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十八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由于无所事事,乔·奥布赖恩感到肚子饿了。坐在停在卡斯特兰诺车道上的破旧的公务车里,他开始想到半熟的烤牛肉,想着俄罗斯服装,想着罂粟种子从蛋卷顶部掉下来。快到中午时,他抛了枚硬币,蒂卡诺没接到,去买三明治。奥布赖恩坐在教父房前的台阶上,读着《纽约时报》。

半个下午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报纸已经读完。再吃饭又太早了点儿。没有巨头保罗回来的迹象。奥布赖恩和蒂卡诺谈起他们在体育运动中的光辉时刻,谈到他们在学校遇到的麻烦,吹嘘一下自己的孩子,监视人是无聊的活儿。

不久两个女人出现在卡斯特兰诺家靠近车库的边门,她们穿着过时的夹克衫和平底鞋。其中一个戴着头巾,拎着印满蓝色大花的塑料购物袋。

“我跟着这两个女人。”奥布赖恩说。

等到她们完全看不到这座房了,朝着本尼迪克特大特的斜坡走去时,奥布赖恩开始徒步跟踪她们。

路从托特山山顶向下婉蜒,卡斯特兰诺家变得不那么雄伟,环境变得很中阶级化。奥布赖恩在街的拐象处追上了两个女人。那人有一座小砖房,庭院里有不整齐的杜鹃花和灰泥鸟池。站在那里,这两个女人也像小鸟一样,在一个充满神秘及危险的国家里为食物及住处而奔忙的弱小的外来人。

“对不起,”侦探说,出示了他的证件,“我是联邦调查局的乔·奥布赖恩。”

“对不起,”戴着围布的女人说:“我是格罗莉娅·奥拉特,来自哥伦比亚的波哥大。”

她的声音和举止没有一丝温顺或柔弱,尽管她的英语不地道,回答中充满了机智和挑战。她是个自然的模仿者。掌握了人们说话的句式及节奏的窃门,又正确地说出来,这很让人高兴,但也可能让人发怒。

“你的朋友是谁?”奥布赖恩问。

“她的名字玛丽娘·尤金尼娅·艾斯特拉达。也来自波哥大。也是合法移民。你可以检查。没问题。但她的英语不如我好。”

戴头布、拿着塑料购物袋的女子略略笑了一下,行了个笨拙的屈膝礼。

“你们的雇主--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保罗先生。”

“对。你们知道他以什么谋生吗?”

“他是商人。大商人。”

“是,但你们知道是什么样的生意吗?”

“谈生意。”格罗莉娅·奥拉特说。

“谈生意?”

“是的,一直在谈生意。很多来谈。”

“都是谈些什么,格罗莉娅?她们谈些什么?”

哥伦比亚女人陷入沉默,盯着她的平底鞋看。

她当然并没有显示出女性的一面。她很瘦,几乎没什么线条。她的头发黑而粗,梳着一般的短发,两条黑眉毛挤向中间,上嘴chún有一道阴影。鼻子有点圆。

只有眼睛算得上漂亮--很宽、深棕色,像森林里的动物一样机警。

“我现在不跟你说了。”她说,“我们必须为尼娜夫去买东西。如果我们去得太久她会发火的。再见,乔先生。”

她开始走开,玛丽娅·尤金尼姬·艾斯特拉达跟在身旁。

“等一等,格罗莉娅,”奥布赖恩说,掏出钱包,取出名片。“你休息的时候可以给我挂电话吗?我们一起喝咖啡。”

女人接过名片,仔细看了看。“谁会钱?”她问。

“你,不是纳税人?我敢打赌是纳税人,嗯?你已经发了不少名片。保罗先生他有三个、四个、五个。”

“格罗莉娅,”奥布赖恩说,“现在你也有一个。”

你会打电话吗?”

“我想想。”

“对了,格罗莉娅,不要让卡斯特兰诺先生或夫人知道我们交谈过,我想他们不会高兴的。”

“好吧,”格罗莉娅·奥拉特说,继续向本尼迪克特大街走下去,轻轻扭动着她的屁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