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四十六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尼克·维多、萨尔瓦多·费奥雷和约瑟夫·柯勒拉三人又相聚在农庄的厨房里。尼克一边等待起居室的会议开完,一边津津有味地和两位同事叙谈往日的经历。这矮子和大个子是他的挚友。他们三人多年来赴汤蹈火,同舟共济。尼克·维多望着他俩,心里高兴地想:他俩多像我的兄弟。

“你的表弟彼特近来可好?”尼克问大个子柯勒拉。

“他得了癌症,正在治疗,问题不会太严重。”

“他长得真漂亮。”

“是啊。彼特人也挺好,只是最近运气有点不佳。他跟人合伙抢劫一家银行。主犯并不是他,可是那些混蛋警察逮住了他,把他送进了监狱。他日子很不好过。监狱的看守想使他回心转意,但那是白搭。”

“太棒了。彼特干得漂亮。”

“是啊。他要么不干,要干就是大的,大银行、大赌场、大轿车。”

起居室里传来了愤懑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响。他们侧耳听了一会。

“听起来柯尔法克斯正在大发雷霆呢。”

屋里只有托马斯·柯尔法克斯和迈克尔·莫雷蒂两人坐着,讨论即将在巴哈马群岛进行的一次大规模赌博活动。这一活动是莫雷蒂家族组织的,迈克尔·莫雷蒂已经决定让詹妮弗负责安排有关事务。

“你不能这样做,麦克。”柯尔法克斯抗议说,“我认识那里的全部伙伴,而她却一个也不认识。应该由我安排这项活动。”他知道自己声音太响,却又无法控制自己。

“太晚了,”迈克尔说。

“我不相信那个女人。托尼也不相信。”

“托尼已经不在人世了。”迈克尔声调异乎寻常地平静,使人听了心中发毛。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知道自己该退却了。可他还是一本正经地说:“真的,麦克。我是说我觉得用那女人是个错误。不错,她很精明,这我承认,不过我得提醒你,在把事情办妥之前,她就可能把我们全部出卖的。”

迈克尔担心的倒是这个托马斯·柯尔法克斯。由沃纳负责的犯罪情况调查委员会正在全面开展工作,要是他们搞到柯尔法克斯头上,他能坚持多久呢?他比詹妮弗更清楚家族的内幕,能使家族毁于一旦的正是他,迈克尔怎能信任他呢?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继续说:“暂时将她派到别处去,等这次调查的风头过去再说。她是个女人,如果他们对她施加压力,肯定会露馅的。”

迈克尔仔细打量着他,心里暗暗做出了决定。“好吧,汤姆,也许你有你的道理。詹妮弗不一定是个危险分子,但既然她不是百分之百地属于我们,我们何必冒这个险呢?”

“这正是我所要说的,麦克。”托马斯·柯尔法克斯站了起来,松了一口气,“你真明智。”

“我心里有数。”迈克尔转身面向厨房,喊道:“尼克!”

尼克·维多不一会儿就来了。

“你开车把军师送回纽约去,好吗,尼克?”

“是,头儿。”

“噢,我想让你在路上替我送件包裹。”他转身对托马斯·柯尔法克斯说,“不介意吧?”

“当然不啰,麦克。”柯尔法克斯由于自己的胜利,兴奋得满面通红。

迈克尔对尼克·维多说:“来,包裹在楼上。”

尼克跟着迈克尔上了楼,来到他的卧室。一进屋,迈克尔就关上了门。

“你在把车子开出新泽西州之前停一下。”

“行,头儿。”

“我要你处理一块废料。”尼克·维多迷惑不解。“干掉军师。”迈克尔解释说。

“啊,好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干。”

“把他弄到垃圾堆去。晚上那地方附近不会有人的。”

十五分钟后,他们乘坐的轿车朝纽约方向驶去。尼克·维多驾驶着车子,托马斯·柯尔法克斯坐在他身边。

“我很高兴迈克尔决定把那条母狗抛在一边。”托马斯·柯尔法克斯说。

尼克瞥了一眼坐在身旁毫不生疑的律师。“嗯,嗯。”

柯尔法克斯看了看手腕上的巴美-墨西埃牌金表,时间是凌晨三点钟——早过了他的就寝时问。这一天也真够长的。他感到困倦了。“我老了,经不起这般折腾了。”他暗自思忖着。

“我们驶出多远了?”

“不远,”尼克含含糊糊地答道。

此刻,尼克心乱如麻,怎么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杀人是他职业的一部分,也是他最喜爱的行当,因为杀人能给他一种权力感。每逢杀人时,他感到自己俨然像个上帝,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但是今晚他心里却不那么踏实了。他无法理解迈克尔为什么要命令他干掉托马斯·柯尔法克斯。要知道,柯尔法克斯是才智过人的军师,谁有难都得求他相助。在黑手党组织中,军师是仅次于教父的人物。柯尔法克斯曾有十几次使尼克免于入狱。

“胡扯,”尼克想,“柯尔法克斯是对的,麦克本不该让一个女人来插手家族事务。男人善于用头脑思考问题,而女人则惯于感情用事。”唉!……尼克自己也真想把这女人搞到手……

“当心,你都快驶出道了。”

“对不起。”尼克很快地将车子驶回到原来的车道。

离垃圾堆不远了。尼克感到自己腋下直冒汗。他又偷偷地瞥了柯尔法克斯一眼。

干掉他实在太容易了。就像哄婴儿入睡那么容易。但是,见鬼!不该是这个婴儿!准是有谁给麦克出了这个鬼点子。杀死他是种罪恶,就像谋杀自己的亲老子一样。

他希望能把这事儿同萨尔瓦多和乔商量一下,他们一定会告诉他怎么办的。

垃圾堆就在公路的右前方,尼克已经能看到了。他神经开始紧张起来,就像他每次杀人前一样。他用左手按了按口袋,那支口径为0.38英寸的史密斯-韦森短柄手枪还在那儿。放心了。

“我可以利用这时间好好睡一觉,”柯尔法克斯打着呵欠说。

“嗯。”尼克一边随口答应着,一边想,他就要长眠了。

这时,车子已驶到了垃圾堆旁。尼克看了看车上的反光镜,又仔细察看了前面的道路,路上见不到一辆车。

他突然将脚踩在刹车上,说:“见鬼,好像车胎炸了。”

他刹住车,打开车门下了车。他将手枪从枪套里抽出,握在手中,然后绕到乘客座那边:“能帮个忙吗?”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打开车门,走了出来。“我修车可并不在行……”他突然看见了尼克手里握着的手枪,惊住了。“怎,怎么回事,尼克?”他声音嘶哑,“我干了什么呀?”

这正是整个晚上尼克困惑不解的问题。看来是有人在和迈克尔过不去,而柯尔法克斯是那伙人一边的。尼克想起,当自己的弟弟出了事,受到联邦调查局的审讯时,是柯尔法克斯站出来救了他的命,后来还给他找了个工作。“我还欠他的情呢,真见鬼!”尼克心里不由得骂道。

他拿枪的手垂了下去。“坦白地说吧,连我也不明白,柯尔法克斯先生,一定是弄错了。”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看了他一会,叹口气说:“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尼克。”

“上帝啊,我可不能这样做,你是我们的好军师。”

“如果你放我走,麦克会杀了你的。”

尼克知道柯尔法克斯说的是实话。对那些违抗自己命令的人,迈克尔·莫雷蒂决不会宽恕的。尼克想起了汤米·安吉洛。安吉洛曾经为一次抢劫皮货活动开过车。迈克尔命令他将一辆用过的车开到新泽西州,在本家族堆放废品的院子里,用夯土机毁掉。正好那天安吉洛要赶去赴幽会,所以他便将车丢弃在东区的一条街上。结果侦察人员在那儿找到了那辆车,安吉洛次日就失踪了。据说他被塞进一辆契维牌旧车的车尾行李箱里,身子都给压扁了。总之,没有一个违背迈克尔意志的人能幸存。但天无绝人之路,总有办法的,尼克想。

“麦克不会知道的,”尼克说。他头脑向来迟钝,这回却挺开窍,并且异常地清醒。“听着,”他说,“你赶快离开美国。我会告诉麦克,说已经把你埋在垃圾底下了。这样他们就再也没法找到你。你可以去南美或别的什么地方躲一躲。你平时一定积了点钱吧?”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不想使自己的声音过于急切。“我有很多钱,尼克,你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尼克使劲地摇头,说:“我不是为了钱才放你走的。我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怎么说好呢?——“我尊敬你。现在要紧的是你不要连累我。你上午能搭飞机去南美吗?”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说:“没问题,尼克。请把我送回家去,我的护照在那儿。”

两小时后,托马斯·柯尔法克斯坐上伊斯顿航空公司的喷气客机,直飞华盛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