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五十一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美国海军陆战队基地的会议大厅挤得水泄不通。大厅外,一队荷枪实弹的卫兵警惕地站着岗;大厅内,一次不寻常的集会即将开始。特别大陪审团的成员靠墙坐在椅子上。长桌的一头,坐着亚当·沃纳、罗伯特·迪·西尔瓦以及联邦调查局的副局长。那头坐着托马斯·柯尔法克斯。

把大陪审团带到基地来是亚当出的主意。

“这是我们保护柯尔法克斯的唯一办法。”

大陪审团同意了亚当的建议。秘密审讯即将开始。

亚当对托马斯·柯尔法克斯说:“请你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托马斯·柯尔法克斯。”

“你的职业?柯尔法克斯先生。”

“我是律师,持有在纽约州以及国内其他州开业的执照。”

“你从事律师工作多久了?”

“三十五年多。”

“你接受一般当事人的业务吗?”

“不,先生,我只有一个当事人。”

“谁是你的当事人?”

“这三十五年来,我绝大多数时间给安东尼奥·格拉纳利当律师,他死后,又为迈克尔·莫雷蒂服务。我现在代表迈克尔·莫雷蒂和他的组织。”

“你是指有组织的犯罪吗?”

“是的,先生。”

“由于你多年担任这一职务,人们可以设想,你处于一个独特的地位,能够了解我们称之为黑手党的内部活动情况,是这样吗?”

“那里发生的事我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包括犯罪活动吗?”

“是的,参议员。”

“你能不能详细谈谈某些活动的实质?”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接下去谈了两个小时。他从容不迫,说得有板有眼,很有把握。他列举了人名、地名和日期。有时,他把细节描绘得有声有色,引人入胜,以至于在场的人都忘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完全被他的恐怖故事吸引住了。

他谈到了制订杀人合同;杀害证人,使他们不能作证;谈到了纵火,残害人的肢体、器官;谈到了白奴——就像是一份海朗尼姆斯·鲍什①的作品目录。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组织的内部情况破天荒地被彻底揭露了出来,第一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①海朗尼姆斯·鲍什:佛兰德(在比利时和法国的部分地区)画家。

亚当·沃纳和罗伯特·迪·西尔瓦不时地提出一两个问题,帮助托马斯·柯尔法克斯回忆往事,什么地方说漏了就让他补上。

审讯比亚当所预期的要顺利得多。然而,在临近结束的几分钟里,灾难突然降临了。

大陪审团中有个人提出了有关供赃的问题。

“这是大约两年以前的事。迈克尔不让我插手近来的事务,那事是詹妮弗·帕克负责的。”

亚当愣住了。

罗伯特·迪·西尔瓦急切地追问:“是詹妮弗·帕克?”

“是的,先生。”托马斯·柯尔法克斯的话中充满报复的口气,“她现在是黑手党总部的律师。”

亚当真想让柯尔法克斯立即住口,希望他刚才所说的没有载入记录。但已经来不及了。迪·西尔瓦抓住这个要害,紧追不放,怎么也无法阻止他。

“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她的情况。”迪·西尔瓦紧逼一步。

托马斯·柯尔法克斯说了下去:“詹妮弗·帕克插手建立了虚构的公司,负责供赃……”

亚当想打断他的话:“我不……”

“……谋杀。”

“谋杀”二字在大厅里久久回响。

亚当打破沉默。“我们,我们必须根据事实。柯尔法克斯先生,你总不会告诉我们詹妮弗·帕克同实际的谋杀有关吧?”

“这正是我所要告诉你们的,她命令袭击一个劫持了她儿子的人。那人叫弗朗克·杰克逊,她叫莫雷蒂杀死他,莫雷蒂便真的杀了那个人。”

会场上一片激动的议论声。

她的儿子!亚当想:这一定有误。

他结结巴巴地说:“我认为……我认为我们有足够的证据,用不着道听途说。我们……”

“这不是道听途说,”托马斯·柯尔法克斯保证说,“她打电话来时,我正好和莫雷蒂一起在屋里。”

亚当伸在桌下的双手绞得紧紧的,连一点血色也没有了。

“证人显得疲惫,我想这次审讯到此该结束了。”

罗伯特·迪·西尔瓦对特别大陪审团说:“我想就审讯议程提个建议。”

亚当根本就没听他提了什么建议,只是一心在想詹妮弗此刻究竟在哪里。她又失踪了。亚当曾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寻过她,现在她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必须找到她,而且要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