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二十五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这是许多年来票数最接近的选举之一。”电视播音员说。

詹妮弗独自一人在家里观看全国广播公司的选举节目。她心神不安,晚上吃了点土司面包和炒鸡蛋后就什么也吃不下了。她身穿浴衣,蜷缩在长沙发上,屏息静听着自己的命运在千百万人面前发落。每个观众都怀着不同的心情观看电视,不是要看某个候选人获胜,就是要看他败北。可是詹妮弗心里明白:谁也比不上自己跟这一次选举的结果更加息息相关。亚当如果获胜的话,那就意味着自己和他的关系从此告终……她也将不得不中止妊娠。

屏幕上闪过了亚当的一个镜头,玛丽·贝思正站在他身边。詹妮弗一向为自己独具慧眼,善于了解他人的内心活动和行动的动机而感到骄傲。而这一回,那女妖精用些花前月下的甜言蜜语却引得自己上了当,好不气人!

爱德温·纽曼正在播音:“本届参议员约翰·特罗布里奇和竞选者正当·沃纳两人竞选参议员的最新得票数统计如下:曼哈顿区,约翰·特罗布里奇总票数为二十二万一千三百七十五票,亚当·沃纳为二十一万四千八百九十五票。

“在昆士区第二十九集合区的第四十五选区中,约翰·特罗布里奇的票数领先百分之二。”

詹妮弗的命运正被人们以百分比计算着呢。

“布朗克斯、布鲁克林、昆士、里奇蒙德四个区和纳索、洛克兰、萨福克、威斯切斯特四个县的得票总数,约翰·特罗布里奇为二百三十万票,亚当·沃纳为二百一十二万票。纽约州北部的数字尚在统计中。特罗布里奇已连任三届参议员,与之相比,亚当·沃纳初次竞选便崭露头角,获票甚多,应该说战绩惊人。此次竞选之初,双方票数几乎平分秋色。到目前为止,百分之六十的选票箱已经计算过票数。根据最新的统计数字,参议员特罗布里奇的票数开始领先。我们一小时前的统计数字表明他领先百分之二,目前的数字则表明他已领先百分之二点五。如果这一比例能保持下去,全国广播公司的计算机将可以预言特罗布里奇是全国参议员竞选中的胜利者。现在请看另一对竞选者的情况……”

詹妮弗坐着,两眼盯着电视机,心中犹如万马奔腾,好像千百万人投票所要决定的是亚当属于詹妮弗还是属于玛丽·贝思似的。她感到头重脚轻,神不守舍。她应该吃点什么,可是现在不行。现在除了眼前电视屏幕上的竞选结果以外,什么都是微不足道的。随着时间一分钟又一分钟,一小时又一小时的消逝,她的心情越来越焦急了。

到了午夜,参议员约翰·特罗布里奇的票数已经领先百分之三。凌晨二时,百分之七十五的票箱已经计算过票数,特罗布里奇领先百分之三点五。电子计算机告诉人们约翰·特罗布里奇已经在选举中取胜。

詹妮弗在电视机前端坐着,眼睛盯着屏幕,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亚当输了,詹妮弗赢了。她赢得了亚当和他们的儿子。现在她可以毫无顾虑地对亚当说,他们将要有孩子了。她可以放手安排他们将来的日子了。

詹妮弗为亚当的落选感到痛心。她很清楚他是多么想当上参议员啊。不过,时过境迁,亚当会忘掉失败的痛苦。将来他会再次参加竞选,届时她会帮助他的。他还年轻哪。她们两人前程似锦,不,是他们三人前程似锦。

詹妮弗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她梦见亚当,梦见选举,梦见白宫。她还梦见亚当和自己以及他们的儿子正在椭圆形办公室里。亚当正在做就职演讲。突然,玛丽·贝思闯了进来,打断他的讲话。亚当对她小声斥责,声音越来越响,终于把詹妮弗惊醒过来。原来是爱德温·纽曼的声音。电视机还开着,天已开始亮了。

爱德温·纽曼倦容满面,正在念最后的选举结果。詹妮弗睡眼矇眬地听着。

她正要从沙发上站起来,只听纽曼宣布说:

“纽约州参议员竞选的最后结果如下,亚当·沃纳以不到百分之一的微弱多数险胜本届参议员约翰·特罗布里奇,这是多年以来政治舞台上最惊人的新闻。”

竞选已经结束。詹妮弗输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