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四十七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这是他们在阿卡普尔科最后的一天。早晨,海边风和日丽,暖融融的海风轻轻地拨弄着棕榈树叶,窸窸窣窣,仿佛是在弹奏迷人的乐曲。康查海滩上挤满了游客,人们在返回各自的日常工作之前,贪婪地沐浴着金色的阳光。

乔舒亚穿着游泳裤,朝早饭桌跑来。他体形健美、皮肤黝黑,像个小运动员。麦琪太太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

乔舒亚说:“妈,早饭早已下肚了,这会儿一定都消化了。我现在能去玩水橇了吗?”

“乔舒亚,你刚吃完饭。”

“我新陈代谢特别旺盛,消化食物特别快,”他认真地解释道。

詹妮弗笑了。“好吧,去痛痛快快地玩吧。”

“我一定会玩得很痛快的。您看着我玩,好吗?”

詹妮弗目送他沿码头奔向等在那里的快艇。只见他同快艇驾驶员认真地谈了一阵,然后。两人回头看了看她。她打了个手势,表示同意乔舒亚去玩。那驾驶员点点头,乔舒亚开始系上水橇板。

马达轰鸣地发动起来。詹妮弗抬起头,只见乔舒亚正准备滑水。

麦琪太太自豪地说:“他是个天生的运动员。不是吗?”

正在这时,乔舒亚转过身来向詹妮弗招手。他突然失去了平衡,栽倒在木桩上。詹妮弗跳起来朝码头飞奔。不一会儿,乔舒亚的头又露出水面,朝她看了看,一边咧开嘴笑着。

詹妮弗站在那里,心怦怦直跳。她看着乔舒亚重新系上水橇板。快艇转了个圈,又开始向前飞驶,乔舒亚乘势站直了身子。他又一次转身向詹妮弗招招手,一边乘风破浪,朝远处滑去。她站在那里望着,心还吓得直跳,要是这孩子出了什么事……她不知道其他母亲爱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和她一样深,不过那似乎不大可能。她可以为乔舒亚去死,可以为他去杀人。我已借迈克尔·莫雷蒂的手为他杀了人,她心里这样想着。

麦琪太太担心地说:“刚才那一下一定摔得很厉害。”

“谢天谢地,总算不怎么厉害。”

乔舒亚在海上玩了一个小时,快艇将他带回到滑台。他放开引索,轻松敏捷地跳上沙滩。

他非常激动地跑向詹妮弗:“妈,您要在场的话,就能亲眼看到那事故啦。实在不可思议!一只大帆船翻了,我们停下来救了船上人的命。”

“干得好,孩子,你们救了多少人?”

“六个人。”

“是你们把他们拖出水来的吗?”

乔舒亚怔了一下:“噢,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将他们拉出水,他们像是坐在船舷上。不过,假如我们不过去的话,他们都会饿死的。”

詹妮弗抿着嘴忍住笑:“我懂了。他们很幸运能碰上你们过去,对吗?”

“我是这个意思。”

“你刚才栽倒时伤着了没有,乖乖?”詹妮弗问。

“当然没有,”他摸了摸后脑勺,“鼓起了个小肿包。”

“让我摸摸。”

“干吗?你难道不知道肿块摸上去像什么?”

詹妮弗弯腰用手轻轻地摸摸乔舒亚的后脑。

她的手指触到一个大肿包。“像鸡蛋那么大呢,乔舒亚。”

“没关系。”

詹妮弗站起身来。“我想我们该回旅馆去啦。”

“不能多呆一会儿吗?”

“恐怕不能。我们得去收拾行李。你不想错过星期六的球赛吧?”

他叹了口气。“是的。老特里·沃特斯正等着接替我的位子呢。”

“那可不行。他投球像女孩子似的。”

乔舒亚得意地点点头:“可不是吗。”

回到拉斯布里塞斯旅馆后,詹妮弗立即给旅馆经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找个医生到房间来了。半小时后,医生来了。他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墨西哥人,穿了一身老式的白西装。詹妮弗引他进了平房。

“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劳·曼多沙医生问。

“我儿子今天上午摔了一交,头上起了个大肿包。我想请您给他检查一下,希望没什么问题。”

詹妮弗带他进了乔舒亚的卧室,乔舒亚正在整理手提箱。

“乔舒亚,这是曼多沙医生。”

乔舒亚抬起头问道:“谁病了?”

“没有谁病了,孩子。我只是想请医生看一下你的头。”

“啊,上帝。我的头怎么啦,妈?”

“没怎么。检查一下我就放心了。听我的话,好吗?”

“女人!”乔舒亚气鼓鼓地说,他满心狐疑地看了看医生。“你不会给我打针什么的,是吗?”

“不会的,先生。我给人看病一点也不痛的。”

“这倒是我喜欢的。”

“请坐下。”

乔舒亚坐在床沿上,曼多沙医生用手指摸着他的后脑勺。乔舒亚痛得直向后缩,但没有喊出声来。医生打开葯箱,拿出检眼镜。“请把眼睛睁大。”

乔舒亚照着办了。曼多沙医生盯着仪器瞧了一阵。

“你在里面见到了躶体的舞女吗?”

“乔舒亚!”

“我不过随便问问。”

曼多沙医生检查了乔舒亚的另一只眼睛。“你健康得像只小提琴——这是美国俚语吧?”他站起身来,盖好葯箱。“我在肿包上放点碎冰,”他对詹妮弗说,“这孩子明天就会好的。”

詹妮弗心头像卸去了一个沉重的包袱。“谢谢。”

“我将把帐单交给旅馆出纳,太太。再见啦,小伙子。”

“再见,曼多沙医生。”

医生走后,乔舒亚转身对母亲说:“妈,您就是爱浪费钱。”

“我知道,在食物和你的健康上多花点钱我心甘情愿……”

“我可是全队最健康的人。”

“你应该保持下去。”

他咧嘴笑了。“我一定做到。”

他们登上六点钟飞往纽约的飞机,深夜回到了桑兹点。一路上,乔舒亚睡得很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