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定事》

第三十七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这是庭审的最后一天。辩方律师艾伦·培恩正在向陪审团作总结性陈述。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已经听到大量有关泰勒医生胜任或是无能的证词。好的,扬法官会向各位指出这不是本案的目的。我坚信,每有一个对她工作不表赞同的医生,我们就可以找出一打表示赞赏的来。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佩姬·泰勒正在此为约翰·克洛宁之死受审。她已经承认曾帮助他去死。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当时处在极度的痛苦之中,是他要求佩姬·泰勒这样做的。这就是我们说的无痛苦致死,这在全世界已越来越被接受。去年,加利福尼亚高等法院已经确认,一个精神正常的成年人有权拒绝或者是要求撤消任何一种形式的医疗。应该由个人来选择或者谢绝治疗程序,以决定是生是死。”

他直视着陪审团的每个成员。“无痛苦致死或者叫安乐死,是一种怜悯的罪恶,是一种仁慈的罪恶,而且我敢说,它在全世界的医院里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发生着。控方律师要求判处死刑。不能让他在此混淆视听。从来没有因安乐死而判死刑的先例。百分之六十五的美国人认为安乐死应属合法,在这个国家里已经有18个州安乐死合法。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是否有权强迫那些无可救葯的病人在痛苦中生活,强迫他们活活受罪?由于医学技术的大步发展,这个问题变得复杂起来。我们已经把对病人的看护转移给机器来从事。机器是没有任何仁慈怜悯之心的。如果一匹马断了腿,我们就开枪打死它,使它摆脱痛苦。而对一个人,我们却要强使他或她在一种不死不活的地狱般的境地中饱受煎熬。”

“泰勒医生并没有决定约翰·克洛宁何时该死。是约翰·克洛宁自己做出了决定。不要搞错了,泰勒医生的所作所为是一种仁慈之举。她为此承担了全部责任。但是你们完全可以相信,她在事前对遗赠金钱一无所知。她这样做,是基于一种同情怜悯的精神。约翰·克洛宁是个心脏衰竭病人,并且患有无法医治的癌症,癌病变已经扩散到全身,令他痛不慾生。请各位扪心自问。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是否愿意继续维持自己的生命?谢谢各位。”他转过身,走回到台子旁,在佩姬身边坐下。

格斯·维纳布起身走到陪审团前站定。“怜悯?仁慈?”他朝佩姬这边打量一下,摇摇头,又回头面向陪审团。“女士们、先生们,本人在法庭上从事律师业务已经20多个年头,我必须告诉各位,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桩为了金钱利益而冷酷无情蓄意谋杀更为昭然若揭的案子了。”

佩姬聚精会神地听着每个字,心情紧张,面色惨白。

“辩方刚才谈到安乐死。泰勒医生难道真是出自怜悯之心才干下这桩事的吗?我以为并非如此。泰勒医生本人和其他人都已作证,克洛宁先生已然是去日无多。为什么她就不能让他活过这几天呢?也许是因为泰勒医生害怕克洛宁太太得知她丈夫修改遗嘱的事并且给予阻止吧。”

“最令人惊异的巧合是,就在克洛宁先生刚刚修改遗嘱和给泰勒医生留下百万美元巨款之后,她立即给他注射过量的胰岛素,将他谋杀。”

“一遍又一遍,就连被告自己的话也在证明她有罪。她说她与约翰·克洛宁友善相处,他喜欢她并且尊重她。可是你们已经听到证人作证时说他恨佩姬·泰勒医生,他管她叫‘那条母狗’,叫她那双脏手别碰他。”

格斯·维纳布朝被告瞥了一眼。佩姬满脸绝望的神情。他又转脸面对陪审团。“一位律师作证,泰勒医生曾就遗赠给她的百万美金说过,‘这是不道德的。他是我的病人。’但她还是霸占了这笔钱。她需要这笔钱。她家里有个抽屉,里面满是旅游观光的小册子——巴黎、伦敦、里维埃拉。请各位注意,她在弄到这笔钱之后,并没有去旅行社。噢,不。她早就计划好了这些旅行。她所欠缺的只是钞票和机会,而现在约翰·克洛宁提供了这两者。他是她可以控制的孤苦无助行将就木的人。她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这个人,诚如她自己承认的,正处于极大的痛苦之中——一种垂死挣扎苟延残喘的苦难。当你处在这种痛苦中的时候,你可以想象得到,要想头脑清楚地思考会有多大的困难。我们并不知道泰勒医生是怎样劝说约翰·克洛宁修改遗嘱,中止他所热爱的家庭的继承权,而使她自己成为主要受益人的。不过我们确实知道的是,他在那个不幸的夜晚把她叫到床边。他们谈了些什么?他会为了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而送给她一百万美金吗?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可能性。在无论哪种情况下,这都是残酷的谋杀。”

“女士们,先生们,整个庭审中间,你们知道,在所有的证人中谁才是最具毁灭力的呢?”他像演戏一般用一根手指指向佩姬。“就是被告自己!我们已经听到她进行非法输血和伪造纪录的证词。她并没有否认这个事实。她说她除了约翰·克洛宁而外从未杀死过任何病人。叮是我们却听到证人说,一个受到大家尊敬的医生,巴克大夫,指责她杀死了他的病人。”

“不幸的是,女士们,先生们,劳伦斯·巴克得了心脏病,今天不能出庭作对被告不利的证词。可是请让我提醒诸位巴克大夫对被告的看法。这是彼得森医生关于泰勒开刀病人的证词。”

他开始读庭审纪录,

“‘巴克大夫在手术过程中走进手术室?’”

“‘是的。’”

“‘巴克大夫说什么了吗?’”

“回答:他转身对泰勒医生说,‘你杀死了他。’”

“下面是贝里护士的证词。‘请告诉我们你听到的巴克大夫对泰勒医生说的话。’”

“回答:‘他说她无能……还有一次他说她连给他的狗开刀都不配。’”

格斯·维纳布抬起头。“要么是有什么阴谋在进行,使得这些受人尊重的医生和护士们异口同声编造被告的谎言,要么泰勒医生自己才是个说谎的人。不仅仅只是个说谎的人,还是个病态人格的……”

法庭后门打开,一名助手匆匆走进来。他在门道里站了一会儿,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然后他就顺着通道朝格斯·维纳布走来。

“先生……”

格斯·维纳布转过身,一脸怒容。“你没有看见我正在……?”

助手朝他耳语几句。

格斯·维纳布看看他,愣了一下。“什么?这太妙了!”

扬法官俯下身子,说话口气中有一种即将发作前的平静。“请允许我打断你们二位,你们以为你们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吗?”

格斯·维纳布转过身来,兴奋地面对法官。“法官大人,我刚得到通知,劳伦斯·巴克大夫现在正在法庭门外。他坐在轮椅上,但完全有能力作证。我要求传唤他到庭。”

法庭内出现一阵喧嚣。

艾伦·培恩站起来。“反对!”他大声嚷着。“控方律师正在做辩论总结。此刻传唤新的证人没有先例。我——”

扬法官猛敲小锤。“请双方律师到法官席前面来。”

培恩和维纳布向法官席走过去。

“这种作法太不合常规了,法官大人。我反对……”

扬法官说:“你说对了,这的确不合常规,培恩先生。可是你说这没有先例就不对了。我可以引证国内十几个这样的案例,允许对定案有决定性影响的证人在特殊情况下出庭作证。事实上,如果你对先例如此感兴趣的话,你可以看一看5年前发生在这同一间法庭里的案子。本人当时碰巧就是那桩案子的法官。”

艾伦·培恩倒抽一口冷气。“这就是说你要允许他作证啰?”

扬法官考虑了片刻。“由于巴克大夫是影响本案定案至关重要的证人,先前因身体原因不能出庭,根据法律的利益,我将同意他出庭。”

“反对!没有证据证明证人具备作证的能力。我要求对他先进行心理测试——”

“培恩先生,在法庭上,我们从不要求,我们只是请求。”她转身对格斯·维纳布说,“你可以叫你的证人进来。”

艾伦·培恩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儿。全完了,他想。这下咱们的案子全泡汤了。

格斯·维纳布转过身对助手说:“带巴克大夫进来。”

门缓缓被打开,劳伦斯·巴克医生坐在轮椅里进了法庭。他的头朝一边歪着,半边脸有些口眼斜吊。

每个人都注视着这苍白而虚弱的身躯坐在轮椅中被人推到法庭的前面。

他的眼中没有一丝友善之意,佩姬记起他最后说的话:你到底以为你是什么……

劳伦斯·巴克来到法官席前,扬法官俯下身,轻声说道:“巴克大夫,你今天可以作证吗?”

巴克张口说话,他的话有些含糊不清。“我能,法官大人。”

“你完全了解这个法庭上正在进行的庭审情况吗?”

“是的,法官大人。”他朝佩姬坐的那边望过去。“那个女人正在为谋杀一名病人而受审。”

佩姬脸部猛地抽搐一下。那个女人!

扬法官做出决定。她对法警说,“请安排证人宣誓作证。”

巴克大夫宣誓后,杨法官说,“你可以坐在轮椅里,巴克大夫。控方先开始提问,我将允许辩方进行反问。”

格斯·维纳布面带微笑。“谢谢你,法官大人。”他信步走到轮椅旁。“我们不会耽搁你很久的,大夫,法庭将对你在这种难堪的条件下到庭作证表示深深的谢意。你对过去一个月里在此提出的各项证词十分熟悉吧?”

巴克大夫点点头。“我一直在通过电视和报纸关注着听证的情况,这让我恶心。”

佩姬用双手捂住头。

格斯·维纳布尽力也掩饰不住洋洋得意的感觉。“我坚信在座的很多人都有同感,大夫,”检察官假装虔诚地说。

“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我要看到正义得以声张。”

维纳布笑着说:“千真万确。我们的愿望是相同的。”

劳伦斯·巴克深深吸口气,开始讲话,口气中充满极度的义愤。“那你到底是怎样把泰勒大夫搅到这场官司里来的?”

维纳布以为自己听错了。“对不起,你说什么?”

“这场审判是一出大闹剧!”

佩姬和艾伦·培恩交换了惊诧的目光。

格斯·维纳布的面孔刷地一下子变得惨白。“巴克大夫……”

“不要打断我,”巴克抢白道。“你利用一大伙心怀偏见,忌贤妒能的人所作证词来攻击一位才华横溢技术高超的外科大夫。她——”

“等一下!”维纳布开始觉得惊慌失措。“你曾经严厉地批评泰勒医生的无能,以致于她最终准备离开思巴卡德罗医院,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是的。”

格斯·维纳布开始觉得形势有所好转。“好的,那么,”他又摆出屈尊俯就的样子说,“你现在又如何能说佩姬·泰勒是个才华横溢技术高超的医生呢?”

“因为这恰巧就是事实。”巴克大夫转过身看着佩姬。当他再度开口说话时,他只对着佩姬侃侃而谈,就像这法庭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有些人天生就是医生。你就是这极少数人中的一个。我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有多大的能力。我对你非常严格——也许过份严格——因为你非常优秀。我对你毫不客气,因为我要求你自己更为坚强。我期望你成为完美无缺的人,因为在我们这个专业里是容不得一点过失的。一点也不行。”

佩姬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愣住神,只觉得晕头转向。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法庭里响起一阵窃窃私议。

“我从没打算让你辞职。”

格斯·维纳布感觉得出来他的胜利即将成为泡影。他的王牌证人已经成为他最可怕的梦魔。“巴克大夫——有人作证说你曾指责泰勒大夫杀死了你的病人兰斯·凯利。怎么……?”

“我所以这样对她说,因为她是手术的负责人。她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事实上是*醉师造成了兰斯·凯利的死亡。”

法庭里一片大哗。佩姬瞠目结舌地坐在那里。

巴克大夫有点费劲地继续慢慢说着。“至于约翰·克洛宁留赠给她一笔钱的事,泰勒大夫事前一无所知。我自己和克洛宁先生谈的。他告诉我,他将把那笔钱留给泰勒大夫,因为他恨他的家庭,他并且说他将要求泰勒大夫为他解除痛苦。我同意了。”。

旁听者发出又一阵喧哗,格斯·维纳布站在那儿,脸上完全是一种茫然的神色。

艾伦·培恩跳起来。“法官大人,我要求立即撤消本案。”

扬法官用小锤狠狠敲打着。“肃静!”她大声叫喊。她看着两位律师说,“到我办公室来。”

扬法官、艾伦·培恩和格斯·维纳布坐在扬法官的办公室里。

格斯·维纳布还处在震惊慌乱之中。“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显然是个病人,法官大人。他的思维混乱。我要求找心理医生给他先做个心理检查——”

“你总不能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吧,格斯。看上去你的案子要一风吹了。让我们来挽救你,让你不要有更多的难堪吧,你看行不行?我将同意撤消有关谋杀的指控。有谁反对?”

冷场了好一阵子。最后,维纳布点点头。“我想没有了。”

扬法官说:“好个决定。我要给你一点忠告。永远不要,永远不要传唤一名证人,除非你知道他将说些什么。”

法庭再度开庭。扬法官说:“陪审团的女士们和先生们,感谢你们付出的时间和忍耐力。本法庭将同意撤消一切指控。被告当庭释放。”

佩姬转过身来亲了杰森一下,然后急速冲到巴克大夫坐的地方。她就势跪下,抱住了他。

“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她轻声地诉说着。

“从一开始你就不该被拖进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头去。让我们一起离开这儿,另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扬法官听见了。她站起身说:“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到我办公室去。这是我们可以做的最起码的事啰。”

佩姬,杰森和巴克大夫单独呆在法官办公室里。

巴克大夫说:“实在抱歉,他们不让我早一些来帮助你。你知道医生是怎么回事。”

佩姬几乎泪下。“我没法告诉你我是多么……”

“那就别说!”他生硬地说道。

佩姬打量着他,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你是什么时候和约翰·克洛宁谈话的?”

“什么?”

“你听见我说什么了。你是什么时候和约翰·克洛宁谈话的?”

“什么时候?”

她慢慢地说:“你从来没见过约翰·克洛宁。你根本不认识他。”

巴克嘴边掠过一丝笑意。“是的。但是我了解你。”

佩姬弯下腰,双臂紧紧搂住他。

“别太粘乎伤感了,”他朝她吼起来。他打量了一下杰森。“她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太脆弱。你最好能好好照应她,不然我拿你是问。”

杰森说:“别操心,先生。我会做到的。”

佩姬和杰森第二天就结了婚。巴克大夫是他们的男傧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无定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