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定事》

第三十六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旧金山纪事报》的大字标题是:《三角恋谋杀凶案中之医生已遭逮捕》。标题下的报导详细叙述了这桩案子骇人听闻的细枝末节。

马洛里在小牢房里读到这张报纸,他气咻咻地把报纸摔到地上。

他同屋的牢友说:“看上去好像他们牢牢攥住你啦,老伙计。”

“信不信由你,”马洛里底气十足地说。“我有的是关系,他们会给我找世界上最他妈棒的律师。我要不了24小时就能从这儿出去。只要打个电话就行。”

哈里森父女俩吃早饭时正在看报。

“我的上帝!”罗兰说。“肯!我真不能相信!”

大管家朝餐桌走过来。“对不起,哈里森小姐,马洛里大夫来电话找你。我想他是从监狱里打过来的。”

“我去接。”罗兰就从餐桌旁要站起身。

“你就坐在这儿,吃完你的早饭,”亚历克斯·哈里森坚决地说。他又转身对大管家讲,“我们不认识什么叫马洛里的大夫。”

佩姬一边穿衣,一边看报。马洛里是罪有应得,但这无法让佩姬得到补偿,不管他们如何惩处他,都不能让凯特死而复生。

门铃响了,佩姬去开门。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口。他身穿深色西服,手拿一个公文箱。

“是泰勒大夫吗?”

“是的……”

“我叫罗德里克·派勒姆。我是罗思曼兄弟事务所的律师。我可以进来吗?”

佩姬打量着他,心里好生纳闷。“可以。”

他走进房问。

她注视着他打开公文箱,取出几页文件。

“你当然知道,你是约翰·克洛宁遗嘱的主要受益人。”

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你在讲什么?肯定搞错了吧。”

“噢,没错。克洛宁先生给你留下数额达百万美元的遗产。”

佩姬大吃一惊,跌坐在椅子里,想起来了。

你必须到欧洲去。帮我个忙。到巴黎去……住在克里昂大酒店,在马克西姆餐厅用晚餐,要一块又厚又浓的牛排和一瓶香槟酒,当你吃牛排喝香槟时,我要你想到我。

“如果你能在这儿签上大名,所有其他必须的手续我们来办。”

佩姬抬起头。“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他还有家室。”

“按照他遗嘱所列项目,他们只能得到他遗产中的剩余部分,没有多大数目。”

“我不能接受,”佩姬告诉他。

派勒姆吃惊地看着她。“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是约翰·克洛宁要她拿这笔钱。“我不知道。这……似乎有点不道德。他是我的病人。”

“好吧,我把这张支票留给你。随你怎样处置它都成。请在这儿签字。”

佩姬恍恍惚惚地就在文件上签了名。

“再见,大夫。”

她看着律师离开,自己还坐在那儿,想着约翰·克洛宁。

佩姬得到遗产的消息成了医院里的议论中心。佩姬本来是希望这事不要被张扬。她到现在还没决定怎么处置这笔钱。这钱不属于我,佩姬想。他有家室。

从感情上讲,佩姬还没做好回去上班的思想准备,但她的那些病人需要照看。那天早晨安排了一个手术。阿瑟·凯恩正在走廊里等她。自从发生把ⅹ光片看反了的事件以来,两个人从来没有互相说过话。尽管佩姬手里没有证据是凯恩干的,但戳胎放气的事一直让她心有余悸。

“喂,佩姬。让咱们把过去的事忘了吧。你看怎么样?”

佩姬耸耸肩膀。“很好啊。”

“肯·马洛里的事太可怕了吧?”

“是的,”佩姬说。

凯恩鬼鬼祟祟地看着她。“你能想象得到一名医生会蓄意杀死一条人命吗?这太恐怖了,不是吗?”

“是的。”

“顺便说一声,”他说,“祝贺你,我听说你成了女百万富翁啦。”

“我看不出……”

“我有今晚的戏票,佩姬。我想咱俩可以一块儿去。”

“谢谢,”佩姬说。“我已经有约在先了。”

“那我就建议你解除这个约会。”

她吃惊地看着他。“对不起,你说什么?”

凯恩朝她身边凑了凑。“我已经安排对约翰·克洛宁的尸体做了解剖。”

佩姬觉得自己心跳加快。“怎么样?”

“他不是死于心力衰竭。有人给他注射了过量的胰岛素。我想,干这事的人从没想到过会做尸检的吧。”

佩姬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他死的时候,你和他在一起,不错吧?”

她犹豫了一下。“不错。”

“我是唯一知道这事的人,我也是唯一握有尸检报告的人。”他拍着佩姬的胳膊。“我的嘴是封得严的。现在嘛,今晚戏票的事……”

佩姬甩开他的手。“不!”

“你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吗?”

她用力吸口气。“是的。现在,恕不奉陪……”

她就这样走了。凯恩盯着她的身后,他的脸色变得冷酷无情。他掉转身,直向本杰明·华莱士的办公室走去。

电话在深夜一点钟把佩姬吵醒。

“你还是个不懂规矩的女人。”

这仍旧是那个装成喘气粗声的刺耳口音,不过,这回佩姬听出来是谁了。我的上帝啊,她想,我没猜错。

第二天上午,佩姬到医院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等她。

“是佩姬·泰勒医生吗?”

“是我。”

“你得跟我们走。你因谋杀约翰·克洛宁而被逮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无定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