干吗要和他分离这份荣誉呢?我一个人能对付得了。“还有许多事要做,”他对刚才说的话后悔了。“要准备好几份文件……”他叹息道。“至少要一个多星期。”

瓦卡罗船长吃了一惊。“要一个多星期?可你刚才说……”

“可我们要严格按照有关手续办事,”杜勒严肃地说。“这种事情马虎不得。”他又拿起那本黄色登记簿。“谁是他的嫡系亲属?”

瓦卡罗船长瞟了一眼德米特里,让他回答。

“我想你最好和波士顿他的律师们联系一下。”

“朗坎斯特——朗坎斯特——菲茨杰拉德律师事务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祸起萧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