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三十三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第三款法律授权书期限到时不会有喇叭,不会有铜锣,不会有响声。只有时间消逝,机会溜走的静静的失落,以及令人心烦的变更宣誓书的程序,希望法官能给宽限一段时间。

1982年12月11日午夜,窃听卡斯特兰诺家的第一个限定期限满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在华盛顿,卡斯特兰诺厨房的复制工作已完成,安迪·库林斯和乔·奥布赖恩正在开始校试装置的技术准确性。

有许多东西要掌握。白天知道的程序要在黑仪检验。每一步都要缩短几秒。戴着手套的手指已经很适于处理钻及钢上的微小的扭痕。嘴和耳朵养成了绝对安静的习惯。

同时,圣诞节来到了斯塔滕岛上。对保罗·卡斯特兰诺来说,这是他所知的最繁荣而毫无威胁的圣诞假日。花了那么多纳税人的钱,动用了那么多的人力。制定了那么多的计划,联邦查局甚至还没能打破美国最有权力的暴徒的外部寂静。

教父正美滋滋地过节。送货车从他儿子的内禽厂送来大批肉和鸡,糕点的卡车送来巨大的分层点心。儿女们领着孙子孙女来了,吃得饱饱的再走。

甘比诺的头头们循着圣诞节的惯例,给教父送去了装满现金的鼓鼓的一堆信封。在纽约黑手党内流通的成百万的不义之财中顶层人物会扣除几百、几千几万乃至几十万。承包商要给团伙里的人送现金,夜总会老板在年底要对供应酒类、运垃圾的及维持秩序的表示感谢。警察也分圣诞红利,邻区的扭法者也额外地得到了些给孩子们的小礼物。保罗·卡斯特兰诺收取每一美元的贡金,举行宴会,他吻别人的面颊,逗弄一下小孩子。他吃奶油蛋糕,注射胰岛素。他充当一家之主的角色,施慷慨于周围的每个人。

不积压道教父是否在圣诞节时送礼物给他的妻子。他送给格罗莉妮一辆红色的达特森2802型跑车。格罗莉娅不会开车,但她说想学。黑帮中最专横的人在这件事和其他许多事上明显在纵容。

对联邦调查局的男男女女,有一点值得骄傲:只有大学毕业生才可成为其工作人员。但需要说明的是,教育程度有时与手头的任务并没什么清晰的联系。1983年初,监视专家乘单引擎发机飞机环绕托特山即是一例。他的任务是观察并发现卡斯特兰诺的狗在何时何地可以被解决掉。

此时,安装窃听器的第二个30天的限期已经过了,第三个30天的期限也渐趋结束。布鲁克林--昆斯联邦调查局分局的人的耐心越来越少。为保持形象,乔·奥布赖恩--格林柏格大疗分夜晚都在里土满路度过--远离家人,枯燥,睡眠不好,并且在短期内没有什么进展。安迪·库林斯很焦躁,他以为很轻松的事越来越糟。布鲁斯·莫仍然嚼着烟斗,瘦从一开始他们就清楚地知道有一次机会,并且仅有一次机会,呆以成功地装上窃听器。最细小的失误都会导致教父和他的下属早已存在的疯狂,那会毁了整个计划。

1月2日卡斯特兰诺家里的事情太多而没有办法行动。车道上塞满了车。托米·比洛蒂像个矮胖的凶神恶煞的小鬼一样荡来荡。

当·奥布赖恩提交一份修改过的宣誓书申请第四个期限时,法官亨利·布拉姆维尔很同情他但很坚定地说:“这事有个界限,孩子,这是我能签的最后一份了。”

在快到3月中旬的时候,监视斯塔滕岛白宫的人发现了一个奇怪但令人振奋的现象,许多人要外出。-一砷上托米·比洛蒂开着别克车来,停在门廊台阶处,发动机没关。他进了房子,几分以后提着行李出来。接着是更多的手提箱。最后,保罗·卡斯特兰诺出现在门品,他的旁边,与他并肩站着一位微笑的女人,不是尼娜,而是格罗莉娅奥拉特,她穿了一件适合度假的新的羊毛外套。由于要去更温暖的地方,教父在灰色的西装外只围了条开司米围巾,戴了副变色眼镜。

迈阿密的特工立即确定保罗·卡斯特兰诺要要到庞帕诺海滩豪华复合式住宅去休假。他穿一件棕榈图案的运动衫,挎着一位粗黑头发上chún向下的女人,与他们在一起的是皱着眉头戴着难看的假发的家伙。他开着高尔夫车,看起来像主人一样。

回到纽约,天气不好,风很大,天灰灰的。在昆斯大街的总部里,乔·奥布恩读着迈阿密的电报,挠着头。

“安迪,”他问同伴,“我问你点问题。你知道几个送跑车给女的人?”

“不多。”库林斯说。

“几个带女个度假?”

“不多。

“她突然穿那么多的新衣服告诉你点什么?”

“乔,我确切地知道那说明什么,但一”“另一件事,”奥布赖恩打断他,“你认识几个老人去做生殖器手术以便可以和他们根本不去注意的老妻子做爱?”

“乔,”安迪·库林斯说,“我知道看起来是这样,但不可能。它违反传统,违反规矩。”

“是的,”奥布赖恩说,“但也许那是爱。”

“爱?”库林斯说,“教父陷入情网?也许吧。我想我听到奇怪的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