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四十二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在布鲁斯·莫那张禁慾主义者的面孔上,再大的思想波澜也只能以最细微的表情反映出来。

在为卡斯牺牲寺兰诺安装窃听器之前,等特机会的紧张气氛使每个人的神经都绷紧到了极限,而这位主管人久经考验的神经并不紫他平日里叼着烟斗时有更多的畏缩。现在,窃听器已案装到位,一切顺利,并没有发生耗来设想出的最坏打算,他也不让自己表现出比平日里的浅浅一笑更粲然的满意神情,那微笑只不过是稍稍露出牙齿。眼角上多几条皱纹罢了。这种含蓄的表现不令仅出于天生的沉,更因为即使在局里,对卡斯特兰诺监听也是一桩秘密,昼不让外界知道此事。

安迪·库林斯和乔·奥布赖恩在昆斯的区布尔瓦街莫的办公室里向他们的头头简要汇报监听内容,房门紧闭着。这种每周一次的会面看来总是以同一种方式作为开场白--布鲁斯·莫叼着烟斗微微一笑说:“好吧!伙计们,我们又知道什么了?”

5月中旬的一次碰头中,安迪·库林斯回答说:“嗯,我们知道格罗莉娅为他剪了趾甲。”

“怎么知道的?”

“我们听见他让她剪的。”乔·奥布赖恩说。他现在已经能相当逼真地模仿卡斯兰特诺的语调了:‘格罗莉娅,宝贝,我的脚趾甲顶着革了。那天我刮破了一双10美元一副的袜子。奥莱格·卡西尼,你给我剪剪好吗,亲爱的?’后她就去桌子那边了。我是说,去为他剪趾甲了。”

“我们是怎么知道在剪趾甲呢””主管人问。

“我们听到剪的声音了。”库林斯说,“凑巧就在话筒的高附近。听起来就枪响的声音一样。”

“我们还知道她剪的时候卡斯特兰诺抚摸她。”

奥布赖恩说。

“我想我甚至都不想知道那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乔·奥布赖恩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让莫相信,即使他对格罗莉娅的模样显然不如他模仿教父那么熟练:“嗅,保罗欣(先)生,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没法儿集精神了。我要把你的趾头也剪掉了,保罗欣(先生)。

“好啦,好啦。”莫说,试着用一种更宫主的腔调,“没用的闲扯已经够多了。”

“闲扯,是的,”安迪·库林斯说,“没有,不是。”

莫下巴一扬让他说下去。

“它说明了那儿发生的许多事情。他变得越来越依赖她了。从听到的一些事情看,她似乎甚至为他注射胰岛素。”

“同时,”奥布赖恩继续说,“尼娜越来越少出现在他身边,她走过自己的厨房仿佛是个陌生人。听起来人们在那儿看到她几乎感到惊讶和尴尬。每个人都感觉不安。”

“好啊,”莫说,“那我们就有一出很好的小肥皂剧了。但是我们要监听的是犯罪行动。我不明白和这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联系,”安迪·库林斯说:“因为这表明保罗正在失人心。看,不管她自己是否知道,他已经在士气上出了问题。德拉克罗斯的人行动起来像个分袭的家庭,再加上他处理毒品的事使每个人都很紧张。现开他甚至让那些关的部下去应付这个他们受不了的女人,这样就把事情弄得更糟。”

“你有他们不喜欢她的事实依据吗?”

“没有。”库林斯承认,“但是我能感觉出来。我是说,没有人坐在这个人的桌边说:‘对不起,保罗,我受不了您的女朋友。’但是事实的确如此此,尤其在早晨,客人们到了而保罗还在楼上,格罗莉娅让他们进来,立刻对他们滔滔不绝地大声说些闲话,想显得自己委机灵。大多数人只是回答她的问题,似乎在他们看来,她仍是一个女仆,他们不能对下人显得过分殷勤。当她说那些废时,你几乎能听见他们在转眼睛。”

“她像是暴徒中的碎嘴子。”乔·奥布赖恩说,“这个黑帮头子自认为他找到了一生所爱,在他人则认为他还疯子。他认为她颇具异国风情,他们则认为她的举止狠很不稳重;他以为自己得到了解脱,他们则认为他正使自己成为笑柄。另外,要说这些家伙很讲究名誉的话--他们是中心成的,而且他们已经认识妮娜2o年,甚至30年了。”

“你等着瞧,”安迪山·库林斯说,“他要被她的情慾害得孤立地援,众叛亲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