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定事》

第二十六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卢·迪内托正准备出院。凯特到他的病房来送行。里诺和影子都在。

凯特走进房间时,迪内托转身对他们说,“出去。”

凯特看着他俩走出病房。

迪内托看着凯特,说道,“我欠你一次。”

“你什么也不欠我的。”

“你以为我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我听说你要结婚了。”

“不错。”

“和一名医生。”

“是的。”

“好吧,告诉他要好好待你,不然我会拿他是问。”

“我会跟他讲的。”

停了一会儿,迪内托又说:“我为迈克的事难过。”

“他会没事的,”凯特说。“我和他谈了很久,他会好起来的。”

“那好。”迪内托取出一个马尼拉纸大信封。“给你的一点结婚礼物。”

凯特摇摇头。“不要。谢谢你。”

“但是……”

“你得多保重。”

“你也是的。不晓得你自己可知道,你真是个有骨气的女人。我要你记住我说的话。如果任何时候你需要帮助的话——任何事——你就来找我。听见没有?”

“听见了。”

她知道他说话是算数的。她也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去找他的。

后来的几个星期里,佩姬和杰森每天都要打电话谈它三四次。只要佩姬不值夜班,他俩就聚在一起。

医院近来比往常更忙碌。佩姬正在值一个36小时的连班。其间不断有抢救任务。她刚得空在值班室里睡着,就被一阵急促尖利的电话铃声吵醒。

她用手摸到电话,凑到耳边。“喂?”

“泰勒大夫,请你到422病房来好吗,立刻?”

佩姬使劲回想着。422病房。巴克大夫的病人。兰斯·凯利。他刚刚动过二尖瓣膜换置手术。恐怕是出问题了。佩姬抖抖索索地从帆布床上爬起来。走到空无一人的过道里。她决定不等电梯,飞身顺楼梯往上跑。也许只是个神经紧张的护士。如果严重的话我就打电话给巴克大夫,她心里这样想。

她走进422病房,站在门口,注视着病人正在挣扎着喘气,一边呻吟着。护士转身看见佩姬进来,顿时松了口气。“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

佩姬急急奔到床边。“你会好起来的,”她说着让病人放宽心。她用两个手指搭着病人的手腕。他的脉搏很乱。二尖瓣膜发生了功能障碍。

“我们先让他镇静下来。”

护士递给佩姬一个注射器,佩姬往静脉里注射。佩姬转身又对护士说,“告诉护士长,把手术小组组织起来,要快。派人去叫巴克大夫!”

15分钟之后,凯利已被送上手术台。手术小组包括两名助理护士、一名循环护士和两名见习住院医生。一台电视监视器高吊在屋角里,显示着心跳的次数,心电图形和血压。

*醉师姗姗来迟,佩姬恨得真想臭骂几句。医院里绝大多数*醉师都是技艺熟练的医生,但赫尔曼·科克是个例外。佩姬以前和他在一个组里干过,后来就总是尽可能躲开他。她对这个人毫无信任可言。不过此时此刻她别无选择。

佩姬注视着他用一根管子伸进病人喉咙,她自己同时打开一个纸质的,中间开个方型口子的手术被单,罩在病人胸前。

“颈静脉里插一根细管子,”佩姬说。

科克点点头。“是的。”

一位见习住院医生问:“这里是什么问题?”

“巴克大夫昨天刚给他换过心脏二尖瓣膜。我想可能是碰坏了。”佩姬朝科克医生看过去。“他昏睡过去了吗?”

科克点点头。“就像在家里的床上一样睡着了。”

我希望是你,佩姬心想。“你用的什么葯?”

“普洛波伏。”

她点点头。“好的。”

她看着凯利的身体连接到一台心肺机上,这样她就可以作体外循环。佩姬研究了一下墙上各台监视器显示的情况。脉搏140……血液氧饱和量92%……血压60/80。“我们开始,”佩姬说道。

一名见习医生开始放音乐。

佩姬登上手术台,头顶是一千一百瓦的白炽灯。她转身对助理护士说:“手术刀,请……”

手术开始了。

佩姬先把前一天手术装上的所有的胸部连线拆下。然后从颈锁骨到胸骨之间切开一条口子,旁边一名见习医生用纱布垫子擦着血。

她小心谨慎地切开脂肪层和肌肉层,不规则跳动的心脏显露在面前。“问题出在这里,”佩姬说。“心房穿孔。血液聚集在心脏四周压迫它。”佩姬看了一眼墙上的监视器。体外循环系统的管泵压力下降到危险的地步。

“增加流量,”她命令道。

通向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劳伦斯·巴克跨进来。他站在一旁,观察着正在进行的手术。

佩姬说:“巴克大夫,你要……”

“这是你的手术。”

佩姬迅速看了一眼科克在干什么。“当心。你会给他过量注射麻葯的。见鬼!慢一点!”

“可是我……”

“他现在正处在静脉送流中!血压正在下降!”

“你要我干什么?”科克可怜兮兮地问。

他应该知道,佩姬气愤地想。“快给他注射利多卡因和肾上腺素,现在就打!”她喊起来。

“好的。”

佩姬注视着科克拿起一个针管,向病人的静脉里注射。

一名见习医生看着监视器大声叫道,“血压下降!”

佩姬正手忙脚乱地阻止着血液流出。她抬头看着科克。“流量太快!我叫你……”

监视器上的心跳声突然变得紊乱。

“我的上帝!出毛病啦!”

“把电击去纤颤器给我!”佩姬嚷道。

负责循环的护士从急救手推车上取过去纤颤器,打开两个无菌搅轮,接在去纤颤器上。她拽下拽纽充上电,10秒钟后递给佩姬。

她拿着搅轮,直接搁在凯利的心脏上。凯利的身体朝上蹦了一下,又落下来。

佩姬又试了一次,想让他起死回生,想让他恢复呼吸。什么也没有。他的心脏横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变成一个死去的无用的器官。

佩姬怒不可遏。她负责的这一部分是成功的,是科克注射了过量的麻葯。

就在佩姬试着第三次无效地用去纤颤器电击兰斯·凯利的身体时,巴克大夫踏上手术台,对着佩姬说:“你把他杀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无定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