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二十二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雨天抢劫案使詹妮弗再一次成为新闻人物。被告又是由雷恩神父介绍来的。

“我的一个朋友遇到一点麻烦……”他刚开了个头,两人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位朋友原来是保罗·理查兹,一个被指控从银行抢劫了十五万美元的流浪汉。据说当时一名强盗走进一家银行,他身穿黑色长雨衣,雨衣里藏着一支锯短了枪杆的枪。雨衣的领子向上翻着,盖住了半个脸。那人大摇大摆地走进银行,朝出纳员挥舞着手中的枪,让他把手头的全部现款交出来。钱到手后,强盗便坐上在门外等着的汽车逃之夭夭。曾有几个人看到逃走的车子是一辆绿色的小轿车,可是牌照上抹了泥巴,看不见号码。

抢劫银行案一般是由联邦政府处理的,因此联邦调查局参加了侦查。他们把罪犯作案的方式输入中心电脑,保罗·理查兹便是电脑提供的嫌疑犯。

詹妮弗去赖克斯岛监狱访问了理查兹。

“我向上帝起誓,我没有干,”保罗·理查兹说。他今年五十多岁,红红的脸上长着一对孩子似的蓝眼睛。看起来手脚已不十分灵便,超过了抢劫银行的年纪。

“你到底是清白的还是有罪的,这一点我现在并不关心,”詹妮弗说,“但是我有一条规矩:我决不代表对我撒谎的人说话。”

“我敢拿我母亲的生命起誓,我没有抢。”

詹妮弗早已不相信对天起誓之类的保证了。不少当事人曾拿他们的母亲、妻子、情侣以及孩子的生命向她起誓。要是上帝让这些起的誓应验的话,那么现今地球上的人口恐怕要少得多了。

詹妮弗问:“你认为联邦调查局为什么要逮捕你呢?”

保罗·理查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因为十年之前我抢过一家银行。当时我笨手笨脚,被当场逮住了。”

“你当时在雨衣里藏了一支锯短了的枪?”

“正是这样,我一直等到天下雨才动手抢劫。”

“这一回不是你干的?”

“不是。肯定是哪一个精灵鬼学了我的样。”

主持预审的是主张对一切罪犯从严处理的弗雷德·斯蒂芬斯法官。据传,他赞成把一切罪犯统统送往渺无人烟的荒岛,永远不叫他们离开。这位法官还认为,凡第一次行窃被抓住的人,应根据伊斯兰传统砍去右手;再次作案,应该砍去左手。詹妮弗所遇到的法官中,最难对付的便是这个人了,她请肯·贝利来商量对策。

“肯,我想请你了解一下有关斯蒂芬斯法官的全部情况。”

“斯蒂芬斯法官?他的情况谁都知道。他……”

“这我也知道。请你务必再调查一下。”

经办本案的联邦主诉人是詹妮弗的老熟人卡特·吉福特。

“你打算怎样替他辩护?”吉福特问。

詹妮弗像是吃了一惊,理直气壮地回答说:“当然是无罪啰。”

他不无讥讽地说:“这正是斯蒂芬斯法官所希望的。我估计你准备要求组成陪审团吧?”

“不。”

吉福特满腹疑团地端详着她:“斯蒂芬斯法官审理案件从来不心慈手软。你难道准备让他单独处置你的当事人吗?”

“不错。”

吉福特笑了笑说:“我看你迟早总会发疯的,詹妮弗。我巴不得这一天早日到来。”

“美国诉保罗·理查兹的审判现在开始。被告到庭了吗?”

法庭工作人员说:“到了,法官先生。”

“请律师们各自入席。”

詹妮弗和卡特·吉福特朝斯蒂芬斯法官走去。

“詹妮弗·帕克代表被告。”

“卡特·吉福特代表美国政府。”

斯蒂芬斯法官转过身来,毫不客气地对詹妮弗说:“我知道你名声显赫,帕克小姐。为此我现在向你指出,我无意在本庭浪费时问。我不允许任何迟缓或耽搁。我要立即开始预审并提出起诉。我打算尽快地确定开庭审判的日期。我想你要求组成一个陪审团吧,还是……”

“我不要,法官先生。”

斯蒂芬斯法官惊奇地打量着她。“你不需要陪审团来进行审判吗?”

“我不需要,因为我认为不会起诉的。”

卡特·吉福特瞪着她,问:“你说什么?”

“在我看来,你并无足够的证据来开庭审判我的当事人。”

卡特·吉福特喝道:“你这是什么话!”接着他转身对斯蒂芬斯法官说:“法官先生,政府方面拥有充分证据。据查,被告曾以完全相同的办法犯下完全相同的罪行。电脑把他从两千多名嫌疑犯中找了出来。现在我们已经把罪犯带上法庭,主诉人并不打算收回对他的起诉。”

斯蒂芬斯法官转过脸向詹妮弗说:“本庭认为对本案提出控告和审理已有足够的初步证据。你有什么要补充吗?”

“有的,法官先生。能够站出来证明保罗·理查兹犯罪的证人一个也没有。联邦调查局一直找不到任何赃款。事实上,把被告和本案牵连在一起的,仅仅是主诉人的臆想。”

法官盯着詹妮弗,用绵里藏针的语气说:“那么电脑挑出他来又做何解释?”

詹妮弗叹了口气,说:“那倒是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问题,法官先生。”

斯蒂芬斯法官愤愤道:“我想的确是这么回事。你要明白,尽管把活的证人搞糊涂易如反掌;可要把电脑搞糊涂却并不那么容易。”

卡特·吉福特得意地点点头:“一点不错,法官先生。”

詹妮弗问吉福特:“联邦调查局使用的是国际商用机器公司制造的370/168型电脑吧?”

“是的,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

斯蒂芬斯法官问詹妮弗:“难道辩护律师打算对电脑的效能表示怀疑吗?”

“恰恰相反,法官先生。我今天请了一位电脑专家到庭,他是生产370/168型电脑的工厂的工作人员。为电脑编制程序,找出我的当事人名字的正是他。”

“他在哪里?”

詹妮弗转过身,向一个坐在长椅上的瘦高个儿做了个手势。那人局促不安地朝前走去。

詹妮弗说:“这位是爱德华·蒙罗先生。”

“如果你老是使着法儿收买我的证人的话,”主诉律师冲口而出,“那我要……”

“我无法通过蒙罗先生向电脑了解是否还有其他嫌疑对象。我挑选了十个外表特征跟我的当事人多少有点相似的人。为了进行甄别,蒙罗先生把他们的年龄、身高、体重、出生地和眼睛的颜色等情况一一编入程序。得出我的当事人名字的正是这些情况。”

斯蒂芬斯法官很不耐烦地问:“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帕克小姐?”

“我的意思是,电脑把这十个人中的一个确定为抢劫银行的重大嫌疑犯。”

斯蒂芬斯法官转过脸问爱德华·蒙罗:“是真的吗?”

“是真的,法官先生,”爱德华·蒙罗打开公文包,拿出一张电脑的计算结果。

法警从蒙罗手里接过这张纸交给了法官。斯蒂芬斯法官看了一眼,脸刷地红了。

他望着爱德华·蒙罗,问:“你不是开玩笑吧?”

“不是,先生。”

“电脑竟把我选为嫌疑犯?”斯蒂芬斯法官问。

“不错,先生,是这样。”

詹妮弗做了解释:“电脑并不具有推理能力,法官先生。它仅能对输入的资料作出反应。你跟我的当事人碰巧身材、体重、年龄都相同。你们两人开的都是绿色轿车,又是同一个州的人。主诉律师所掌握的证据就这么多。另外,最后一个因素是作案的方式。关于保罗·理查兹十年前抢劫银行的报道,成千上万的人都从报上读到过。谁都有可能仿效他的作案方式。有人就这样做了。”詹妮弗指一指斯蒂芬斯法官手中的那张纸说:“这说明美国政府手中掌握的有关这一案件的证据是多么不足信。”

卡特·吉福特气急败坏地说了声:“法官先生,”立时停住了,不知道该讲什么好。

斯蒂芬斯法官再次望了望手中的电脑计算结果,然后朝詹妮弗说:“如果本庭法官是一个比我年轻,比我瘦的人,他驾驶的是蓝色轿车的话,那会怎么样呢?”

“电脑提供的嫌疑犯另有十名,”詹妮弗说,“下一名是纽约州地区检察官罗伯特·迪·西尔瓦。”

詹妮弗正在办公室看报纸,辛茜娅姬通报说:“保罗·理查兹先生求见。”

“请他进来,辛茜娅。”

理查兹身穿一件黑色雨衣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只用红色缎带扎着的糖果盒子。

“我特来向你道谢。”

“你看到了吧?正义有时真会取胜的。”

“我要离开本地休假去。”他把糖果盒递给詹妮弗。“这是一份薄礼,略表我的心意。”

“谢谢你,保罗。”

他钦佩地望着她说:“你真了不起。”

他说罢走了。

詹妮弗望着桌子上的糖果盒子,笑了。她为办理雷恩神父介绍的大部分案件得到的报酬并不多。得到的都是诸如此类的小吃点心。如果她发胖的话,那是雷恩神父的过错。

詹妮弗解开缎带,打开糖盒,只见里面装着一万美元的旧钞票。

一天下午詹妮弗离开审判庭时,看到拐角处有一辆黑色卡迪拉克高级大轿车。她正要从车子旁走过去,不料迈克尔·莫雷蒂从车里跨了出来,说:“我正等着你呢。”

詹妮弗发现站在眼前的人精力旺盛,体魄强壮。

“不要挡我的道,”詹妮弗说。她满脸怒容,两颊鲜红。迈克尔·莫雷蒂觉得她比自己记忆中的形象还要漂亮些。

“嘿,”他笑道,“别发火。我只是想跟你谈谈。你光听着就行了。耽搁了的时间我会付钱给你的。”

“你永远付不起。”

她拔腿准备从他身旁走过。迈克尔·莫雷蒂伸出一只手,和解似地抓住她的手臂。接触到她的身子使他兴奋不已。

他使尽浑身解数,故作媚态说:“不要意气用事。你还没听到我要对你说什么呢,你知道你推出去的是什么吗?你做梦都想不到的。实际上我只要跟你谈十分钟就行了。我可以把你送到你的法律事务所。我们可以在路上谈。”

詹妮弗仔细看了看他,说:“要我跟你去得有一个条件,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迈克尔点点头。“那好办,问吧。”

“用那只死金丝雀对我进行陷害,是谁的主意?”

他毫不迟疑地说:“是我。”

现在终于水落石出了。詹妮弗真想杀死他。她愤愤然跨进了轿车,迈克尔·莫雷蒂在她身旁坐下。詹妮弗注意到他问也不问一声,便把她事务所的地址告诉了司机。

轿车开动之后,迈克尔·莫雷蒂说:“我为你取得的巨大成就感到高兴。”

詹妮弗懒得做答。

“我真是那么想的。”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找我干什么。”

“我要让你挣大钱。”

“多谢,我已经够富裕了。”她的话音里充满了对他的蔑视。

迈克尔·莫雷蒂涨红了脸。“我是为了你好,而你却一味地跟我做对。”

詹妮弗转脸对着他,说:“我不要你的任何好处。”

他和解地说:“好吧。我是想设法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听我说,我可以给你送许多当事人来。重要的当事人。可赚一大把钱哪。你根本不知道……”

詹妮弗打断他说:“莫雷蒂先生,别再往下说了。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可是我能……”

“我不会代表你或你的朋友的。”

“那为什么?”

“因为我一旦为你办案,我便成了你的附庸了。”

“你全想错了,”迈克尔反驳道,“我的朋友从事的全是合法的行业,包括银行、保险公司……”

“请别费心了。我决不为黑手党效劳。”

“谁说是黑手党啦?”

“随便你叫它什么吧。反正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不想改变这种状态。”

前面亮起了红灯,轿车停了下来。

詹妮弗说:“没有多少路了,谢谢你让我搭你的车。”她打开车门,下了车。

迈克尔说:“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

“永远不能,莫雷蒂先生。”

迈克尔望着她走向远处的背影。

“天哪,”他想着,“好一个女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