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定事》

第十二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佩姬作为住院医生,开始干到第四个年头了。到这个时候为止,她已经协助别人做了好几百个手术。这成了她的第二本能。她完全了解胆囊、脾脏、肝、阑尾,以及最让人激动不已的心脏外科手术的程序。但是,让她觉得失望的是她还没有自己主刀做过手术。说什么“看一个、做一个,教一个?”她没法说。

当外科主任乔治·英格伦派人来叫她时,答案有了。

“明天在第3手术室计划安排一个疝手术,上午7点半。”

她做了笔记。“好。谁主刀?”

“你。”

“好。我……”她突然明白了这话的意义。“是我?”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佩姬露出牙笑起来,一脸喜气洋洋的光彩照亮了房问。“没有,先生!我……谢谢!”

“你具备了条件。我相信病人由你来开刀真是好运气、他的名字叫沃尔特·赫佐格。他住314病房。”

“赫佐格。314病房。是。”

说着佩姬就出了门。

佩姬从没这么兴奋过。我要做我自己的头一个手术啦!我将在自己的手中握有一个人的生命。我要是没准备好怎么得了?我要是出错怎么办?事情可能会弄糟的。这是墨菲法则。等到佩姬自己和自己争论完了的时候,她已经吓得要命了。

她去了小餐厅,坐下来喝了杯浓咖啡。会好的,她对自己说。我已经协助别人做过好几十例疝手术。没什么了不起。他有我算是走运。喝完咖啡后,她已经镇静下来,足以面对自己的头一个开刀病人。

沃尔特·赫佐格有60多岁,瘦弱,秃顶,而且很神经质。佩姬带着一束鲜花来到病房时,他正躺在床上,双手捂着腹股沟。赫佐格抬头看了看。

“护士……我想见医生。”

佩姬走到床边,把花递给他。“我就是医生。由我给你开刀。”

他看看花,又看看她。“你是什么?”

“别担心,”佩姬让他宽心。“你在行家手里。”她从床脚拿起病情记录表细细研究着。

“那上面说什么?”他急切地问道。她为什么要给我带花来?

“说你会好起来的。”

他咽了口唾沫。“真的是你开刀?”

“是的。”

“你好像非常……非常年轻。”

佩姬拍拍他肩膀。“我的病人还没一个出过事。”她四处打量了一下病房。“你舒服吗?我给你找点什么看看?书还是杂志?要吃糖吗?”

他神情紧张地听着。“不,我很好。”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那好,明早见,”佩姬兴高采烈地说。她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送给他。“这是我家里的电话号码。今天夜里你需要我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就守在电话机旁。”

到佩姬离开时,沃尔特·赫佐格精神上完全垮掉了。

几分钟以后,吉米在休息厅找到佩姬。他咧着嘴笑嘻嘻地朝她走过去。“向你祝贺!我听讲你要独立做手术啦。”

消息传得真快,佩姬心想。“是的。”

“不管他是谁,他都是幸运的,”吉米说。“如果我将来出什么事的话,我只找你给我开刀。”

“谢谢,吉米。”

当然,有吉米,就总会有笑话。

“你听说过一个脚踝痛得莫明奇妙的人吗?他太小气了,从来不去看医生,所以当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自己也得了完全一样的病时,他说,‘你最好马上去看医生。然后来告诉我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第二天,他听说他的朋友死了。他急忙赶到医院去,花了5000美元做了各种检查。他们什么毛病也找不出来。他给那位朋友的已经成了寡妇的妻子打了电话,问道,‘切斯特死以前疼得厉害吗?’”

“‘不,’她说。‘他甚至没有看见撞到他的卡车!’”

吉米说完就走了。

佩姬兴奋得吃不下晚饭。整整一晚上的时间她都花在练习给桌腿和灯罩打手术结上了。我要好好睡上一夜的觉,佩姬决定,这样早晨我就会头脑清醒精力充沛了。

她一夜没睡,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过着手术的程序。

疝气有三种类型:一种是可复性疝,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把睾丸送回腹腔;另一种是不可复性疝,在这种情况下,粘连将使睾丸无法回到腹内。第三种是绞窄性疝,最危险。在这种情况下,疝将在血液流通的地方被切断,损坏肠子。沃尔特·赫佐格得的是可复性疝。

早晨6点钟,佩姬开车来到医院停车场。一辆崭新的红色费拉里车就停在她的车位旁。闲着没事,佩姬心里想,这车是谁的呢?不管是谁的,车主准是非常有钱。

7点钟,佩姬帮沃尔特·赫佐格脱下睡衣裤,换上医院蓝色的手术袍。在他们等轮床下来带他上手术室去时,护士给他服过镇静葯让他放松。

“这是我第一次开刀,”沃尔特·赫佐格说。

也是我的第一次,佩姬心想。

轮床到了,沃尔特·赫佐格上路去3号手术室。佩姬沿着过道陪他走着。她的心跳得那么猛,她担心会被赫佐格听到。

3号手术室是间比较大的手术室,能容下一台心脏监视器、一台心肺机,还有一列别的技术装备。当她来到手术室时,手术组的成员都已经在了,正在准备机器设备。手术小组包括一名主治医生,一名*醉师,两名见习住院医生,一名助理护士,两名循环护士。

手术小组的成员们在期待地注视着她,急于看到她是怎样对付她的第一次手术的。

佩姬走向手术台。沃尔特·赫佐格的小腹以下部位毛已剃尽,用碘酒消过毒。消过毒的帷帘挡住了手术区。

赫佐格朝上看了看佩姬,昏昏沉沉地说:“你不会让我死的,是吧?”

佩姬笑着对他说:“什么?想破坏我的完美记录吗?”

她看一眼*醉师,他将给病人在硬膜之外打一针麻葯,一种鞍状阻滞*醉。佩姬深深地吸口气,然后点点头。

手术开始了。

“手术刀。”

佩姬正打算在皮肤上切下第一刀,负责循环的护士说了句什么。

“你说什么?”

“你愿意放点音乐吗,大夫?”

这是头一遭有人向她问这个问题。佩姬笑着说:“好的。我们就放段吉米·布菲吧。”

从切下第一刀起,佩姬的紧张心情便一扫而光,就好像她干这个已经干了一辈子。她熟练地割开上面几层脂肪和肌肉,到了血气的位置。整个过程中她都能意识到手术室里回响起的熟悉的重复应答声。

“海绵……”

“给我一把电烙器……”

“在这儿……”

“好像我们开得挺及时的……”

“夹钳……”

“吸血,请……”

佩姬的脑筋全神贯注在手里的活儿上。找到疝囊的位置……把它清出来……把睾丸放回腹腔去……把囊茎结扎好……切去多余部分……腹股沟环……把它缝好……

头一刀切下去1小时20分钟后,手术结束了。

佩姬应该觉得精疲力尽,可是相反,她感到无比兴奋。

在把沃尔特·赫佐格的刀口缝合好之后,助理护士对佩姬说,“泰勒大夫……”

佩姬抬起头。“什么事?”

护士笑得露出牙。“做得真漂亮,大夫。”

这是个星期天,三个女人休息一天。

“我们今天该干什么呢?”凯特问。

佩姬有个主意。“今天的天气这么好,我们干嘛不开车到大树公园去,我们可以带一顿午餐在外头吃。”

“好极了。”霍尼说。

“那就这么办!”凯特也同意。

电话铃响了。三个人盯着电话看。

“耶稣啊!”凯特说。“我还以为林肯把我们解放了呢。别回话。今天我们休息。”

“我们没有休息日,”佩姬提醒她。

凯特走到电话旁,拿起听筒。“亨特医生。”她听了一会儿,然后把听筒递给佩姬。“是你的,泰勒大夫。”

佩姬顺从地说,“好吧。”她拿过听筒。“泰勒医生……喂,汤姆……什么?……不,我正准备出去……我知道了……行。我15分钟内赶到。”她把听筒放好。野餐的事到此为止了,她想。

“情况严重吗?”霍尼问。

“是的,有个病人的生命我们可能保不住了。我今晚会尽量赶回来吃晚饭的。”

佩姬到医院时,把汽车开到医生专用的停车场,停在那辆崭新程亮的红色费拉里跑车旁。我真不晓得要做多少个手术才买得起这辆车。

zo分钟以后,佩姬来到探视等候室。一个身穿深色西装的男子坐在椅子里,目光凝视着窗外。

“是牛顿先生吗?”

他站起身来。“是的。”

“我是泰勒医生。我刚刚到,是给你的小男孩看病的。他因为腹痛送到医院来的。”

“是的。我要带他回家。”

“我恐怕这不行。彼得的脾脏已经破裂。他需要立刻输血和开刀,不然就没命了。”

牛顿先生摇摇头。“我们都是耶和华的见证人。上帝不会让他死的,我决不能让他被别人的血染脏。是我妻子把他送来的。她将为此受到惩罚。”

“牛顿先生,我想你是不了解现在的情况有多严重。我们如果不立刻动手术,你儿子就会死的。”

那人看着佩姬,然后笑起来。“你并不了解上帝的安排,是吧?”

佩姬来火了。“我也许不知道多少上帝的安排和打算。但我非

io7常了解脾脏破裂的情况。”她取出一张纸。“他还是个未成年人,所以你得在这张同意手术的表上签名。”她把表格递过去。

“如果我不签字呢?”

“为什么……那我们就不能动手术。”

他点点头。“你以为你的力量比上帝还强大吗?”

佩姬直视着他。“你不打算签字了,是吗?”

“不签。一种比你强大的力量将会救护我的儿子。你会看见的。”

佩姬回到病房时,6岁的彼得·牛顿已经昏死过去。

“他过不了这道关,”张说。“他失血过多。你打算怎么办?”

佩姬做出了决定。“送他去1号手术室,立刻。”

张吃惊地看着她。“他父亲改主意啦?”

佩姬点点头。“是的。他改主意了。我们赶快推他去。”

“你干得漂亮!我和他谈了一个钟头,一点没办法说动他。他说什么上帝会关照他的。”

“上帝正在关照他,”佩姬让他放心。

经过两个小时和输了4个品脱的鲜血之后,手术成功地完成了。男孩的脉搏、呼吸、体温和血压越来越强。

佩姬轻柔地抚摸着男孩的前额。“他会好起来的。”

一个听差急匆匆地走进手术室。“泰勒大夫吗?华莱士大夫叫你马上去见他。”

本杰明·华莱士气得要命,嗓音都嘶裂了。“你怎么能做出这种肆无忌惮的事情?你居然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给他输血开刀?你犯法啦!”

“可是我挽救了男孩的生命!”

华莱士狠狠喘了口大气儿。“你应该先得到法庭的指令。”

“没有时间,”佩姬说。“再晚10分钟,他就已经死了。上帝正在别处忙着呢。”

华莱士来回踱着步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弄个法庭指令来。”

“那有什么用?刀开都开过了。”

“我在法庭指令上倒填一天的日期。没人会晓得这里头的区别的。”

华莱士看着她,张口结舌,开始觉得透不过气来。“耶稣啊!”他抹了抹眉毛。“这会砸了我的饭碗。”

佩姬长久地看着他,然后转过身朝门口走去。

“佩姬……?”

她停下脚步。“什么事?”

“你以后不会再干这样的事了吧,是吗?”

“除非我不得不这么干,”佩姬让他放宽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无定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