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三十五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车于午夜12点55分出发。

1点14分,报告说卡斯特兰诺大宅一片漆黑,一片寂静。周围也没出现不利情况。因此护送队的其他人乘车穿过几乎空空的街道,只偶尔有圣帕特里克节的狂欢者摇摇晃晃地走回家,猎户座的星星闪耀的深冬的天空。在通往托特山的盘山路上,维拉扎诺桥在不同的位置看你被扭转了一样。

1点31分,离卡斯特兰诺车道入口半个街区处,乔·奥布赖恩,安迪·库林斯和准备爬下房顶的小个子滑下汽车,潜进光秃的树木交错的阴影里。奥布赖恩戴了腰包,里面藏着一把小口径自动手枪。

库林斯拿着一把装了葯剂的镖枪,以便对付不肯安静的狗。两个人都戴了薄薄的手套,脖子上挂着安全对讲机,背着装满工具的背包。

他们飞快地越过房前灯光交叉地带,绕过门廊台阶,穿过高大的柱子及一排排漆黑的窗刻,向可停6辆汽车的车库前进。在可同时进出两辆车的车库门旁边有个走人的出回,这不与警报系统相连,因为它只能通到车库。但这里进教父完全设计的一个严重疏漏。几秒钟内,乔·奥布赖恩打开了锁,两个人躲开聚光灯和摄像系统,安全地进入到充满汽油和蜡味的车库里。下一个步骤很轻松。他们松口气,向四周扫视一下,如果他们的任务是偷几辆汽车,他们可以在卡迪拉克、美洲虎、奔驰及格罗莉娅的小跑车小中任意选择。

小个子将挠钩搭在车库棚顶的板子上,沿绳子爬上去。

库林斯和奥布赖恩给他20秒的时间堵住电子警笛,他们两个打开通向房子的防盗锁,花不到半分钟,门静静地开了,两名特工未经邀请而进入秘密犯罪组织总部。

门里,防盗警报控制板上闪着不祥的红光。如果他们不能在电子延迟期内将指示器变绿,下件事就会发生。屋顶上被堵住的警笛会响。社区安全服务公司办公室里会接到信号,一辆车会驶向白宫,注要看到停在托特山的垃圾车。司机会携带武器,这是合法法。社区安全服务公司也许也许给尼娜·卡斯特兰诺挂电话,叫醒她而使任务流产。也有可能挂电话给在庞帕诺海滩的托米·比洛蒂,告诉他出了麻烦,这样也许会缩短教父的休假,使再次安装的希望化为泡影。

侦探算了一下他们有25秒的时间破坏警报系统,已经花了4秒钟打开门,接近控制板。安迪·库林斯大气也不出地将一个计算机化的数字选择器对准警报系统的主干,扫描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扫过一万个可能的数字组合,然后在黑色输入屏上读出闪着蓝光的四位数字。库林斯用戴着手套的指尖按下按钮。显示器变为绿色。25秒的许可时间还剩下3秒。

然后两名侦探听到了沉重的喘息声。找鼾式的声音及空气的嘶嘶声来自两扇门后。安迪·库林斯轻轻拉开一扇门的黄铜把手--卡斯特兰诺的两条狗在洗衣机的酣睡。它们黑色的鼻子在透进来的聚光灯的暗光下发亮,耳朵耷在脑前。库林斯拿好缥枪,用鞋尖轻轻踢了一下狗。它们的肌内本能地动了一下,再没什么。他让它们继续睡下去。

在卡斯特兰诺的厨房,乔·奥布赖恩只用片刻来辨别一下方向,集中精力,冰柜靠在一面墙上轻柔的响着,双门的电冰箱忽然又起动了,发出汽车般的噪音,很响很粗兽,淡淡的一束光透过窗帘泄了进来,为他们行走提供了极好的光线。

两名侦拧绕过巨大的台子,蹑手蹑脚地走到卡斯特兰诺谈生意的黄色长桌前。桌头,是教父的高背椅,好像可以模糊地感觉到教父的存在--隐隐的回映着他尖而专横的声音,高档修面后残存的气味以及穿着大袍撕开装满钱的信封时锦缎的沙沙尔。在散开的光线晨,椅子的抓住手因卡斯特兰诺肥厚的手掌的多年摩擦而闪着亮光。

乔·奥布赖恩从背包中取出一块直径12寸的铬盘,上面粘着8寸长的象牙色的电线。

安迪·库林斯轻轻搬起迈仳邮寄目录上的那只欧洲台灯,把它放到地板上。他拔下电源,卸下底座,剪断从墙上插座伸出的电线,那电线绕过灯杆及可伸缩的灯头伸到灯的插认里,肃下半寸电线的绝缘体,他把电线同换好的底座上的电线接起来。

这个新的铬盘不是朱利·迈伦亲手送来的那盏灯上的,而是通过更传统的方式海运来的。里面是一个不受方向影响的麦克风及自动充电块,组成了一个很好的窃听器。墙上的电流将使电池不断充电。灯杆成为不错的天线。新底座装好的以后,卡斯特兰诺的房子看起来同原来的并无两样,没有钻孔,没有破坏一块油漆,没增加东西没移动东西,净变量为零。

乔·奥布赖恩将原来的那块铬盘放回包中。安迪·库林斯把灯移到跟原来一模一样的位置。两位侦探检查一下工具、脚英绝缘体的碎屑。然后从原路返回。他们恢复了警报系统,锁上了门,飞快地越过卡斯特兰诺的车道,感觉到身后几步远的小个子的轻快的脚步。他们上了等候在那里的汽车,开走了。

他们一共在卡斯特兰诺的房子里呆了12分半。

这短短的时间经过了几个月乃至几年的策划和等待的折磨才得以完成。在美国反对犯罪团伙的斗争中要再找出像这样关键的一种刻是很困难的。

那天早上7点35分,乔·奥布赖恩和安迪·库林斯坐在里士满路1510号监听站的三层楼工。阳光同云彩一起露出来。两名侦探的眼睛因极度疲劳而通红。但他们还不能去睡,睦到能从窃听器里听到些什么,什么声音都可以。

监听窃听器有严格的规定。只有那些有犯罪活动动嫌疑,并在授权宣誓书上提到的人才可监听。

但允许联邦调查局监听抽样谈话,以测试收听效果及将漫无边际的闲聊同切中要害的谈话区分开来。

监听人员有确定什么是或即将是切中要害的谈话的自由权。举例来说,一位匪首同她女仆的谈话一般被认为无关紧要。但如果女仆同时又是匪首的情妇,而匪首尽管有巨大的财富和权力,出于一种奇怪的不安全感需要向她证明他的重要性,那么……窃听托特山听到的第一件事是尼娜·卡斯特兰诺同她的狗说话。她用高出一种好像是滤咖啡声音对它们说:“今天早你们很贪睡。甚至不想出去吗?

看你们,那么懒……”

声音很清晰地传来,有轻微的金属声,但没有干扰。库林斯和奥布赖恩扳动开关关闭了传送器,他们有种感觉,即使狗从昏睡中醒来跑到外面去,她也一样唠叨着。但窃听是为了让黑手掌暴露它自己,而不是偷听一位骄傲的老妇人在孤独的日子里的喃喃自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