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定事》

第二十二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红色代号表示紧急状态,即立刻动用全部医疗手段来挽救患者的生命。当卢·迪内托在手术过程中心跳突然停止的时候,手术室红色代号小组迅速出动来提供救援。

凯特听见公共呼叫系统传出的声音:“红色代号,3号手术室……红色代号……”红色这个词恰与死亡这个词谐音。

凯特惊恐万分。她再试一次电击。她此刻不单单是在拯救迪内托的生命——也是在拯救迈克和她自己的生命。迪内托的身体受到电击后蹿跳到半空,接着又落下来,依旧毫无生息。

“再试一次!”万斯医生竭力主张。

我们不吓唬人,大夫。我们只是告诉你。如果迪内托先生死了,你和你那狗日的一家子就都得完蛋。

凯特打开开关,用机器再一次电击迪内托的胸膛。他的身体又跳起好几英寸高,接着又落下。

“再来一次!”

不会起死回生啦,凯特失望地想着。我将和他一同去死了。

手术室里突然挤满了医生和护士。

“你还在等什么?”有人问。

凯特深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按下开关。起初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接着,监视器上出现了微弱的光点。然后问了闪,几乎消失。接着,光点又出现了,然后又几乎要消失。光点随后开始越来越亮,直到形成一种持续而稳定的节律。

凯特简直不敢相信,直盯着屏幕。

挤满人的房间发出一阵欢呼雀跃。“他能闯过这一关啦!”有人嚷起来。

“耶稣啊,真玄呐!”

他们不知道到底有多玄呢,凯特心想。

两小时后,卢·迪内托被从手术台上移到轮床上,送回监护病房。凯特走在他身旁。里诺和影子在走廊里等着。

“手术做得很成功,”凯特说。“他会好起来的。”

肯·马洛里的麻烦惹大了。打赌的时限已到最后一天。事态发展是个渐进过程,开头他几乎一点也不在意。差不多从头一个夜晚开始,他就坚信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凯特带上床。困难吗?她急吼吼地想和他上床嘛!而现在,他的时间即将用完,他正面对着彻底的失败。

马洛里心里想着近来发生的所有不对劲儿的事——凯特的室友们在她和他就要上床之际突然闯将进来;定约会难上难;凯特被寻呼机叫走,让他赤身露体干站着;她表兄的到来;她睡过头;她的例假。想到这里,他突然停下,等一等!这不可能全是巧合吧!她是有意对他来这一手的吧!她大概风闻了打赌的事,然后决定来耍要他,搞个恶作剧。这场恶作剧将使他付出一万美元的代价,而他根本就没有这笔钱。这条母狗!他从头到尾就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性。她故意设计、引他上钩。我是怎么让自己陷到这里面去的?他知道自己是没有一点办法拿得出这笔钱的。

马洛里走进医生更衣室时,他们都在等他。

“今天是付款的日子!”格伦迪乐呵呵地说。

马洛里强作欢颜。“我的时间到今天半夜,对吧?相信我,她已经准备好了,哥儿们。”

一阵窃笑。“当然。等我们从那位女士那里听到后才算数。明天早晨之前务请备妥现钞。”

马洛里大笑。“你们最好把你们的那份赶快准备齐全!”

他得找个办法。于是突然之间他有了答案。

肯·马洛里在休息厅找到凯特。他在她对面坐下。“我听说你救了一个病人的命。”

“也救了我自己的命。”

“什么?”

“没什么。”

“救救我的命怎么样?”

凯特疑惑地看着他。

“今晚和我一起吃晚饭吧。”

“我太累了,肯。”她对自己和他玩的这场游戏已经腻歪了。我已经来够了,凯特心想。是停止的时间了。已经结束了。我已经落进自己的圈套里。她希望他是另一种男人。只要他能对她诚实就行。我真的本可以对他很中意的,凯特想。

马洛里不能松手放走这最后的机会。“我们今晚可以早些开始,”他劝说道。“你总要在什么地方吃晚饭吧。”

凯特很不情愿地点点头。她知道这将是最后一次。她要告诉他,她完全知晓打赌的事。她要结束这场游戏。“好吧。”

霍尼下午4点下班。她看看手表,还有时间,于是决定去草草买点东西。她到坎得利尔商店给房间买了支蜡烛,然后到旧金山茶叶咖啡公司买了一点早餐用的咖啡,又去克丽丝凯莉商场买了几件内衣内裤。

抱着大包小包,霍尼朝公寓走去。我今天要在家里给自己做顿晚饭,霍尼打定了主意。她知道凯特和马洛里有个约会,佩姬值夜班。霍尼抱着这么多东西,笨手笨脚进了房间,关上身后的门。她打开电灯。一个大块头黑人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的血滴在白色地毯上。他手里的枪正对着霍尼。

“出一点声,我就打碎你的脑瓜!”

霍尼尖声叫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无定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