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三十二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1982年12月2日凌晨12点46分。

安迪·库林斯从头到脚穿站着黑色伪服爬到保罗·卡斯特兰诺托特山大宅门廊的台阶。水银灯拉长了他穿过台阶时的弯曲的身影。安全摄像机像电风扇一样安静地左右扫瞄着。房子里面一片黑暗,寂静无声。

库林斯停了一下,向后看了看。近处,本尼迪克特街的树和灌木丛在天幕的映衬下又黑又平,再远处,维拉扎诺桥在布鲁克林桔红色灯光映衬下闪着蓝光。

他侧身爬上教父家的一扇窗户。在窗角,一小块杯形像皮擎着几根易断的金属线,窗户一开就会断。即使是风也可使其摇起来。库林斯将手掌放在窗框上,深吸一日气,飞快地用力推了窗户一下。

顶棚报警器爆发出一阵哀鸣,像一阵气吹过牙根一样突然具有穿透力。房子里,狗叫了起来。安迪·库林斯飞快地跳下台阶,穿过卡斯特兰诺的车道,消失在本尼迪克特街的夜色里。

联邦调查局的监视组,散布在邻近研究教父的保安系统。

不一会儿,楼上的两盏灯亮了,中间隔了一扇黑暗的窗户。保罗和尼娜在不同的卧室里。

在房子的后部,托特山斜坡处的一个小窄门里亮起了一片灯光。这一定是仆人格罗莉娅的房间。

一扇门也没开,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保镖和守门人。

第一声警报响后12分钟26秒,一辆黑色轿车从四角咱方向尖叫着开进卡斯特兰诺家的车道。这辆无标记的轿车后来被认出是一家社区安全服务公司的。它的头儿名叫萨尔瓦多·巴巴托,是位注岫私人侦探,有时代替托米·比洛蒂做保罗·卡斯特兰诺的司机。这家公司看起来显然不能合作。

巴巴托到达30秒,比洛蒂本人开着别克车来了。卡斯特兰诺在门口迎他们。巴巴托进去了,比洛蒂一手提着手电筒,一手拿着棒球棒在外面巡视。

1点2o分,两位先生走了,房子又陷入黑暗。

“太好了,”第二天在莫的办公室监视专家说,“四五天后我们再来一次。”

“我们还需要再知道些什么?”乔·奥布赖恩问。

“没有了,”监视专家微笑着说,“实际上,我们再派一个人去干一次。”

“我们为什么要那样做?”莫问。

“演出‘狼来了’。使安全人员厌倦。”

几夜以后,社区安全服务公司的反应时间增加到18分17秒。

乔·奥布赖恩和活利·蒂卡诺乘车前往华盛顿,那里的联邦调查局声学实验室正在复制保罗·卡斯特兰诺的厨房及用餐区。以设计图为脚本,技术人员很容易复制房间的方位。但他们需要这两位侦探提供有关细节的回忆。尺寸,材料,家具的位,可干扰无线电波的器具的位置,是否有吸音的帝子使声音变尖的玻璃等。最有价值的信息可能就是教父坐在哪里。甚至他说话声音的音量,即使很大的吸声也不会过于干扰。

火车通过过新泽西,经过费城。像其他商人一样,奥布赖卡诺坐在车里,把公文箱撑开着放在面前的托台上。当谈话不多时,他们就翻翻。在奥布赖恩的箱子里的记录、草图中有迈伦的目录。奥布赖恩从不去看它也几乎忘了他还有这样一个东西。

但现在他把它拿了出来。

“朱利·迈伦的爱好,”她对蒂卡诺说,“万一他为黑帮建房提供木材赚不太多时用。”

蒂卡诺接过那本小册子,翻了翻:“好贵的东西。”

“设计精致。”奥布赖恩低声说,声音里抱含着对贵重,过分精巧而不实用的东西的极不喜欢和情绪。

“我的天,”蒂卡说,指着一个称作“食物雕刻师”的钻蓝色瓷釉东由,“我看这不过就是个切机。”

他翻着书页,摇着头:“这是不是卡斯特兰诺桌边的那盏灯?”

奥布赖恩拿回小册子。蒂卡诺说的东西是欧洲铬质设计,图底座,六角星形的主体,顶部可旋转,指向三角形的光滑的阴影,反平稀的臂及可活动的灯头。“你知道吗?”奥布赖恩说,“迈伦真的给卡斯特兰诺房子送货。”

得给实验室的家伙们看的东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