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定事》

第五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在以后的几个月里,佩姬极少见到凯特和霍尼。她们或者在医院小餐厅里匆匆忙忙吃顿早饭,或者在医院走廊里偶然打个照面。他们之间的联系主要靠在公寓里互相留言的办法。

“晚饭在冰箱里。”

“微波炉坏了。”

“抱歉,我没时间打扫。”

“我们三人周六晚外出吃饭如何?”

那令人无法忍受的漫长工作时间持续成为一种惩罚,考验着所有见习住院医生们的忍耐极限。

佩姬欢迎这种压力。这就使她没有时间再去想阿尔弗雷德以及他们曾一道规划的未来。然而,她并不能就这样把他从自己的脑海里驱赶出去。他的所作所为给佩姬造成了极深的苦痛,这种苦痛不是可以轻易地挥之即去的。她不断用那种无益的“要是那”假定推测折磨着自己。

要是我还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留在非洲,那结果又会怎样呢?

要是他和我一起来芝加哥呢?

要是他没遇见卡伦呢?

要是……?

一个星期五,佩姬去更衣室换工作服时,发现上面有人用黑色记号笔写着“母狗。”

第二天,佩姬去找自己的笔记本,发现丢了。她所做的所有的工作笔记全都不见了。也许我放错地方了,佩姬想。

但是她无法使自己相信这点。

医院以外的世界停止了存在。佩姬晓得伊拉克正在科威特攻城掠地,但比这个更重要的是一个生命垂危的15岁的白血病患儿的需要。东西德统一的那一天,佩姬正在奋力抢救一名糖尿病患者的生命。玛格丽特·撒切尔辞去了英国首相的职务,但更重要的是,214病房的病人又能自己行走了。

让人尚可忍耐的还是那些与佩姬一道工作的同事们。除了极少数例外,他们都献身于医治他人创伤、消除痛苦和拯救生命的事业。佩姬注视着他们每天创造的奇迹,这些奇迹使她自己也充满了自豪感。

最大的压力是在抢救室的工作。抢救室里总是塞满了各式各样可以想象的受伤的人们。

在医院里长时间的工作和压力使医生和护士们身心交瘁。医生的离婚率高得非同寻常,婚外私通是很平常的事。

汤姆·张也是家庭生活有问题的人。他在喝咖啡的时候把这事讲给佩姬听。

“我能对付长时间的工作,”张吐露道。“但是我妻子做不到。她抱怨说她见都见不到我了,对女儿来说我已经成为陌生人。她没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妻子来医院看过吗?”

“没有。”

“你干嘛不邀她到这儿来吃顿午饭,汤姆?让她看看你正在做的工作,看看这工作有多重要。”

张觉得豁然开朗。“这个主意好。谢谢,佩姬。我会照办的。我想请你见见她。你能和我们一块儿吃午饭吗?”

“非常愿意。”

张的妻子谢是个非常可爱的少妇,有着一种古典和永恒的美貌。张带她在医院各处参观,然后在小餐厅里和佩姬共进午餐。

张以前告诉过佩姬,谢是在香港出生和长大的。

“你觉得旧金山怎么样?”佩姬问道。

谢沉默了一会儿。“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城市,”谢彬彬有礼地说。“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在这儿好像是个陌路人。它太大了,太吵了。”

“但我知道香港也是又大又吵啊。”

“我来自于离香港还有一小时路程的一个小村子。那儿没有喧嚣,也没有汽车,大家互相都认识。”她看着自己的丈夫。“汤姆和我,还有我们的小女儿,在那儿非常快乐。南丫岛也非常美丽。那里有白色的沙滩,小农场,附近还有一个叫索罟湾的小渔村。那里是多么宁静。”

她说话的口气里充满一种渴望的怀旧之情。“我丈夫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很多,一个家庭就该是这样。但在这里,我见都见不到他。”

佩姬说:“张太太,我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对你实在是太难了。可是过不了几年,汤姆就能自己开业行医,那时候他的日子就轻松多了。”

汤姆·张握着妻子的手。“你看到了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谢,你得耐心一点。”

“我懂,”她说道。但在她的口气中并没有显出信服来。

他们正谈着,一个男子步入小餐厅,他站在门口,佩姬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佩姬的心开始蹦跳起来。那人转过身,原来是个陌生人。

张正看着佩姬。“你没事儿吧?”

“没事,”佩姬没说实话。我必须忘掉他。这已经结束了。然而,回忆起这些年来的幸福、快乐、激动和相互爱慕之情……我怎么能忘得了这一切呢?我想我是不是该劝那位医生给我做个脑叶切断手术,斩断这段情思呢?

佩姬在走廊里撞见了霍尼。她上气不接下气,看上去忧心忡忡。

“一切都还好吧?”佩姬问她。

霍尼费劲地笑笑。“是的,还好。”她又急急忙忙往前走。

霍尼被分派给一位名叫查尔斯·艾斯勒的主治医生,他是医院里出了名的严守规章制度的人。

霍尼头一天参加查房,他就说:“我一直盼望着与你共事,塔夫特大夫。华莱士大夫跟我提到过你在医学院里取得的了不起的成绩。我知道你打算从事内科。”

“是的。”

“好的。那你要和我们在一起干三年了。”

他们开始查房。

第一个病人是个墨西哥小男孩。艾斯勒医生不理睬其他见习住院医生,径直转身只顾对霍尼说话。“我想你会发现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病例,塔夫特大夫。病人有着所有典型的症状:缺乏食慾,体重减轻,金属腥气,疲劳,贫血,刺激过敏,动作失调。你怎样给它下诊断?”他满含期待地微笑着说。

霍尼朝他看了一会儿。“好吧,这有几种可能,是吧?”

艾斯勒医生困惑地看着她。“这是个一目了然的病症——”

另一名见习医生插嘴说:“是铅中毒?”

“是的,”艾斯勒医生说。

霍尼笑了:“当然,是铅中毒。”

艾斯勒医生又转向霍尼:“你怎样治疗这种病?”

霍尼含糊其词地说,“好吧,有几种不同的治疗方法,不是吗?”

又有一个见习医生插嘴说话。“如果病人长期接触铅的话,就必须按可能患铅毒性脑病来对他进行医治。”

艾斯勒医生点点头。“对。我们现在就是这样做的。我们正在改变他的脱水状况和电解质紊乱状况,同时还给他做螯合物疗法。”

他朝霍尼看看。霍尼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个病人是个80多岁的老头。他的眼睛发红,眼睑粘在一起。

“我们过一会儿就来给你治眼,”艾斯勒叫他放宽心。“你现在感觉如何啊?”

“噢,对一个老头子来说就算是不坏啦。”

艾斯勒医生把毛毯拉开,露出病人肿胀的膝盖和脚踝。在他的脚底板上有皮肤角化现象。

艾斯勒医生转身对见习医生们说:“这种肿大现象是由关节炎引起的。”他看着霍尼说,“结合脚部的皮肤角化和结膜炎,我想你知道这个诊断。”

霍尼慢吞吞地说:“啊,它可能是……你知道……”

“这是赖特尔综合症,”另一位见习医生说出来。“病因不明。常伴有低烧。”

艾斯勒医生点点头。“对。”他看着霍尼。“预后怎么样?”

“预后?”

别的医生答道,“预后情况不清楚。可以使用消炎葯治疗。”

“很好,”艾斯勒医生说。

他们又查看了十几位病人,临近结束时,霍尼对艾斯勒医生说,“我能单独见你一会儿吗,艾斯勒大夫?”

“可以。到我办公室来吧。”

他们在办公室坐下后,霍尼说,“我知道您对我失望了。”

“我必须承认我有点吃惊,你……”

霍尼打断他的话。“我知道,艾斯勒大夫。我昨天夜里一宿没合眼。跟您说实话,我因为要和您一块儿工作而万分激动,我……我简直没法入睡。”

他惊讶地看着霍尼。“噢,我知道了。我知道肯定会有原因的……我是说,你在医学院的成绩太棒了。是什么使你决定当一名医生的?”

霍尼把头低下,过了一刻,柔声细语地说:“我有个弟弟在一次事故中受了伤。医生们想尽一切办法,力图挽回他的生命……但是我眼看着他就这么死了。拖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感到自己束手无策。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决定下来的,一辈子全都用来帮助别人获得新生。”她的眼中涌出一阵热泪。

她是那么脆弱,艾斯勒心里想道:“我很高兴我们作了这次简短的交谈。”

霍尼望着他,心里想,他相信了我的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世无定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