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定事》

第十九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霍尼一辈子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快乐。她和病人之间有着热情友好的关系,这在绝大多数医生是做不到的。她真诚地关心着他们。她在老年病房、儿科病房和各式各样其他病房都干过,华莱士大夫时时都在关心注意着,保证不让分派给她干的活儿使她受到任何伤害。他要确实做到让霍尼在医院呆下去,并且能随时满足他自己的需要。

霍尼羡慕那些护士们。他们可以给病人打针吃葯,却不必担心思去作诊断开处方。我从来就不想当医生。霍尼心里想。我一直希望当一名护士。

塔夫特家没有当护士的。

下午,霍尼下班离开医院问家时.常常会到目依公司、街灯公司一类地方买东西,常常会给儿科病房的孩子们买些小礼物。

“我爱孩子们,”她对凯特说。

“你打算生好多孩子吗?”

“有那么一天吧,”霍尼若有所思地说。“不过我得先给他们找到爸爸再说。”

老年病房里霍尼最喜欢的一个病人是丹尼尔·麦圭尔,他已经90多岁了,得的是肝病。他年轻时是个赌徒,喜欢和霍尼打赌。

“我和你打50美分的赌,杂工今天早饭肯定送得迟。”

“我和你打1块钱的赌,今天下午要下雨。”

“我打赌巨人队准赢。”

霍尼总是和他对打。

“我要和你赌10赔1,我这回准对。”他说。

“这次我不和你赌,”霍尼对他说。“我和你站一边。”

他握住霍尼的手。“我知道你会的。”他开心地笑了。“要是我年轻几个月的话……”

霍尼大笑。“别在意。我喜欢年纪大的男人。”

有天早晨,一封他的信寄到医院。霍尼把信送到他的病房。

“念给我听听,好吗?”他的视力很弱。

“当然可以,”霍尼说。她打开信封,看了一会儿,大叫一声“你中奖啦!5万美元呢!恭喜呀!”

“怎么样?”他嚷起来。“我就是晓得有那么一天我会中大奖的抱抱我。”

霍尼俯下身子拥抱了他。

“你知道吗,霍尼?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

当天下午霍尼再来看他时,他已经去世。

霍尼正在医生休息厅,斯蒂文医生走进来。“这儿有室女星吗?”

一个医生笑起来。“如果你指的是处女的话,我怀疑。”

“是个室女星,”斯蒂文又说一遍。“我要找个室女星。”

“我是室女座,”霍尼说。“什么问题?”

他朝她走过来。“问题是我手上有他娘的一个疯子。她不让任何人走近她,除非是个属室女座的。”

霍尼站起身。“我会去看她的。”

“谢谢。她的名字叫弗兰西丝·戈登。”

弗兰西丝·戈登刚作过髋复位手术。霍尼一走进病房,她就抬起头说,“你是室女座的。生在天宫口上,对吧?”

霍尼笑着说,“对的。”

“那些生在宝瓶宫和狮子宫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们把病人当肉块一样对待。”

“这儿的医生非常好啦。”霍尼不同意她说的话。“他们——”

“哈!他们大多数干这行图的是钱。”她更仔细地瞧着霍尼。“你不一样。”

霍尼扫视了一下床脚的病况表,脸上出现惊讶的表情。

“出什么事了?你在看什么?”

霍尼眨眨眼。“这上头说你的职业是一……位巫师。”

弗兰西丝点点头。“不错。你不相信心灵术吗?”

霍尼摇摇头。“我恐怕不。”

“那太糟了。坐一会儿。”

霍尼拉了把椅子坐下。

“让我握住你的手。”

霍尼摇着头。“我真不……”

“来吧,把手给我。”

霍尼不情愿地让她握住自己的手。

弗兰西丝把手握住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睛。当她睁开眼时,她说道:“你过得很艰难,不是吗?”

每个人都过得很艰难,霍尼想。下面她就该告诉我,我该去赴汤蹈火啦。

“你曾利用过很多男人,对吧?”

霍尼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本僵僵的。

“你身上最近出现了某种变化——只是在最近——有吗?”

霍尼觉得呆不住了,恨不得立刻溜出房问。这个女人让她感到不安。她开始试着把手抽回来。

“你要恋爱了。”

霍尼说:“我恐怕我真得……”

“他是个画家。”

“我不认识什么画家。”

“你会的。”弗兰西丝·戈登放开她的手。“回来看我,”她命令着。

“肯定的。”

霍尼赶紧逃走。

霍尼顺道去看了欧文斯太太。这是个新来的病人,很瘦,看样子快50岁了。但她的病情记录表注明她只有28岁。她的鼻梁断了,眼眶青肿,脸部浮肿,有淤伤。

霍尼走到床边。“我是塔夫特大夫。”

这女人用了无生气、木然呆滞的眼光看着霍尼,一言不发。

“你出什么事了?”

“我从楼梯上跌下来的。”她张嘴说话时,露出少了两颗门牙的豁口。

霍尼瞥了一眼病情记录。“这上头说你断了两根肋骨,还有股骨折。”

“是的。”

“有孩子吗?”

“两个。”

“你丈夫是干什么的?”

“请别提我丈夫的事,行吗?”

“我恐怕这不行,”霍尼说。“是不是他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

“没人打我。”

“我只好向警察局报告了。”

欧文斯太太突然吓得要命。“不!千万别!”

“为什么?”

“他会杀了我!你不了解他!”

“他以前也打过你吗?”

“是的,但他……他不是有意要这样的。他喝醉酒就发脾气。”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他?”

欧文斯太太耸耸肩膀,这一动又把她弄疼了。“孩子和我都无处可去。”

霍尼听着,怒从心底起。“你用不着非得这么忍着,你知道。有的是收容所和公共服务社,它们会照看你,保护你和孩子们。”

这女人绝望地摇摇头。“我一分钱也没有。我丢了秘书的饭碗,当他开始……”她说不下去了。

霍尼紧握她的手。“你会好起来的。我一定会让你得到照顾。”

5分钟后,霍尼快步走进华莱士大夫的办公室。他很高兴见到她。他想知道她这次给他带来了什么。不同的时候她用过不同的东西,有热蜂蜜、热水、溶化的巧克力,还有——他最喜欢的是枫糖浆。她的创造力真是无穷无尽。

“把门锁上,宝贝儿。”

“我不能呆久,本,我得马上回去。”

她把那女病人的事讲给他听。

“你得向警察局递个报告,”华莱士说。“这是法律管的事。”

“法律以前就没能保护她。听着,她所需要的仅仅是离开她的丈夫。她以前于过秘书。你不是说过,你需要一个新的管档案的职员吗?”

“嗯,是的,不过……等一会儿!”

“谢谢,”霍尼说。“我们会把她先治好,然后给她找个住的地方,接着她就有新工作了!”

华莱土叹了口气。“我会想办法,看看能做些什么。”

“我知道你会的,”霍尼说。

第二天上午,霍尼又来看欧文斯太太。

“你今天感觉怎么样?”霍尼问。

“好一些,谢谢。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我丈夫不会喜欢的,当他——”

“你丈夫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霍尼坚定地说。“你就呆在这里,直到我们给你和孩子们找到住处,直到你好得差不多时,直到你在这家医院有了一份工作时。”

欧文斯太太不相信地盯着她看。“你说的是……是真的?”

“绝对是真的。你和孩子们将会有自己的公寓。你不必再忍受你所经历过的那种恐怖了,你将得到像样的、受人尊敬的职业。”

欧文斯太太紧紧抓住霍尼的手。“我真不知道该怎样谢你,”她抽泣起来。“你不知道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能想象得到,”霍尼说。“你会好起来的。”

那女人点点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霍尼又回来看欧文斯太太时,已经人去室空。

“她现在在哪儿?”霍尼问道。

“噢,”护士说,“她今天早上和她丈夫一起出院了。”

她的名字又在公共呼叫系统里响起来。“塔夫特大夫……215病房……塔夫特大夫……215病房。”

在走廊里,霍尼碰上凯特。“你好吗?”凯特问道。

“你决不会相信的!”霍尼告诉她。

里特大夫正在215病房等她。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近30岁的印度男人。

里特医生问,“这是你的病人?”

“是的。”

“这上头说他不会讲英语,对吗?”

“对的。”

他把病情记录拿给她看。“这是你的笔迹吗?呕吐、*挛、口干、脱水……”

“对,”霍尼说。

“……摸不到脉跳……”

“是的。”

“你的诊断是什么?”

“拉肚子。”

“有没有化验过大便?”

“没有。为什么要化验大便?”

“因为你的病人得的是霍乱,这就是为什么要!”他大吼起来。“我们只好让这家医院关门大吉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无定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