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三十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第三款授权书下达的当天,乔·奥布赖恩停止修面,开始穿一双大大的尖头鞋。他也开始要使自己习惯戴鹿角框的眼镜及不合适的焦距,使自己喜欢戴灰色的软呢帽。

他在把自己训练成为西那库斯的约瑟夫·p·格林伯格,一个在纽约华尔街公司寻找工作的律师。

他找工作的时候要住在斯塔滕岛托特山队近--故事是这么编造的。像斯塔滕岛成千上万其他居民一样,他每天乘船去鸽在那里碰碰运气。

奥布赖恩--格林伯格的住处当然就是窃听卡斯特兰诺的监听站,它的位置要符合几个要求。首先,它必须位于联邦调查局技术人员所规定的有效传送距离内。

仅只这个要求就已很难满足。卡斯特兰诺住在一个价值百万美元、归自己所有的单独楼房里。不出租,没人在街上停车,这又排除了另一种可能:把那辆破旧的老爷车改装成卡车在城里使用时,在这里不消一分钟就会被发现。理论上,分局可以买一幢房子,监听结束后卖掉。但即使除去向华盛顿费力地解释为何乔·奥布赖恩需要150万小面额现金外,这个策略本身也让人怀疑。托特山的房子要出售是件稀奇的事件,人们一定会议论纷纷,并且会猜测买主的财富及背景。一位身高6.5英尺、装成犹太律理由的受尔兰人不愿外人注意更不想在购买房地产时被人包围。

因而奥布赖恩--格林伯格移到山下,监听区域的边缘。他还有别外一个因素要考虑:视线。尤其是一开始,对监听的人来说将声音与名字对上号是很困难的工作。而这一点又很重要,因此要找到一个有利地点,守住白官的进出路线。车牌号有助于找山说话的人是谁。

安全是联邦调查局这一行动的另一个要求,而这一点比人们一开始所想像的要复杂得多。人们有时假设所有的守法公民在反犯罪团伙的斗争中当然会站在执法机关一边。可惜,这种假设太天真了。

美国通常对犯法的人有种荒谬的喜爱,就像它对政府有双重爱憎一样。斯塔滕岛的一睦好公民将不会介意帮助保罗·卡斯特兰诺而不帮助联量局,这是毫尤疑问的。也许他们知道他是手党,但他们没看见他手上沾满鲜血,他们没见到打碎的膝盖骨。他们认为卡持兰诺是位安静的邻居,捐钱给教学,使街道保持安全。没人,至少奥布赖恩--格林伯格的房东就不会成为他的联盟,去反对山顶上的富裕的老人。因而任何行动都需要防止别人发现。

在任何情况下在纽约找公寓都一种痛苦的考验,而要在奥布赖恩--格林伯格中工作的半径内,就更让人心烦不已。但最后他还是找到了一处好地方。

那是一座翻新的维多利亚式房子,坐落在里士满咱1510号,这里有一条通向托特山的大道。房子的主人叫罗伯特·维托罗,是位外科医生。房子的第一层是他的诊室。这地方晚上没人。奥布赖恩--格林伯格以每月1000元外加一个月的押金租一了二层楼的公寓,还有一间顶楼,对放置监听设备来说非常理想。

还有最后一个细节。奥布赖恩--格林伯格告诉维托罗他将有一个同屋,里位离婚并要再婚的飞行员。由于这位同屋飞去夏威夷,他不需签租单和不必被介绍,这自然很方便。这位“飞行员”,可以是任保人--安迪·林斯,弗兰克·斯佩罗,或任何一个要在这儿工作的人,如果维托罗医生、他的助手或他的邻居偶尔注意到几个不同的男人在晚上奇怪的时间坦克进出公寓,如果他们觉得有必要问问是怎么回事,他们可以随意猜测这位安静的蓝眼睛的犹太律师是白领阶层同性恋中的一员,白天循规蹈矩,晚上却过另外一种社会生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