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九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抽签抽来的运气。”当安迪·库林斯被问到为什么有些人去搞调查能在著名的夜总会里,身边美女如云,而另一些人则要和不刮胡子的赖帐者交谈,身边是一筐筐的洋葱,他轻松地回答了这句话。“再说,”他对乔·奥布赖恩说,“你也要看到有利的一面,在斯塔滕岛的工作能命名你和你的伙伴保罗联得密切些。”

确实,在斯塔滕岛白宫中进行的监视活动仍是联帮调查局的首要任务。在1981年,进出卡斯特兰诺家“u”形车道的人似乎越来越多。而巨头保罗本人外出的次数似乎越来越少。正如后面所写到的使他羁留在家中的原因太多太多了。

到1981年,保罗·卡斯特兰诺已统领甘比诺犯罪家族在大体和平与兴盛状态下度过了5年时光。

在越来越有把握自己位居这个组织的无可争议的首脑位置的同时,他觉得自己可以从与基层团队的接触中逐步脱身出来。这个决定无疑使教父的日常生活少了一些杂乱的紧张,免去了大量令他厌倦的会谈和使他发火的事情,但是这也几乎当然是一个严重的战术方面的错误。他不再做一名事必躬亲的首领;他使自己脱离了街上的气味和喧闹。他自己选择的疏远态度使手下像约翰·戈蒂这样野心勃勃的年轻头目们发展了几支强有力的队伍,这些队伍自先忠诚的是他们,而不是某个看上去有决策千坦克之外的首领。他们离他仿佛是拥有50o家公司的总部与其分支机构的职员那么遥远。

这种疏远还使人想到卡斯特兰诺逐渐远离黑手党暴徒工作的另一因素--这一因素后一造成了几他危险的错觉:他乎想像自己已多少从帮伙时代“学成毕业”了,现在,随着他的事业真正地展开,他已是合法的资本产业的一部分。这种合法性的幻觉--当然是由于贿赂警察和法官以及与呼类政客的暖昧交往产生的--似乎使巨头保罗对于在什么地方如何做生意产生了一种玩世不恭的自信心。每个人都知道李·艾科卡致力于切莱斯勒总疗的工作;让人们明白保罗·卡斯特兰诺这个富有的业主控制着建筑业、食品业、服装业、公共卫生业等等,他经常在那奢华宽的宅邸里办公,又有什么害处呢?

此外,还有另一个完全与职业无关的原因使保罗·卡斯特兰诺留在家中。这就是格罗莉娅·奥拉特。巨头保罗对她越来越着迷,甚至极为溺爱。他像一个青春期少年一样。他设法安排家里没人的时间,观看她在奥林匹克级游泳池中躶泳;他喜欢把她包进自己穿的那件洋红色缎子睡袍中擦干她身上的水。这两个人还如同轻狂少年一样沉迷于长时间的亲吻、拥抱、爱抚和调情,但却没有实际的性行为。

这种禁慾现象的原因并非出于道德观念,而是由于生理原因,这个问题后来保罗·卡斯特兰诺接受了一个根本的解决方法。热情和挫折,慾望和束缚--这种没完没了的纠缠使教父陷孜了好色的癖性,他自己似乎已无力掩饰。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所有的对贯常约会的点头暗示,随着卡斯特兰诺和他的女仆交往的逐步升级,统统丢开了。这对禁慾主义的情人相互眉目传情,做出色情的姿势,使尼娜·卡斯特兰诺越来越厌恶。甘比组织中的老一代成员看到他们的首领--这位主教大人,这位教父之王--举止像个少年情痴,不由得相互投去忧虑和难以置信的目光。

当他赞“小格罗莉娅”时,当他用种更适用于对孩子或猫咪说话的溺爱的语调对她说话时了们都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他为什么要娇宠这么一个举止粗俗。

说话尖刻、毫无性感的女人呢?这个外国人口音那么重,在餐桌上的礼仪又粗俗得吓人。他自怎么能如此明显的轻视温顺的尼娜,举此适度的尼娜,与他荣辱与共的伴侣,他的孩子的母亲?

他们反对;他们全都反对。可是保罗·卡斯特兰诺或者是太专注于自己的感情而未注意,或者是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意见。他下在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格罗莉娅使他变得年轻,即使不是在身体上,也是在精神上。他操劳一生就是为了要达到一个位置: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控制一切,安全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他已经达到了这个位置。老天作证,他要尽情享受这一切。他是首领,如果他要把个人玩乐场所与甘比诺家族控制中心合为一体,那也得由他。

毕竟,这是他的房子,他的城堡。和其它任何地方一样安全,而且比大多数其它地方都要舒适得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