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二十九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授权书经华盛联邦调查局部审及美国司法部长审阅后,于1982年11月12日由区法字亨得·布拉姆韦尔签署命令,授权在斯塔滕保罗·卡斯特兰诺住宅安装电子窃听设备。

在布鲁克林--昆斯区联邦调查分局里,人们满意地松了口气,但没有庆祝。还不是时候。布姆韦尔法官的命令给分局30天时间安装窃听器。30天时间里要设计并执行秘密潜入教父住宅的方案。

3o天里要找出如何能对付猎犬,躲开封闭安全摄像系统,破坏警报系统,打开防盗锁,躲过人家及仆人视线,将窃听器安装在最可疑的人鼻子底下,再走出来而不是卡斯特兰诺的地毯上留下一个脚樱而且这一切是在一位以喜欢待在家里,穿着红色的锦袍,随心所慾地作乐,穿拖鞋与朋友及与属娱乐的人家里进行的。

幸运的是分局的计划有个良好的开端。

在走访健谈的朱利·迈伦之后不久,为确认迈伦的信息,奥布赖恩又走访了格罗莉娅·奥拉特。那是个星期三,格罗莉娅固定去科罗纳她姐姐家的日子。

科罗纳--灰色的住房、街角的小酒店,2o年的老房子--同豪华的托特山形成的鲜明对比,尽管这也是格罗莉娅看起来真正可以放松的地方。她和姐姐内利一起喝咖啡,聊天,有时去看场西班牙电影或到将餐巾及内裤摆在巨大的箱子中的小商店里去采购。她经常从卡斯特兰诺的食品储藏室里带食物来,成袋的冻虾及烤肉贫穷区的人见不到的高级食品,至于食物是偷来的还是保罗赠送的,乔·奥布赖恩就不得而知了。

“格罗莉娅,”女仆从侧房楼梯下来时他叫道:“多巧啊!”他已经在一个桔红色垃圾色桶帝倚了3个小时。

她从脏肮的人行道上看了看他并认出了他。

“乔先生,”她用一种绝非不友好的口气说,也并不十分吃惊,她机警的眼睛扫视了他的脸,“这不是巧合,”她坦率地说道:“你想同格罗莉娅谈谈,好吧。

你喜欢咖啡店吗?”

他们走进一家古巴快餐店,坐在台子旁,听着牛奶加热的嘶嘶声谈着话。格罗莉娅突然间显得像个小女孩一样,把她的肘部撑在桌上,让她的平谈但善变的脸贴在拳头上。她笑了,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透过眼帘打量侦探。“乔先生,你想谈什么?”

“你在哥伦比亚的家。”

在一刹那,格罗莉娅的表情看起来脱离了她脸上的骨头,好像她的不信任在听到不期而至的这几个词后要进行调整,以使她可以回答,“我的家都是好人,很穷。但骄傲,诚实。乔先生,你别给我家里找麻烦。”

“我没想找麻烦。”奥布赖恩说:“我在想也许我可以帮助他们。”

“怎么帮?”

“签证?绿卡?也许他们想到这个国家来。”

格罗莉娅大笑起来,这是一个小孩子发现一个新游戏不是他所能玩而突然间又找到方法的放松的大笑。“噢,我明白了。”她这几个字说得像国家广播公司的韵,“我帮助乔先生,乔先生帮我,对吗?”

她把手放在奥布赖恩的胳膊上,又转到凳子上,然后又落到她的肩上。渐渐地,这个有些荒唐的事实使侦探明白:保罗·卡斯特兰诺的女仆在同他调情。这个,奥布赖恩不需要。她的轻挑使他很窘,如果他那时知道格罗莉娅与教父的真正关系,他也可能还会很紧张,而另一方面,格罗莉娅·奥拉特的友好态度很重要。“是的他说:“也许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我怎样帮你呢?”

“首先,别跑回去告诉尼娜夫人我们交谈过。”

格罗莉娅皱鼻子:“尼娜夫人,我什么了不会告诉她,我和尼娜夫人,我们完了。”

奥布赖恩喝了一口又浓又甜的咖啡,对托特山住宅的近期监视表明卡斯特兰诺家的第二个女仆玛丽娅·尤金尼娅·艾斯特拉达已经不在了。奥布赖恩后来证实,她实际上已回了波哥大。他也同样知道,只剩下两个女人在保罗·卡斯特兰诺住宅里争风吃醋。尼娜不是在同她丈夫的情妇争宠,那种竞争看起来已经退让了。但她对不准备放弃她的权力及尊严。她仍旧是合法妻子,还可以品尝一下羞辱她丈大的情妇的又酸又甜的滋味,毕竟她只是薪水簿上的人罢了。在日益痛苦的妻子及越来越勇敢的女仆兼情妇之情,仇恨日益各项温。

“你也别告诉保罗先生,”乔·类布赖恩说。

女仆换上她精灵的表情,大大的棕色眼睛,无辜的嘴chún:“这个格罗莉娅很难保证。”

“那就别保证,别去做好了。”

格罗莉娅对这个有些严厉的要求的回答是愈发的搔首弄姿。有一刹那,奥布赖恩痛苦地以为她要把头放在他的肩上。“你想叫格罗莉娅做什么?”

“我想让你告诉我去了保罗先生那儿以及他们谈了些什么。”

“我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她说。

“格罗莉娅,”奥布赖恩说:“今天不说谎,好不好?保罗先生在房举行会议,你送咖啡和饮料,你做饭,别告诉我你听不见。

格罗莉娅对奥布赖恩所说的并没感到窘困。

“那儿离得很远。”她抗议道。

“能有多远?”侦探问。

“很。格罗莉娅在这工作。”她用短粗的食指指着台子,“保罗先生,他在这儿谈生意。”她画了很大一个圈,奥布赖恩清楚地看到卡斯特兰诺厨房和用餐处的分界。

但他仍需要证实保罗确实坐在长桌的较远的一。他的膝轻碰了碰格罗莉娅的膝:“你的腿一定很累了。”

格罗莉娅无力地呻吟了一声,这是一种需要抚摸的声音。“噢,是的,乔先生,有时格罗莉娅的腿很累。”

奥布赖恩低头看着他的咖啡。他试图判断一下是否格罗莉娅靠他更近了,或者想像一下几乎空着的快餐店突然挤满了人。“所以,格罗莉娅,你会听话吗?能告诉我吗?”

“你会再给我名片吗?”

“不,”奥布赖恩说。他尤其不希望给保罗·卡斯特兰上他去过的确凿证据。

“我可以找你。”

“在星期三。”

“是的,我知道。”

“我的姐姐……”

“内利。

“她

有时出去。”格罗莉娅说,扭着她的屁股,全身也随之扭动起来:“她有时把格罗莉娅自己留在公寓里。有时格罗莉娅很孤独,乔先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