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定事》

第二十八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他的病情记录表上记载着:“约翰·克洛宁,白种男性,年龄70岁。诊断:心脏病、肿瘤。”

佩姬还没见过约翰·克洛宁。已经为他安排好了心脏手术的时间。她和一名护士、一名助理医生走进克洛宁的病房。她热情地笑着说:“早晨好,克洛宁先生。”

他们刚刚给他拔去身上插的管子,嘴巴周围还有胶布贴过的痕迹。静脉滴注的吊瓶还在头顶上悬着,输液吊管已经从右臂上拔下。

克洛宁朝佩姬望过去。“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泰勒医生。我来给你检查身体和——”

“见你的鬼去吧!你那双脏手别碰我。他们为什么不派个真正的医生来?”

佩姬的笑容消失了。“我是心血管外科医生。我将尽一切努力来使你恢复健康。”

“你要给我的心脏开刀?”

“不错。我……”

约翰·克洛宁看着那位见习医生说:“看在基督的份上,这家医院就这个水平?”

“我向你担保,泰勒大夫完全有资格。”助理医生说道。

“我的屁眼也有资格。”

佩姬冷冷地说:“你是不是情愿用你自己的外科医生?”

“我没有。我也雇不起这种高价的庸医。你们这些当医生的刍都一个样,所有的兴趣都在钱上。你们对人毫不关心。我们对你们来说不过是一堆肉而已,不是吗?”

佩姬强忍着不发出火来。“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可是——”

“心情不好?就因为你要把我的心脏割掉?”他扯着嗓子叫起来。“我晓得我会死在手术台上。你会杀了我,我希望他们判你谋杀罪。”

“说够了吧?”佩姬说。

他呲牙咧嘴朝她恶狠狠地狞笑。“我死了,你的履历记录上也好不了,是吧,医生?也许就冲这个我会让你给我做这个手术的。”

佩姬觉得自己气得要命。她转身对护士说:“我要给他做心电图和组合化验。”她最后看了一眼约翰·克洛宁,然后转身走出病房。

一小时之后,佩姬拿着化验结果回来时,约翰·克洛宁抬起头说:“哦,这条母狗又回来了。”

佩姬第二天早晨6点钟开始给约翰·克洛宁开刀。

从打开他身体的那一刻起,她就明白没有任何希望了。主要的问题不在心脏。克洛宁的各部分器官都出现了恶性黑素瘤。

见习医生说:“噢,我的上帝!我们怎么办?”

“我们要向上帝祷告别让他活得太久。”

佩姬走出手术室,来到走廊里,发现一女两男正在等她。那女人快40岁,一头红发,浓妆艳抹,浑身喷着很浓的廉价香水。她穿一套紧身服装,更衬托出肉感的身材。两个男人都是40多岁,也是红头发。佩姬觉得他们几个看上去像是马戏团的。

那女人对佩姬说:“你是泰勒大夫?”

“是的。”

“我是克洛宁夫人。这两位是我哥哥。我丈夫情况怎样?”

佩姬觉得很为难。她出言谨慎:“手术进行得和预想的情况差不多。”

“噢,感谢上帝!”克洛宁太太夸张地说着,一边用一条花边手绢抹着眼睛。“约翰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佩姬觉得自己好像正在观看一出蹩脚戏里的女戏子。

“我现在能见我的亲人吗?”

“还不行,克洛宁夫人。他现在还在监护室里。我建议你们明天来。”

“我们明天再来吧。”她转身对那两个男人说,“走吧,哥哥。”

佩姬看着他们走开。可怜的约翰·克洛宁,她心里想。

佩姬第二天上午拿到了比验报告。癌变已经扩散到克洛宁的全身。放射治疗也为时已晚。

肿瘤专家对佩姬说:“我们已经无能为力,只能尽量使他活得舒服些。往后的日子里他会痛得要命的。”

“他还有多长时间好活?”

“一个星期,或者最多两个星期。”

佩姬去监护室看望约翰·克洛宁。他正在睡觉。约翰·克洛宁不再是一个尖刻又火爆性子的男人,而是一个正在绝望地挣扎性命的人类同胞。他的身体与呼吸机相连,正在接受静脉滴注。佩姬在床边坐下,观察着他。他看上去疲惫不堪,而且没有生机。他是不幸者中的一个,佩姬心想。即使有了一切现代的医学奇迹,我们还是束手无策,没有办法拯救他。佩姬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胳膊。过了一会儿,她离开了病房。

那天下午稍晚些时候,佩姬又顺路来看约翰·克洛宁。他此刻已不靠呼吸机。他睁开眼睛看见佩姬,然后懒洋洋地说:“手术做完了,啊?”

佩姬笑着安慰他说:“是的。我过来看看你是不是舒坦。”

“舒坦?”他鼻子里哼着。“你到底还担心什么?”

佩姬说:“咱们别再斗嘴了,好吗?”

克洛宁躺在那儿,静静地端详着佩姬。“别的医生告诉我,说你手术做得干净利落。”

佩姬一言不发。

“我得的是癌,对吧?”

“是的。”

“糟糕到什么地步了?”

这个问题让所有的外科医生都觉得进退两难,但他们早迟总要面对它的。佩姬说:“相当糟糕。”

长时间的静默。“放疗或者化疗行吗?”

“我很抱歉。这只会让你更加痛苦,而且不会有效果。”

“我明白了。好吧……我这辈子过得很快活。”

“我能肯定。”

“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也许不会相信,我有过好多女人呢。”

“这我相信。”

“是的。女人……厚厚浓浓的牛排……高档的雪茄……你结婚了吗?”

“没有。”

“你应该结婚的。每个人都应该结婚。我结过婚。两次。头一次,35年。她是个非常好的女人。她得心脏病死的。”

“我很难过。”

“没什么。”他叹了口气。“接着我上了这个荡妇的当,和她结了婚。她和她那两个贪得无厌的哥哥。我猜想,这是我的错,都怪我太好色了。她那一头红发让我神魂颠倒。她算是个尤物了?”

“我确信她……”

“你别见怪,你知道我怎么会到这家差劲的医院里来的吗?是我老婆把我送来的。她不愿多浪费钞票送我去私立医院。这样就会给她和她两个哥哥多留下些钱。”他抬头看看佩姬。“我还有多长时间?”

“你要我直说吗?”

“不……是的。”

“一、两个星期吧。”

“耶稣啊!疼痛会变得更厉害的,是吗?”

“我会尽量让你舒服些的,克洛宁先生。”

“叫我约翰。”

“约翰。”

“生活可真不容易啊,不是吗?”

“你刚才还说你这辈子过得很好的。”

“我是这么说的。有点好笑的是,知道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你知道我们上哪里去呢?”

“我不知道。”

他强迫自己笑出来。“我到了那儿就告诉你。”

“葯性一会儿就起作用。我能为你做点什么让你更舒服些吗?”

“可以。今夜你再来和我聊聊。”

这天晚上佩姬不值夜班,她又累得不得了。“我会再来的。”

夜里佩姬再来看约翰·克洛宁,他已经醒了。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他脸部的肌肉在抽搐。“太难受了。我这个人就是怕疼。我猜我是一碰就疼的人。”

“我理解。”

“你见到黑兹尔了,啊?”

“黑兹尔?”

“是我老婆。那个婬妇。她和她哥哥来看过我。他们说已经和你谈过话。”

“是的。”

“她的确是个人物,对吧?我确实是在自找麻烦。他们等不及了,巴不得我早点翘辫子呢。”

“别这么说。”

“一点不暗说。她嫁给我的唯一目的就是我的钱。跟你说实话,我并不太在乎。我和她在床上真够劲儿,后来她和她的哥哥们就开始贪婪起来。他们总是要个没完。”

两人坐在那儿,四周一片宜人的静谧。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曾去过很多地方?”

“没有。”

“哦。我去过瑞典……丹麦……德国。你去过欧洲吗?”

她想起有一天去旅行社的情景。我们去威尼斯吧!不,去巴黎!去伦敦怎么样?“不,我没去过。”

“我猜你在这种医院里工作,挣不到多少钱,啊?”

“我挣的够花的了。”

他点点头。“是呀。你应该去欧洲看看。帮我个忙吧。去巴黎……住在克里昂酒店,在马克西姆餐厅吃晚饭,叫一份巨大的厚味牛排,喝香槟酒。当你吃着牛排,喝着香槟酒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想起我。你做得到吗?”

佩姬缓缓地说:“有一天我会做到的。”

约翰·克洛宁仔细注视着她。“好的。我现在累了。你能明天再来和我谈谈吗?”

“我会再来的,”佩姬说。

约翰·克洛宁睡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无定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