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五十八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尼克·维多这个人智力不很发达,对黑手党来说,他的价值就在于他能二话不说地执行命令,干净利落地完成任务。尼克·维多曾真刀真枪地跟人干过几十次,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然而今天,他却第一次尝到了害怕的滋味。眼下有些事出奇得使你无法理解,他隐隐约约地感到,自己对这一切多多少少是负有责任的。

他成天听到警察搜查和大规模抓人的消息。人们纷纷传说,有那么一个在黑手党内身居高位的人背叛了,把黑手党的机密捅了出去。尽管头脑简单,尼克·维多还是能将自己放走托马斯·柯尔法克斯和随后不久就有人把家族出卖给政府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尼克·维多知道告密的不是萨尔瓦多·费奥雷,也不是约瑟夫·柯勒拉。这两个人像兄弟一样地待他,也像他一样对迈克尔·莫雷蒂忠心耿耿。但你如果这样向迈克尔解释,就意味着自己将粉身碎骨,因为除萨尔瓦多·费奥雷和约瑟夫·柯勒拉以外,唯有托马斯·柯尔法克斯可能泄密,而迈克尔以为柯尔法克斯早已一命归阴。

尼克·维多不知如阿是好。他非常喜欢这“小花”和大块头。过去,费奥雷和柯勒拉曾多次帮过他的忙,就像柯尔法克斯帮助过他一样。尼克报答了柯尔法克斯,帮他渡过困境,结果却落得了如此下场。所以,尼克·维多暗暗告诫自这回不能再心慈手软了。他现在要紧的是保全自己的性命。一旦他除掉费奥雷和柯勒拉,他就可以不受怀疑了。不过,他俩毕竟曾以兄弟情谊待过他,所以他决定还是让他们痛痛快快地死去。

尼克·维多此时要找到他们的下落并不困难。因为他们随时准备着让人来找,以便迈克尔一旦需要他们,能招之即来。小个子萨尔瓦多·费奥雷正在情妇家中做客,那女人的公寓坐落在靠近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第八十三条大街上。尼克知道,萨尔瓦多每次都是五点钟离开那儿,回家跟妻子团聚的。现在已是三点钟了。尼克思想斗争十分激烈。他要么在公寓门口闲荡,等他出来;要么跑上楼去把萨尔瓦多在公寓里结果掉。最后他认为自己心里太紧张,等不得了。问题是他越想到这一点,心里就越紧张。这件事开始使他支撑不住了。他私下想:干完这一回,我要向麦克请一段时间假了。也许我还可以带上两三个年轻姑娘,一起上巴哈马群岛去度假。这样一想之后,他心里感到好受多了。

尼克·维多把车子停在公寓附近的拐角处,朝房子走去。他用一片赛璐珞撬开了前门,不乘电梯,径直走上三楼,他朝走廊尽头的一扇门走去,到了门前,便使劲地擂着门。

“开门!我是警察局的。”

他听到门后一阵急促的窸窣声。隔了一会,门打开了一点,可门上的粗链子还挂着。他看见了萨尔瓦多的情妇玛丽娜的脸。

“尼克!”她喊道。“你疯了,白痴!你把我魂都吓跑了。”

她取下门链,打开了门。“萨尔,是尼克来了。”

矮子萨尔瓦多·费奥雷从卧室走了出来。

“嘿!尼克,你这个小子!你到这儿来有什么屁事?”

“萨尔,麦克有件事让我来通知你。”

尼克·维多举起0.22英寸自动无声手枪,扣动了扳机。撞针被击进0.22英寸口径的弹葯筒里,把一排子弹以每秒钟一千英尺的速度射出了枪口。第一颗子弹击中萨尔瓦多·费奥雷的鼻梁。第二颗子弹打穿了他的左眼。当玛丽娜张开嘴巴叫喊时,尼克·维多转身朝她头上开了一枪。在她歪歪斜斜向地上倒去时,他又对她胸脯上补了一枪,结果了她。这可冤枉了这个标致的蠢婆娘,尼克心想,但是让一个目击者活下来,麦克是不会高兴的。

大个子约瑟夫·柯勒拉有一匹马。这匹马当时正在长岛贝尔蒙特公园赛马场参加第八场比赛。贝尔蒙特赛场的跑道长一英里半,这一长度对于大个子的那匹小雌马正合适。他曾劝告尼克把赌注押在这匹马上。多时以来,尼克利用柯勒拉所介绍的情况赢了许多钱。每当他的马参加比赛时,柯勒拉总是替尼克押上一点钱。这时,尼克·维多一边朝柯勒拉的包厢走去,一边为自己今后再也得不到他介绍的情况而感到惋惜。第八场比赛刚刚开始,柯勒拉在他的包厢中站着,大声呼喊着,为自己的赛马加油。这次赛马押的赌注数目可观,当马匹转过第一个弯道时,观众中爆发起狂热的呼喊声。

尼克·维多走进包厢,在柯勒拉身后问:“你好吗,伙计?”

“嘿!尼克!你来得正是时候。这一回美丽的皇后①准赢。我给你押了一笔钱。”

①柯勒拉的马的名字。

“那太好了,乔。”

尼克·维多对着柯勒拉的脊背扣动了0.22英寸手枪的扳机,三颗子弹穿过了他的上衣。在欢声雷动的人群中,手枪发出的闷哑声没有惊动任何人。尼克瞧着约瑟夫·柯勒拉噗的一声摔倒在地。他犹豫了好一会,要不要从他的口袋里掏走那张前三名赢家分享赌金的票券,最后拿定主意不要了。毕竟那匹马也可能输啊。

尼克·维多转过身,不慌不忙地朝出口处走去,他不过是千千万万不引人注目的观众中的一个。

迈克尔·莫雷蒂的专用电话响了。

“莫雷蒂先生吗?”

“你是谁?”

“泰纳上尉。”

迈克尔马上想起了这个人。这位驻昆斯分区的警察上尉曾暗中从黑手党这里领取津贴。

“我是迈克尔·莫雷蒂。”

“我刚刚接到一个情报,我想也许是你感兴趣的。”

“你在哪儿打电话?”

“公用电话亭里。”

“说吧。”

“我发现大搜捕的原因啦。”

“太晚了,我已经派人把他们干掉了。”

“他们?噢,我听说是托马斯·柯尔法克斯一个人告的密。”

“你胡扯些什么,柯尔法克斯已经死啦。”

这回轮到泰纳上尉迷惑不解了。“你说什么?柯尔法克斯现在在匡蒂科海军陆战队基地,正坐着向在场的人介绍他所知道的一切。”

“你疯了,”迈克尔厉声地说,“我可知道……”他说不下去了,自己到底知道什么呢?他曾派尼克·维多去干掉柯尔法克斯,维多说他已执行了,迈克尔坐着沉思了片刻,又对着话筒说:“你能保证这一情报准确无误吗,泰纳?”

“迈克尔先生,假如不确凿,我敢给你打电话吗?”

“我要核对一下,要是没有搞错的话,我真得好好感谢你才行。”

“谢谢,迈克尔先生。”

泰纳上尉搁下话筒,踌躇满志。他早就发现迈克尔是个非常懂得怎么报答人的家伙,这一回,你可立下了个大功,将来退休后钱财问题就不必担心了。他走出电话亭,十月的凉风扑面而来。

他怎么也料不到电话亭外面站着两个人。当他从他俩中间穿过去时,其中的一个挡住了他,一边掏出了身份证。

“你是泰纳上尉吧?我是韦斯特中尉,国内安全处的,最高检查官有话要跟你谈谈。”

迈克尔·莫雷蒂慢慢地搁下电话听筒。他本能地感到尼克·维多欺骗了他。托马斯·柯尔法克斯还活着,这就是眼下一切灾难的全部解释。是他背叛了。自己却派尼克·维多去干掉费奥雷和河勒拉两人。天哪,我多蠢,竟被自己雇用的一个不起眼的枪手欺骗了,白白丢掉了两个高级助手!迈克尔气得浑身发冷。

他拨了号,朝话筒说了几句话。接着又打了个电话,然后坐了下来,等着。

当听到尼克·维多来接电话时,迈克尔压住怒火,不让自己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怒意。“事情办得怎样了,尼克?”

“很成功,头儿。一切都按你的吩咐做了,他俩被我搞得够呛。”

“我永远可以信赖你为我做事,是吗。尼克?”

“你知道就行啦,头儿。”

“尼克,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我们有个伙计在第九十五街和约克大街的拐弯处留了一辆车,黄褐色的卡马洛牌轿车。车钥匙放在遮阳板后面。今晚我们有事要用一下那辆车。你把它开到这儿来,好吗?”

“是,头儿,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准备……”

“我现在就要,马上,尼克。”

“我就来。”

“再见啦,尼克。”

迈克尔放回听筒。他多么希望自己能亲眼看见尼克·维多在那辆轿车里炸死的情景啊,但他另有急事要办。

詹妮弗·帕克马上就要回来了,他得为她做好一切准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