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二十三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到了十月底,离开选举参议员还有两个星期。竞选活动进行得热火朝天。亚当的竞选对手是现任参议员约翰·特罗布里奇,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所有专家一致认为这场竞选旗鼓相当,将会出现激烈的争夺。

一天晚上,詹妮弗在家坐着,观看亚当和对手在电视上辩论。玛丽·贝思的意见是正确的:现在离婚将会大大减小亚当取胜的可能。

当詹妮弗参加一次关于业务的午餐后回到事务所时,有一件急事正等着她办:雷克·阿伦留下话让她马上给他打电话。

“他半小时内一连打来了三次电话,”辛茜娅告诉她。

雷克·阿伦是摇摆舞歌星。他几乎是一夜之间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歌唱家的。詹妮弗曾听说过摇摆舞歌星收入惊人,但是在为雷克·阿伦打官司之前,她并不了解这惊人二字到底意味着多大数目。通过灌唱片,在电视上露面,做广告,再加上拍电影,雷克·阿伦的年收入高达一千五百万美元。雷克今年二十五岁,出身于亚拉巴马州的农民家庭,天赋美妙的歌喉。

“请你给我接他的电话,”詹妮弗说。

五分钟后,电话接通了。“嘿,你呀,我打电话找了你好几个小时啦。”

“真抱歉,雷克。我在参加一个会议。”

“出问题了,得跟你谈一谈。”

“你今天下午上事务所来一趟,行吗?”

“恐怕不行。我眼下在蒙特卡洛①,正为格雷斯和王子效劳。你最快什么时候能赶到这儿来?”

①蒙特卡洛:摩纳哥城市,是世界著名赌城。

“我一下子走不开,”詹妮弗表示异议,“我的桌子上已堆满了……”

“姑娘,我需要你。你今天下午一定得坐飞机前来。”

说完他挂上了电话。

詹妮弗把这次通话的内容仔细琢磨了一番。雷克·阿伦不愿在电话上谈论自己的问题,这说明他的问题也许与吸毒、姑娘或小伙子有关,什么都可能。她打算派特德·哈里斯或坦·马丁前去处理,可她喜欢雷克·阿伦这个人。最后她决定亲自去一趟。

她临走之前打电话找亚当,可是他不在。

她对辛茜娅说:“给我预订一张飞往尼斯的法国航空公司机票。届时还需要一辆汽车前来接我,把我送往蒙特卡洛。”

二十分钟后,辛茜娅已经为她预订了当晚七时的机票。

“从尼斯到蒙特卡洛可以搭乘直升飞机,”辛茜娅说,“我把直升飞机票也给你预订了。”

“太好了,谢谢。”

当肯·贝利听说詹妮弗前往蒙特卡洛的原由时,他说:“那个小子把自己看成什么人物?”

“他明白自己是什么人物,肯。他是我们最重要的当事人之一。”

“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会超过三四天的。”

“你不在,这里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我会想念你的。”

詹妮弗暗自寻思:不知他是否还跟那金发小伙子幽会。

“我回来之前,你要坚守阵地。”

一般来说,詹妮弗是喜欢乘飞机的。她把在机上度过的时间看成一种休息,自己能暂时从紧张的工作中解放出来,把地面上一切恼人的问题置之脑后。同时,飞机好比沙漠中的绿洲,可以使她逃离那些始终纠缠着自己的当事人。可是,这次跨越大西洋的飞机却不然,飞机似乎特别颠簸,詹妮弗胃里很不舒服,直想呕吐,

当飞机第二天一早在尼斯降落时,詹妮弗感到好一点了。飞往蒙特卡洛的直升飞机已在那儿等她。她过去从未乘过直升飞机,很想有机会试一试。可是飞机的急速上升和下降使她很不好受,她压根儿无法欣赏阿尔卑斯山和大峭壁的壮观,蚂蚁般的汽车正沿着蜿蜒、陡峭的盘山公路爬行。

蒙特卡洛的建筑物已映入眼帘。几分钟后,直升飞机在海滨白色的现代化避暑娱乐场前面降落。

辛茜娅事先已经给雷克·阿伦去过电话。他在那儿迎候。

他紧紧地拥抱了她,问:“一路上好吧?”

“飞机有点儿颠簸。”

他重又仔细看了看她说:“你看起来是不大对劲。我先送你到我的公寓,你可以先休息一下,以便参加今晚的盛会。”

“什么盛会?”

“晚会。就为这才请你来的。”

“你说什么?”

“格雷斯让我把我所喜欢的人都请来,我喜欢你。”

她恨不得将他勒死。雷克·阿伦哪里知道他把她的生活规律全打乱了。她与亚当远隔三千英里,许多当事人在等着她,法庭上有案件需要审理,……而她却被哄到蒙特卡洛来参加晚会。

詹妮弗说:“雷克,你怎么可以……?”

她看到他满脸堆笑,不由得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噢,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而且,晚会也可能挺有兴味呢。

晚会盛况空前。这是为孤儿筹集牛奶费的音乐会,发起人是尊贵的格雷斯和雷尼尔·格里马尔蒂殿下。晚会在户外避暑娱乐场进行。这是个十分宜人的夜晚。夜色迷人,从地中海吹来的习习清风拂动着棕榈树叶。一千五百个座位上坐满了欢乐的观众。詹妮弗真希望亚当跟她在一起分享眼前的一切。

六七位世界闻名的歌星登台演出,雷克·阿伦则是晚会上的佼佼者。三样乐器的小乐队喧声震天地为他伴奏。他身后不时亮起变幻莫测的闪光,划破天鹅绒般的夜空。他表演结束之后,全场掌声经久不息。

接着在巴黎饭店下方的鱼池旁举行了小型晚宴。在偌大的池子四周摆上了鸡尾酒和自助晚餐,池子中央漂浮着星星点点亮着蜡烛的睡莲叶。

詹妮弗估计共有三百多人出席。她没有随身带晚会礼服,望着周围穿戴得珠光宝气的女子,直觉得自己像那个可怜的卖火柴的女孩。雷克把她介绍给公爵和公爵夫人以及王子们。在詹妮弗看来,欧洲的一半王室成员都光临了。她还会见了卡特尔①的头面人物和许多著名歌剧演员。在座的还有时装设计家,巨额遗产的女继承人,以及出色的足球运动员贝利。詹妮弗与两个瑞士银行家聊天时,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①工业托拉斯的组织。

“对不起。”詹妮弗说完去找雷克·阿伦。

“雷克,我感……”

他瞅了她一眼,说:“你脸色白得怕人,姑娘。我们溜吧。”

半个小时之后,詹妮弗已经来到雷克所租的别墅,睡下了。

“医生马上就来,”雷克告诉她。

“我不要医生。我不过患了感冒什么的。”

“是啊,不过,这‘什么的’可得好好查一查。”

安德烈·蒙特医生是一位八十岁上下的老人,他留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长胡子,手里提着黑色的葯箱。

医生转身对雷克·阿伦说:“请你退到外边,好吗?”

“当然可以,我在门外等着。”

医生走近床前。“唔,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要是我能知道的话,”詹妮弗以微弱的声音说,“该由我来看病,你当病人躺在床上。”

他在床沿上坐下,问:“你感觉怎样?”

“好像我是患了淋巴腺鼠疫似的。”

“请把舌头伸出来。”

詹妮弗伸出舌头,感到一阵恶心。蒙特给她按了脉,量了体温。

等他忙完以后,詹妮弗说:“你看是什么病,医生?”

“症状跟许多病相似,漂亮的姑娘。如果你明天感到好一点的话,请到我诊所来,我再给你仔细检查一下。”

詹妮弗虚弱异常,懒得争论,便说:“好吧,我明天去。”

第二天早上,雷克·阿伦开车送詹妮弗上蒙特卡洛,蒙特医生给她做了全面检查。

“是病菌引起的疾病吧?”詹妮弗问。

“如果你要未卜先知,”这位上了年纪的医生说,“我就去请美貌的女巫来。如果你要知道究竟闹什么病的话,那么只好耐心等待化验报告。”

“那需要多少时间?”

“一般需要二至三天。”

詹妮弗明白自己绝不可能在那儿呆上两三天。亚当也许需要她。反正她知道自己需要他。

“这几天,你要好好卧床休息。”他递给她一瓶葯片。“吃了这葯你会舒服点的。”

“谢谢你。”詹妮弗在一张纸上草草地写上几个字。“请你按这个号码给我打电话。”

詹妮弗走后,蒙特医生才看了看那张字条。上面写着的是她在纽约的电话号码。

詹妮弗在巴黎的戴高乐机场换乘飞机时,吞服了蒙特给她的两片葯片,还服了一片安眠葯。她在回纽约途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断断续续地打着瞌睡,但下飞机后她并不感到有什么好转。她没有通知别人来接她,便要了一辆出租汽车回公寓去。

下午近傍晚时分,电话响了。是亚当打来的。

“詹妮弗!你上哪……”

她尽量振作精神,说:“抱歉得很,亲爱的。我不得不去蒙特卡洛跑一趟,去看一个当事人。我出发前没找到你。”

“真愁煞我了。你一切都好吧?”

“很好。我……我东奔西走,多跑了点路。”

“上帝保佑!我一直以为发生了种种不测。”

“你不必多担心,”詹妮弗宽慰他说,“竞选进展得怎么样?”

“不赖,我什么时候来看你呢?我原本该动身到华盛顿去,不过行程可以往后推迟……”

“不用了,你去吧。”詹妮弗说。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副样子。“我很忙,我们周末在一起过吧。”

“好吧。”他不情愿地说,“如果今晚十一时你没有事,可以在哥伦比亚公司的电视新闻节目上看到我。”

“我会收看的,亲爱的。”

詹妮弗打完电话后五分钟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詹妮弗打电话告诉辛茜娅她上午不去上班了。詹妮弗睡得很不安宁,醒来后也不见好。她想弄点吃的,可什么也咽不下去。她感到浑身上下没有劲,这才想起自己差不多已三天没吃东西了。

她极不情愿地在心里想着自己可能染上的种种疾病,感到十分害怕。首先,她自然想到了癌症。她触摸自己的rǔ房,可是并没有发现结块。当然啦,什么部位都可能得癌症。也许不过是病毒作祟,不过要是那样的话,医生当下就该知道了。麻烦的是,什么病都可能患。詹妮弗感到茫然,一筹莫展。她可不是那种老怀疑自己头痛脑热的人。她向来身体挺健康,可眼下她觉得自己的肢体不听使唤了。若有什么病痛,她可受不了,特别是在这万事如意的当儿。

她肯定会好起来。当然会的。

詹妮弗又是一阵恶心。

那天上午十一点钟,安德烈·蒙特从蒙特卡洛打来了电话。只听电话机里在说:“请等一会儿,我马上接上医生的电话。”

这“一会儿”可比一百年还要长。詹妮弗牢牢抓着电话,简直等不下去了。

最后,终于传来了蒙特医生的声音:“你感觉如何?”

“还是老样子。”詹妮弗紧张地说,“化验结果出来了吗?”

“好消息,”医生答道,“并不是淋巴腺鼠疫。”

詹妮弗等不及了。“是什么呢?我生什么病了?”

“你有喜了,帕克太太。”

詹妮弗僵直地凝视着她手中的电话,最后她嗫嚅着说道:“你……你有把握吗?”

“兔子试验一向很灵。我想你是第一次怀孕吧?”

“是的。”

“我建议你尽早去找一位产科大夫。你怀孕初期反应严重,说不定日后还有麻烦呢。”

“我一定去,”詹妮弗说,“谢谢你打电话来,蒙特医生。”

她放下电话,端坐不动。脑子里乱糟糟的。她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怀上孕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喜是忧,一时乱了方寸。

她怀了亚当的孩子了。想到这里,她豁然开朗了。她喜上眉梢,好像收到一份珍贵的礼物。

时间也十分凑巧,似乎是“天意”。选举即将结束,她和亚当将尽快举行婚礼。肯定是个男孩,詹妮弗对此很有把握。她恨不得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亚当。

她给他的办公室挂了电话。

“沃纳先生不在,”秘书告诉她,“你打到他家里去试试看。”

詹妮弗本来无意打电话到亚当家里,可是眼下的喜讯使她按捺不住自己。她拨了他家的号码。来接电话的是玛丽·贝思。

“请原谅,打扰你了。”詹妮弗抱歉地说,“有件事必须跟亚当谈一谈。我是詹妮弗·帕克。”

“你打电话来,我真高兴。”玛丽·贝思说话的语气热情洋溢,詹妮弗心中释然了。“亚当讲演去了,不过晚上会回来的。你干吗不上这儿来呢?我们一起吃晚饭。七点钟,怎么样?”

詹妮弗犹豫了一会,说:“好吧。”

詹妮弗驱车前往赫德森河畔的柯鲁顿市,一路上竟没有出车祸,真是奇迹。当时她脑海里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思想怎么也集中不起来。亚当和她曾多次谈起要孩子的事。他说他想要两三个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孩子。这话至今记忆犹新。

詹妮弗驱车在公路上行驶时,好像感到腹内微微騒动。她告诉自己,那完全是胡思乱想,还早着呢!但也许不用过很久了。她已经怀着亚当的孩子,活生生的,很快便会踢脚啦。真可怕,也怪使人兴奋。她……

蓦地,詹妮弗听到了汽车喇叭声。抬头一瞧,自己几乎把一辆卡车逼到了路旁。她对他歉疚地一笑,往前开走了。什么东西也不能扰乱她今天愉快的心境。

当詹妮弗在沃纳家门口停下车时,已经暮色苍茫。天空下起霏霏小雪,纷纷扬扬地散落在树枝上,玛丽·贝思身着一件织锦长衣,开门迎接詹妮弗。她拉着她的手臂,热情地让进屋里。詹妮弗记起了她上一次的访问。

玛丽·贝思容光焕发,喜滋滋的,她雍容大方,安闲地聊着天,使詹妮弗不再感到拘束。两人步入书房,屋内的炉火欢快地跳跃着。

“亚当没来过电话,”玛丽·贝思说,“他可能让什么事给耽搁了。不过你我两人正好可以聊聊。你刚才在电话里讲话显得十分兴奋。”

詹妮弗望着面前这位友好的女人,冒冒失失地说:“我怀上亚当的孩子啦。”

玛丽·贝思往椅背上一靠,微笑着说:“啊哈!真巧极了!我也有喜啦!”

詹妮弗两眼盯着她说:“我……我不明白……”

玛丽·贝思哈哈大笑:“亲爱的,这还不简单么?你知道我和亚当是夫妻啊!”

詹妮弗有气无力地说:“可……你和亚当不是马上要离婚了吗?”

“亲爱的姑娘,我干吗要跟亚当离婚呢?我爱着他哪。”

詹妮弗感到天旋地转。她不懂玛丽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你不是另有所爱嘛?你自个儿这样说……”

“我告诉过你,我有所爱。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可我爱的还是亚当。我跟你讲过,自从第一次见面以后,我一直爱着他。”

她讲的不会是真话。她在故意逗着詹妮弗玩。这玩笑可开得太过火了。

“你算了吧!”詹妮弗说,“你们两人像兄妹一般过日子。亚当没有跟你同房,……”

玛丽·贝思带笑说:“亲爱的,你真是个可怜虫!我感到奇怪,像你这么聪明的女人竟会……”她凑向前去,关切地说:“你竟会相信他的话!我很难过,真的,我真为你感到难过。”

詹妮弗尽量控制自己:“亚当爱的是我。我们正打算结婚。”

玛丽·贝思摇了摇头。四目对视的当儿,詹妮弗看到她那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她的心一时几乎停止了跳动。

“那样的话,亚当便犯下了重婚罪。我将永远不同意离婚。如果我让亚当跟我离婚,再娶上你,那么他势必会落选的。而现在他眼看胜利在望,接着我们,亚当和我,将进入白宫。他的生活中容不得你这样的人。本来就不能有你这个人。他自以为爱上了你,但他一旦发现我已怀有身孕的话,他一定会战胜自己的感情的。亚当一直想有个孩子。”

詹妮弗紧闭双目,想以此止住自己头部的剧痛。

“我给你拿点什么喝的,好吗?”玛丽·贝思关切地问了一声。

詹妮弗张开双眼:“你告诉他你有孩子了吗?”

“还没哪,”玛丽·贝思笑了,“我打算今晚他回家后上床时告诉他。”

詹妮弗心中无比憎恨。“你简直是个魔鬼……”

“这要看你从什么角度理解了,对吗,亲爱的?我是亚当的原配妻子,而你是他的姘头。”

詹妮弗站起身来,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她的头疼得像有什么东西在猛砸着似的,两耳也轰鸣不止。她踉踉跄跄地朝门口走去,担心自己会昏厥过去。

詹妮弗在大门旁停了下来,倚着门,设法清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亚当告诉过她,他爱的是自己,可他又去跟这个女人同床而寝,使她怀上了孕。

詹妮弗转过身,消失在寒风凛冽的雪夜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