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五十七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迈克尔·莫雷蒂离开他岳父的墓地时,已经误了一个约会。他决定打电话给办公室,重新安排约会。他在公路旁的一个电话亭边停下来,开始拨号。电话铃一响,那头就有人回答:“阿克姆·比尔德新。”

迈克尔说:“我是麦克,告诉……”

“莫雷蒂先生不在,等会儿再打来。”

迈克尔浑身一颤。他只说了句:“接托尼家。”

他搁下电话,匆匆地赶到车上。罗莎看见他的神色,忙问:“没有出什么事吧,迈克尔?”

“不清楚。我开车送你去你表妹家。你在那里呆着,听我的消息。”

托尼跟着迈克尔走进饭馆后面的办公室。

“听说你家里和闹市区的办公室里挤满了联邦调查局的人,麦克。”

“谢谢,我不想让别人来打扰我。”

“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

迈克尔等托尼走出屋子,关上了门。然后拎起电话听筒,愤愤地拨起号来。

不到二十分钟,迈克尔就知道了正在发生的灾难。有关搜查和抓人的消息接踵而至,迈克尔对厄运来得如此迅速感到难以置信。他手下所有的“士兵”和“军官”全被逮捕了,贮藏*醉品的场所遭受袭击,赌场被包围,机密的帐目和记录被没收。一切简直就像是场噩梦。警察一定从黑手党的什么人那里得到了内部情报。

迈克尔打电话给国内其他的家族。这些家族纷纷向他讯问目前这场灾难的原委。他们也同样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但谁也不知道漏洞究竟在什么地方。他们怀疑漏洞就出在莫雷蒂家族内部。

拉斯维加斯的吉米·加丁纳给迈克尔下了最后通牒。“我代表委员会和你通话,迈克尔。”全国委员会是任何一个黑手党家族在遭难时接替其权力的最高权力机构。“警察正在围捕所有的家族。一定有上层人物告了密。据悉,那是你手下的人,我们要你在二十四小时内找到他,干掉他。”

以前,警察在搜捕中总是只抓到些无名小卒,而这次却是第一回,一个个高级人物纷纷落网。“一定有上层人物告了密。据悉,那是你手下的人。”迈克尔细细地回味着这些话,心想,他们的估计肯定不会错。自己的家族受的打击最大,警察都已在追捕自己。嗯,一定有人向警方提供了真凭实据,否则,他们是断断不会如此大动干戈的。但那又是谁呢?迈克尔靠在椅子上,苦苦地思索着。

泄密的人掌握着家族的内部情况,而这种情况只有迈克尔以及他的两名高级助手萨尔瓦多·费奥雷和约瑟夫·柯勒拉才知道,也只有他们三人才知道密帐的藏处。而现在联邦调查局的人竟找到了那些密帐。另一个知道内情的人是托马斯·柯尔法克斯,但他的尸体已经埋在新泽西州的垃圾堆之下了。

迈克尔颓然坐着,思绪又一次集中在萨尔瓦多·费奥雷和约瑟夫·柯勒拉两个人身上。他实在难以相信这两个人会违背誓言,向政府提供情报。他俩从一开始就跟着他,是他一手挑选出来的。他允许他们自己放高利贷、开设妓院来赚外快,他们为什么还要背叛他呢?当然,答案很简单:为的是迈克尔的那把交椅。他们想夺走他这头把交椅。他一完蛋,他们就可取而代之,坐上这把交椅。他们沉瀣一气,想合谋干掉他。

迈克尔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马上杀人。这两个愚蠢的畜生竟想把他搞下台,但他们休想活到那一天!迈克尔此刻的头等大事是为那些已被捕的喽罗办理保释手续。他需要一个可以完全信赖的律师——柯尔法克斯已经死了,那就是詹妮弗一詹妮弗!迈克尔浑身又是一阵发冷。他像是听见自己在说:尽快回来吧,我会想念你的,我爱你,詹妮弗。他曾这样对她说过。可她却背叛了他。她必须为此受到惩罚。

迈克尔打了电话,坐在那里等着。十五分钟后,尼克·维多匆匆地进了他的办公室。

“出了什么事啦?”迈克尔问。

“市区办公室到处都是联邦调查局的人,麦克。我开车转了几圈,按照你的吩咐,没有进屋去。”

“我有桩事要你去办,尼克。”

“是,头儿。什么事?”

“照管一下萨尔瓦多和乔。”

尼克·维多呆呆地望着他。“我,我不明白。你所说的照管他们总不是说……”

迈克尔吼了起来:“我是说把这两个家伙崩了。你是不是还需要我给你做具体安排?”

“不,我不需要。”尼克·维多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的意思是……萨尔瓦多和乔是你的高级助手。”

迈克尔·莫雷蒂站了起来,双眼喷射出凶光。“你是想教我怎么办事吧,尼克?”

“啊,不。麦克,我……是。我愿意为你照管他们两人。什么时候?”

“现在,马上就去。我不想让他俩活着看见今晚的月光。清楚了吗?”

“是,清楚啦。”

迈克尔双手紧紧握着。“假如我有时间,我就亲自去干掉他们。我要让他们吃吃苦头,尼克。你要将他们慢慢弄死,听见了吗?”

“是,遵命。”

门打开了。托尼匆匆走了进来。他脸色灰黑。“外面有两名联邦调查局的人,他们带着逮捕证。我向上帝发誓,我不知道你在这儿。他们……”

迈克尔·莫雷蒂对尼克·维多厉声说:“从后门出去,走。”他又转身对托尼说:“告诉他们我在厕所里,一会儿就来。”

迈克尔拎起电话听筒,拨了个号。一分钟后,他就同纽约高等法院的一位法官接上话了。

“这儿有两名联邦调查局的人在外面,拿着逮捕证来抓我。”

“指控你什么,麦克?”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打电话给你,就是要你安排好我的保释事宜。我可不想在牢里坐着,我还有好多事要做。”

法官沉默了一下,随后字斟句酌地说:“恐怕这回我无能为力了,迈克尔。事情正进行到白热阶段,要是我干涉的话……”

迈克尔·莫雷蒂怒不可遏,凶狠地说:“听着,混蛋,好好地听着。如果我当一个小时的囚犯,那我一定要让你的余生全都在监狱里度过。我一向对你关怀备至,难道说这次你要我告诉地区检察官,你替我办了多少案子吗?那好。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在瑞士银行的存款帐号告诉全国税务总署?是不是想让我把……”

“看在上帝的面上,别这样,迈克尔!”

“那就去干吧!”

“我尽力而为。”劳伦斯·沃特曼法官说,“我试试……”

“试试?放屁!一定要干好!听见了没有,劳伦斯,一定要干好!”迈克尔砰地一下扔下话筒。

此时此刻,他头脑冷静,思维敏捷。他并不担心自己进监狱,因为他知道沃特曼法官会照他所说的去做的。他也相信尼克·维多会把费奥雷和柯勒拉那儿的事情办妥的。政府如果得不到他俩的证词,对他迈克尔也就奈何不得了。

迈克尔看了看墙上的一面小镜子,将头发向后梳了梳,整了整领带,走出门去见那两个联邦调查局的人。

正如迈克尔所预料的那样,劳伦斯·沃特曼法官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帖帖。在预备听证会上,一位由沃特曼亲自挑选的律师请求保释迈克尔,保释金为十万美元。

当迈克尔·莫雷蒂走出法庭时,迪·西尔瓦又气又恨地站在那里,但却拿不出一点办法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