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愤怒》

第六十二章

作者:西德尼·谢尔顿

花园之州①高速公路上的双桥在地图上无法找到,它横跨分隔南北安博伊的莱里顿河后,分岔成两座桥,一桥向北,一桥向南。

①指新泽西州。

轿车在珀斯安博伊西部行驶,朝着南大桥疾驶。亚当·沃纳坐在车后座上,身旁坐着一名秘密警察,前排座上另有两名秘密警察。

六个月前,格莱·雷丁受命担任沃纳参议员的贴身警卫。六个月来,他对亚当·沃纳已十分了解。他一直认为亚当为人坦率,平易近人,但奇怪的是,今天参议员却一直沉默不语,变得孤僻起来。一定碰到了棘手的事了,雷丁想。他认为沃纳参议员无疑会成为美国下一届总统。他有责任保证他的安全。他再一次检查了那些确保参议员安全的防卫措施,一切正常。他感到非常满意。

雷丁又看了一眼这位很有希望的下届总统。他在想什么?雷丁心里很纳闷。

此刻,亚当·沃纳精神上正经受着折磨。他从迪·西尔瓦那里得知,詹妮弗已经被捕。他简直不愿想象她像一头动物似地被关在一个远离他的地方。他不时回想起他俩共同度过的欢娱时刻。他爱詹妮弗,除她以外,他从来没爱过第二个女人。

坐在前排的那个秘密警察回过头来说:“我们将按时到达大西洋城,总统先生。”

“总统先生”,又这样称他!根据最近的民意测验,亚当的票数遥遥领先。他成了这个国家新的民族英雄。亚当知道,这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于他领导的对有组织犯罪活动的调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这次调查却将把詹妮弗·帕克彻底毁掉!

亚当抬头一看,发现他们正驶近双桥。桥前有条边道,一辆巨大的带有双轮拖车的卡车正停在公路另一侧的进桥口。轿车驶近桥时,那卡车开始行驶。这样,两辆车同时到达桥上。

秘密警察司机踩着刹车,减低车速。“瞧,这个白痴。”

短波无线电突然咋咋地响了。“灯塔一号,回话,灯塔一号。”

坐在司机旁边的秘密警察拿起步话机:“我是灯塔一号。”

卡车开始朝桥上驶去,一下子开到轿车的旁边。轿车司机的视线完全给这个庞然大物挡住了。他正想加速赶过它,那卡车同时加快了速度。

“妈的,他搞什么名堂!”司机抱怨道。

“我们刚刚接到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打来的急电,狐狸一号危险!你懂得我的意思吗?”短波无线电话还在说着。

这时卡车不发任何警告,突然向右一拐,撞在轿车的左边,把它逼得紧靠在桥栏杆上。轿车里的三个秘密警察立即掏出了枪。

“趴下。”

亚当被推倒在车底板上,雷丁扑在他身上护着他。秘密警察放下了左边的车窗玻璃,伸出枪去,但他们什么目标也找不到。巨大的双轮拖车的车身遮住了他们的视线,卡车司机在前面的卡车里,根本看不见。接着轿车猛地一震,又一次被撞在栏杆上,发出嘎嘎嘎的响声。轿车司机用力将方向盘向左打,想使车子不离开桥面,但卡车不停地挤压着,轿车不得不退回到栏杆上。桥下二百英尺的地方,冰冷的莱里顿河水汹涌澎湃,一个旋涡接着一个旋涡急速打转。

坐在司机旁的秘密警察抓起步话机话筒,狂呼起来:“我是灯塔一号!我是灯塔一号!救命!救命!全体出动!”

车上所有的人都知道现在已经为时太晚,谁也无法救他们了。司机想刹住车,但是卡车巨大的挡泥板已卡住了轿车车身,挤着它直往前走。只消几秒钟,这辆巨大的卡车就能将他们掀下河去。开车的秘密警察想使轿车躲开卡车,一会儿踩刹车;一会儿踩油门,但卡车仍把它逼得紧紧地靠在栏杆上,丝毫动弹不得。卡车封住了向左边逃脱的通道,而右边则是压得嘎嘎作响的栏杆。秘密警察司机不顾一切地转动方向盘,但卡车则又一次狠狠地撞了轿车一下。车上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桥栏杆已经向外倾斜了。

这时,卡车挤得更凶了,死死地压着轿车的右侧。轿车的前轮撞破栏杆,被挤出桥沿,车上的人感到车子猛地向外一倾。轿车在桥沿上摇摇慾坠,车上的人都准备去见死神了。

亚当一点也不害怕,他只为这种无谓的损失和人力的浪费感到难以名状的悲伤。他本该和詹妮弗一起生活,生儿育女——突然,一个念头从亚当心底深处升腾起来:他们曾经有过孩子。

轿车又向外一倾。亚当大喊了一声,这是对过去和现在的非正义发出的抗议和控诉。

头顶上传来了轰鸣声。两架警方直升飞机从空中猛地俯冲下来。不一会儿,传来了机枪声。双轮拖车朝边上一侧,便突然不动了。亚当他们听着直升飞机在头顶盘旋,谁也不敢动一动,因为他们知道,稍一动弹,车子就会翻下桥沿,坠入桥下奔腾的河水中。

远处传来了警车警铃的啸鸣声,声音越来越近。几分钟后,就听见有人厉声发出命令,卡车的引擎又一次发动起来,它小心翼翼地一寸一寸慢慢地向外移,使轿车脱离了它的压力。轿车猛地向里一侧,便稳稳当当地停住了。没多久,卡车倒车离开了现场,亚当他们从左窗看见了外面的情景。

桥上停着六辆军用车,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穿着制服的警察。

一个警察中尉站在被撞坏的轿车边上。

“门是无法打开了。”他说,“我们准备让您从车窗里出来——那并不费事。”

亚当先是被托到窗口,然后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被推出了窗外,所以要这样小心,怕的是车子失去平衡,摔下河去。那三个秘密警察也接着从车窗里爬了出来。

当所有人全离开轿车时,那警察中尉转身对亚当说:“你好吗,先生?”

亚当转过身去看了看那悬在桥沿上的车子,又看了看桥下很深的水。

“是的。”他说,“我很好。”

迈克尔·莫雷蒂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全完蛋了。”他望着詹妮弗说,“你的男朋友此刻已坠入河里了。”

她望着他,脸色惨白。“你不能……”

“别急。你将受到公正的审判。”他转过身对吉诺·加洛说,“你告诉过她我们准备在新迦南干掉亚当·沃纳吗?”

“我按你吩咐的全给她说了,头儿。”

迈克尔看着詹妮弗。“好了,审判完了。”

他站起身来,向詹妮弗坐的地方走来。他一把抓住她的衬衫,将她抱了起来。

“我爱过你,”他轻轻地说,接着狠狠地打了她一下耳光,詹妮弗一点也没有退缩。他又是一个耳光,这下比刚才还猛。接着又是重重的一下,她栽倒在地板上。

“起来,我们要去外面走一趟。”

詹妮弗被打得发晕,躺在地上竭力想使自己清醒过来。迈克尔粗暴地将她拖了起来。

“要不要我来干掉她?”吉诺·加洛问。

“不。把车开到后门来。”

“行,头儿。”他匆匆离开了房问。

屋里只剩下詹妮弗和迈克尔两人。

“为什么?”他问道,“我们曾掌握了天下,而你却把它丢了,为什么?”

没有回答。

“你想要我看在我俩过去的情分上再跟你来一次?……”迈克尔走到她跟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想那样吗?”詹妮弗没有一丝反应。“你再也骗不了谁啦,你听见了没有?我就要把你扔进河里,送你去你情人那里!哼,你们可以永不分离了。”

吉诺·加洛气急败坏地跑回屋子,脸急得煞白。“头儿,外面……”

屋外传来一阵撞击声。迈克尔伸手去抽屉里抓枪。他刚把枪拿到手里,门就被撞开了。两个联邦调查局的人冲进房门,手里端着枪。

“不许动!”

在这一刹那间,迈克尔做出了决定。他倏地举起手枪,转身向詹妮弗射击。他比那联邦调查局的人快了一步。他目睹自己的枪弹射中了詹妮弗,鲜血从她的胸口直涌出来。他自已被一颗枪弹击中,接着又是一颗。他看见詹妮弗倒在地板上。他不知道自己的死还是詹妮弗的死使他更痛苦。接着他又着实地挨了一枪,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的愤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