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士风流》

第十二章

作者:西蒙娜·德·波伏娃

我是否早就预感到自己会落到这一步?当初从波尔的包中悄悄拿出这瓶东西时,本来是打算扔掉的,可我却把它藏到了自己的手套盒里。只要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举手之劳就可了却自己的一生。一想到这里,不禁让我感到心宁。我把两颊贴在暖烘烘的草坪上,低声道:“我要死。”我的喉咙眼里舒展开了,突然间觉得心里极为平静。

这并不是由于刘易斯的缘故,早在十五天以前,那一大朵兰花就已经枯萎,被我扔掉了,这件事也就了结了。在芝加哥时,我的创伤就已经开始愈合。我一定会痊愈的,我无法阻挡。是因为那些在四处遭受杀害的人们?是因为威胁着人们的战争?都不是。被杀死或自然死去,这两者并无多大差别。人固有一死,而且死亡的年龄也大致相同,相差最多四十岁。所有这一切都与我毫不相干。倘若事物与我有关,那我就会感到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就不会希望结束自己的生命了。然而,就像我年满十五岁的那一天发出恐惧的呐喊时那样,死亡重又追逐着我。如今我再也不是十五岁的时候了,再也没有力量逃遁了。呆不了数日,死刑犯就会在铁窗里上吊自缢。然而人们却要我耐心等待数年!等待又有何用呢?我已经精疲力竭。人一旦到了精疲力竭的时候,死亡也就显得不那么可怖了。如果我能够带着对死亡的渴望死去,那就利用这个时机吧。

打从我踏上巴黎的那一刻起,这念头已经持续了整整十五天了。罗贝尔在残老军人院站等着我。他没有立即看到我。只见他迈着老人的小步,沿着人行道行走,我蓦然想到:“他老了!”他朝我微微一笑,目光永远是那么年轻,可他的脸庞已经开始松弛,他将一直衰老下去,直到整个躯体都彻底变样的那一天为止。此后,我不断地闪出这个念头:“他只有十年或十五年了,也许还有二十年。二十年,这是多么短暂!他就要死去。他将在我之前死去。”夜里,我常常惊醒,心里在想:“他就要在我之前死去。”这天早上,他在跟亨利谈话,他们都说必须重新开始。人从来就是重新开始,除此之外别无它法。他们制订计划,共同商讨。可我在看着他的牙齿,人的躯体中只有牙齿最忠实。牙齿,人之躯骨躶露的所在。我看着罗贝尔的躯骨,心想:“他在等待着自己的末日。”这一时刻必将来临。也许会让我们苟延残喘一段时日,时间或长或短,但最终决不会饶过我们。我将看到罗贝尔躺在床上,面如蜡色,chún角挂着虚假的微笑,我将孤独一人面对他的遗体。肩并肩沉睡在教堂地下室的石像,手挽手安息在骨灰盒上的夫妻,这是多么骗人的假象啊!人们尽可以把我们的骨灰混合在一起。然而,我们的死却难以混淆。整整二十个春秋,我一直认为我们是在共同生活,可是不,每人都各自孤独地生活着,囚禁在各自的躯壳之中。干枯的皮肤下,血管慢慢变硬,肝脏受到侵蚀,腰板不再硬朗,连鲜血也变得苍白,死神在各自的躯体之中无声地渐渐成熟,最终将它与别的躯壳彻底分开。

我知道罗贝尔会跟我说些什么,他已经对我说过:“我不是一个苟延残喘的死者。我是一个活人。”他曾经把我说得心悦诚服。但是那时,他对话的对象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生命是生者的真实。我与死亡的念头嬉戏,仅仅是与死亡的念头嬉戏。当时,我尚属于这个尘世。如今,就不同了。我不再嬉戏了。死神已经来临,它遮去了苍穹的蔚蓝,吞没了过去,吞噬了未来,大地冰封,重又沦为虚无的世界。一个恶梦仍在永恒之中飘摇。那是一只水泡,我就要把它戳破。

我支着一只臂肘欠起身子,我看着这屋子、椴树和正睡在摇篮里面的玛利亚。这一天与别的日子没有差别,表面看去天空也是蓝蓝的,但是多么冷清啊!万籁俱寂。也许这片死寂仅仅是我心间笼罩的孤寂。我的心底已经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无论对人还是对物。我过去常常暗自思忖:“世界是广阔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仅仅凭活在人世是不足以享受人生的!”而今,我冷漠地望着这个世界,它已经沦为一个广阔无边的流放之地。遥远的星际和数十亿与我素昧平生的人们对我来说无足轻重!我只有自己的生命,惟有它是举足轻重的,然而问题的关键正是它已经无关紧要了。我在尘世间再也看不出还有何事可为。我的职业,天大的玩笑!我岂敢阻止一个女人哭泣,强迫一个男人睡觉呢?纳迪娜爱着亨利,我对她来说已经毫无作用。罗贝尔与我一起生活曾经是幸福的,可他无论与另外一个女人生活还是独自度日也同样会幸福的。“只要给他纸张与时间,他就什么也不缺了。”毋庸置疑,他不会沉痛地怀念我的。但是他这人生来就不善怀念,再说他自己很快就要入土。刘易斯曾经需要我,我心想:“无论是当初还是重新开始,都为时太晚了。”我给自己编造了许多理由,但是各种各样的理由都弃我而去了,他再也不需要我了。我侧耳细听,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没有一声呼唤。没有什么阻止我去取在手套盒里等待着我的那只葯瓶。

我挺起身子,看了看玛利亚。在她那张紧绷的脸蛋上,我瞥见的仍然是我的死亡。她总有一天会长到我这个岁数,那时我早就不在人世了。她在睡觉、呼吸,她是多么真实,她是未来与遗忘的现实。秋天就要来临,她也许就要在这座院子里或在别的地方蹒跚学步,万一她呼喊出我的名字,没有人会答应。我的沉寂将消融在世界的岑寂之中。可是她也许都不会呼唤我的名字,这样,我之消失将是多么完善,谁也觉察不到。这种空虚使我感到头晕目眩。

然而,我还清楚地记得,生活有时就像集市一样美妙,睡眠犹如微笑一般温馨。在加奥,我们曾在旅馆的露天座酣睡,拂晓时分,微风吹拂,钻进蚊帐,床铺仿佛一叶小舟,随风摇荡。在弥漫着柏油味的轮船甲板上,只见一轮硕大的桔橙色的明月在埃伊纳岛后渐渐升起。密西西比河上,天地在水中交融,吊床在回荡着呱呱的蛤蟆声的院子里摇晃,我看见头顶上方星移斗转,星光闪闪。沙丘的细沙上,谷仓的牧草里我睡过,青苔、松针、帐篷、德尔斐的竞技场、蓝天当屋的埃皮扎夫罗斯露天剧场、候车室的地板、长条木椅、饰有天盖的古床、铺满鸭绒的乡村大床、阳台、板凳、屋顶,我都曾栖过身。我也在人的怀抱里安睡过。

够了!每一件往事都勾起一阵极度的痛苦。我的心中负载着多少死者!相信天堂的小姑娘死了;认为书本、思想和她所热爱的男子永存的少女死了;满怀喜悦漫游在充满幸福希望的世界里的年轻妇人死了;在刘易斯的怀抱里欢笑着醒来的情女死了。她们全都死了,就像迪埃戈,就像刘易斯的爱;她们也同样死无葬身之地。正是因为这一缘故才禁止她们获得地狱的安宁,她们还仍然有着微弱的记忆,呻吟着呼喊安息。怜悯怜悯她们吧。把她们全都彻底地埋葬吧。

我向屋子走去,悄然无声地从罗贝尔的窗前经过。他坐在写字台前,正在工作。他是多么贴近!他又是多么遥远!只要呼喊他一声,他就会对我微笑。接着呢?他在遥远处向我微笑,这是一段无法逾越的距离。从他的生到我的死,不存在通道。我上楼回到自己卧室,打开了手套盒,拿出了小葯瓶。死神就在我的心间,我手中掌握着它。这只不过是一只蓝灰色的小瓶子。突然,它再也不威胁着我,而是取决于我。我紧握着小瓶躺在床上,阖上了双眼。

我感到冷,可却浑身冒汗,我害怕。有人就要把我毒死。这是我,这又不再是我。漆黑的夜,一切都十分遥远。我紧捏着小瓶。我害怕。但是,我想倾注自己的全部力量战胜死神。我一定能战胜它,我一定能得到解脱。不然,一切将周而复始。我不愿意。一切都将重新开始,我又将恢复一成不变的有条有理的思维,重将发现事物,发现世人,重将看到摇篮中的玛利亚,看到无处寻觅的迪埃戈,看到从容不迫地向死亡迈进的罗贝尔,看到走向遗忘的刘易斯和恢复理智的我,这是维持秩序的理智。过去在后,未来在前,无形的光芒与黑暗相隔,世界在虚无中胜利地出现,我的心脏既不在芝加哥,也不在罗贝尔的遗体旁跳动,它在它该跳动的地方,在我的肋骨下,在心房跳动。一切将重新开始。我将对自己说:“我经历了一次抑郁的危机。”我像被钉子钉着似的躺在这床上,其原因一清二楚,可我却以精神抑郁加以解释。不!我否定、忘却、逃遁的已经够多了,我撒的谎已经够多了。我这一次要让真理获胜,这是惟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死亡胜利了,如今,它就是真理所在。只需举手之劳,这一真理就可变得永存。

我睁开眼睛,天是亮的,但是黑夜与白昼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差异。我在岑寂之上飘摇。这是一种伟大的静穆,犹如我儿时躺在鸭绒被上等待着天使把我带走时那般静谧。院子、房间悄然无声,我也同样,我再也不感到害怕。一切都同意我死,我也同意。我的心脏不再为任何人跳动,仿佛它已经不再跳动,仿佛所有其他的世人都已经变为尘埃。

院子里传出声响,那是脚步声、说话声。但是,这些声响并没有搅乱这片岑寂。我看见了,然而,我是盲人;我听到了,然而我是聋子。纳迪娜气呼呼地高声嚷道:“妈妈不应该丢下玛利亚一人走的。”一个个词从我的头上飞过,没有触及我,他们的话再也不能触及我了。突然,我心间发出一声微弱的回响,这是一种细微的噬咬声。“是否出了什么事情?”玛利亚一人放在草坪上,有可能一只猫在抓她,一条狗在咬她。不,有人在院子里大笑,然而沉寂没有闭合。回声在继续回荡:“我不应该。”我想象着纳迪娜的声音,响亮而愤怒:“你不应该!你没有权利!”热血涌到我的脸上,某种活生生的东西在焚烧着我的心:“我没有权利!”灼热的感觉把我痛醒。我挺起身子,惊愕不已地望着墙壁,我手中捏着葯瓶,房间空空荡荡,可我却不再独自一人。他们将走进我的卧室,我将什么也看不见,可他们却可以看清我。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不能把我的尸体和将在他们心间造成的一切强加给他们。罗贝尔俯身看着这张床,刘易斯在帕克的房子里面对在眼前跳动的词语,纳迪娜发疯似的嚎啕大哭。我不能,我起了床,走了几步,瘫坐在梳妆台前。真奇怪。死去的只是我自己,然而经受我之死的却是别人。

我久久地坐在镜前望着自己的这张死里逃生的面孔,双chún发蓝,鼻孔紧闭。但这不是给我看的,而是留给他们的。我的死并不属于我。葯瓶还在这儿,垂手可及,死神始终存在,但是生者近在眼前。至少,只要罗贝尔还活在人世,我就不能摆脱他们。我放好葯瓶。我已被判定要死,但也被判定要活下去。多长时间?十年?二十年?我常说:二十年,太短暂了。如今这十年在我的眼前显得漫无尽头,这是一条漫长的黑暗的隧道。

“你不下来?”

纳迪娜敲了敲门,走进屋来,站在我的身旁。我感到脸色发白。她可能早就进屋,看见我躺在床上浑身抽搐。多么丑陋啊!

“你怎么了?你生病了?”她声音不安地问道。

“我头痛。我上楼来吃阿斯匹林。”

我的声音毫不费力地脱口而出,我觉得这声音是正常的。

“你把玛利亚一人留在那儿。”纳迪娜以埋怨的口吻说道。

“我本来马上就下楼了,可我听到了你的声音,于是便呆在房间休息一会儿。”我补充道:“现在好多了。”

纳迪娜满腹狐疑地看着我,可她只不过怀疑我心里烦恼而已。

“真的?你觉得好多了?”

“我吃阿斯匹林很有效。”我站起身来,以摆脱她这种审讯似的目光。“咱们下去吧。”我说。

亨利递给我一杯威士忌。他正在跟罗贝尔一起看稿子。罗贝尔显得喜气洋洋,并马上向我细说起许多事来。我惊愕不安地自问:“我怎么会那么愚蠢?我怎么没有考虑到会给他造成无限的痛苦?”不,这不是愚蠢。我一时间确实进了彼世,那儿的一切都微不足道,一切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你在听我说吗?”罗贝尔问道。他对我莞尔一笑:“你人在哪儿呢?”

“在这儿。”我答道。

我是在这儿。他们在生活,在跟我说话,我是活着的。我重又并着双脚跳入了人世。话语钻入了我的耳朵,渐渐地又具备了意义。原来这是亨利提出的周刊预算表和初步设计方案。我对刊名就没有个主意?人们迄今想到的刊名没有一个合适的。我在寻找一个刊名,我暗自思忖,既然他们有足够的力量把我从死神手中夺回来,也许他们会有能力帮助我重新生活。他们肯定能够做到。不是世人在冷漠中沉沦,就是地球重新人丁兴旺。我没有沉沦。既然我的心脏在继续搏动,那必须让它为某事、某人而跳动。既然我耳朵不聋,那我一定能重新听到对我的呼唤。谁知道呢?也许哪一天我重又会幸福。谁知道呢?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名士风流》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西蒙娜·德·波伏娃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西蒙娜·德·波伏娃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