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四十八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屋里像是挤满了鬼魂。亚当·沃纳坐在书房里,准备一篇重要的竞选电视演说,但他的思想却怎么也集中不起来,满脑子都是詹妮弗。自从离开阿卡普尔科以来,萦回在他脑际的除了她还是她。这次两人在墨西哥邂逅,使他进一步相信他当初的想法没有错:他当时的确做了错误的选择,他本不该抛弃詹妮弗。这次重逢使他想起了自己曾拥有的一切,想起了自己又怎么丢弃了那一切。每念及此,他就心烦意乱,无法忍受。

他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用布莱尔·罗门的话来说,叫做“无法取胜”状况。

有人敲门。亚当的第一助手丘克·莫里逊拿着一盒磁带走了进来。“亚当,我能同你谈会儿吗?”

“不能等等吗,丘克?我正忙着……”

“我想不能拖延。”丘克·莫里逊的声音很激动。

“好吧。什么事这么紧急?”

莫里逊走近书桌说:“我刚刚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相当奇怪的电话。假如这电话内容属实,那么今年我们可以提前过圣诞节了。听听这个。”

他将磁带放入亚当桌上的录音机内,按下开关,磁带开始放音: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那关系不大。我想同沃纳参议员谈谈。别人一律不谈。

沃纳参议员现在很忙。你能不能给他留个条子,由我来……。

不。听我说,这事十分重要。告诉沃纳参议员,我能把迈克尔·莫雷蒂送到他手里。我是提着自己的脑袋打这个电话的。请把这情况告诉沃纳参议员。

行。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第三十二街国会大厦汽车旅社第十四号房问。请告诉他,天黑之前别上我这儿来;来时注意别让人盯梢。我知道你正把电话录下来。如果你把磁带让别人听见的话,我就没命了。

咔嗒一声,录音放完了。

丘克·莫里逊问:“你看怎样?”

亚当皱皱眉。“这城里尽是怪人。不过,我们的朋友可知道怎么引我们上钩,不是吗?迈克尔……上帝啊……莫雷蒂!”

那天晚上十点,亚当·沃纳由四名特工人员陪着,小心翼翼地敲了敲国会大厦汽车旅社第十四号房间的门。只见门开了条缝。

亚当看清了屋里人的脸,立即转身对身边的特工人员说:“站在外面,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个地方。”

门开得大了些,亚当走进屋去。

“晚上好,沃纳参议员。”

“晚上好,柯尔法克斯先生。”

两人站在那里互相打量着对方。

自从亚当上次见到他以后,托马斯·柯尔法克斯显得更加苍老了。他身上另有一个变化,一个难以名状的变化。亚当很快就明白了这变化是什么,害怕。托马斯·柯尔法克斯满脸惊慌失措的神色。他过去一直很自信,差不多有点儿狂妄自大,但如今那种气质已经荡然无存。

“谢谢你来这儿,参议员。”柯尔法克斯的声音十分紧张。

“我知道你是想同我谈谈有关迈克尔·莫雷蒂的事。”

“我可以使你抓到他。”

“你是莫雷蒂的律师,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自有道理。”

“如果我决定照你说的去办,你希望得到什么报酬?”

“首先,完全不追究我的责任;其次,我想离开美国,我需要一张护照和身份证——新的身份证。”

这么看来,迈克尔·莫雷蒂和托马斯·柯尔法克斯已经闹翻了。这是对目前所发生的一切的唯一解释。亚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这是他可能取得的最大突破。

“如果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亚当说,“——我还没答应你什么——你知道,我会要你出庭作证的。我要得到你所掌握的一切情况。”

“你会得到的。”

“莫雷蒂知道你现在在这儿吗?”

“他以为我已经死了。”托马斯·柯尔法克斯神经质地笑了笑,“如果他找到我,我可就完了。”

“他不会找到你的。只要我们达成协议,他是找不到你的。”

“我可是把性命交给你了,参议员。”

“坦率地说吧,”亚当对他说,“我对你并不感兴趣。我想得到的是莫雷蒂。我们先把基本条件确定下来。如果我们能达成协议的话,你将得到政府所能给予你的一切保护。如果我对你的作证感到满意,我们将给你足够的钱,让你去你选定的任何国家,以假名定居。但你必须同意做以下几件事:你应该就有关莫雷蒂的活动充分作证,必须在大陪审团面前出庭作证。当我们对莫雷蒂进行审讯时,你必须担任政府方面的证人。同意吗?”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眼睛望着远处,想了想,说:“托尼·格拉纳利在九泉之下难以瞑目了,他会想:这些人怎么啦?道义到哪儿去了?”

亚当没有回答。这个人是个欺骗法律达数百次之多的人,一个使职业杀人犯逍遥法外的人,一个替文明社会最凶恶的犯罪组织出谋划策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竟也侈谈起“道义到哪儿去了”!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转向亚当,说:“我们达成协议啦。我希望用书面写下来,由司法部长签字。”

“可以。”亚当环视了一下这简陋的汽车旅社房问。“让我们离开这地方吧。”

“我不想进旅馆,莫雷蒂的探子遍地都是。”

“你去的地方就不会有。”

零点十分,一辆军用卡车和两辆吉普车,载着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士兵,直驶到国会大厦汽车旅社。第十四号房门被敲开后,四个武装警察走进屋子,不一会儿又走出来,护送柯尔法克斯登上了卡车后部,车队驶离旅社,一辆吉普车在前,中间是卡车,另一辆吉普车殿后,飞快地驶向华盛顿以南三十五英里弗吉尼亚州的匡蒂科。四十分钟后,车队到达了匡蒂科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基地。

基地司令罗伊·华莱士少将和一支武装的陆战队分遣队士兵在门口等着。当车队停下后,华莱士少将对分遣队队长说:“直接将犯人押送到拘留营。任何人不得与他交谈。”

华莱士少将看着车队驶向大院。如果谁肯告诉他车上那人的身分,那他就是付出一个月的工资也愿意。他负责管辖的范围包括占地三百一十英亩的海军陆战队的机场以及联邦调查局所属的一所军事学院的分院。这儿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的主要训练中心。以前,从来没有人让他关押过一个非军人犯人,这完全是不符合规定的。

两小时以前,他接到海军陆战队司令亲自打来的电话。“有个人正上你的基地去,罗伊。我希望你把拘留营腾出来,把他关押在那里。下一步行动请听候我的命令。”

华莱士少将以为自己听错了。“您是说把拘留营腾出来吗,先生?”

“是的。我要让那人单独关在那里,谁也不许接近他。还要你给拘留营加双岗。清楚了吗?”

“清楚了,将军。”

“还有件事,罗伊。假如那人在你那儿关押时出了什么事,我可要你的命。”

司令搁下了电话。

华莱士少将看着卡车隆隆地驶向拘留营,然后回到自己办公室,给助手阿尔文·贾尔斯上尉打电话。

“关于那个关押在我们拘留营的人……”华莱士少将说。

“什么事,少将?”

“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保证他的安全。我想让你亲自挑选警卫人员。除警卫人员以外,不得让任何人接近他。不许接见来访者,禁止一切书信、包裹的来往,清楚了吗?”

“清楚了,先生。”

“伙房给他做的饭你要亲自过目。”

“是,少将。”

“谁对那个人表露出任何特殊的兴趣,立即向我报告。有什么不清楚的吗?”

“没有了,先生。”

“好,你要保持高度警惕,出了岔子,我找你算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