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四十四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听我说,米莉’,我对她说,‘他们不能解雇你,这是行政服务机构。’‘但是乔,’她对我说,‘和法官在一起工作了11年,一直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米莉,’我说,‘我明白。但这没有风险,这是行政服务机构。你问问大格斯。’”“大格斯?哈,”托米·比洛蒂呱呱叫起来,“各斯是个该死的白痴。”

“我说他不是了吗?可他是她的女婿。她听他的话。”

“那我们都有麻烦了,”保罗·卡斯特兰诺说。周围的人履行职责似地报以一阵大笑。

“不,”乔拉奥说,“我告诉你谁有麻烦。是阿方斯·珀西科,那才是真正有麻烦的人。那才是我们谈论的内容。米莉对我说,她说,‘吉兹,真丢人埃,因为那天我确实看见了一份起诉书,一份盖了废止章的起诉书。’她说。”

“‘废止’是什么意思?”比洛蒂问。

“意思就是比从前还要糟。”卡斯特兰诺说。

“‘是的,’她说,”科拉奥继续说,“‘阿方斯·珀西科。那个可怜的孩子要有问题了。’”“什么性质的问题?”巨头保罗问。

“嗯,对于这个,”科拉奥说,“她就闭上嘴什么也不说了。每次我和她谈到这儿,就总是这亲戚,就像拔牙一样。她说一点儿,然后就打住了。她需要帮助,她被吓坏了。不和她女儿谈一谈她就什么也不做,这就是说建议是来自大格斯。”

“而大高格斯又是个喷壶。”比洛蒂说。

“情况就是这样。”科拉奥总结说。

“这不会妨害给蛇帮忙。”卡斯特兰诺说。

“绝对不会。”他的保镖和司机随声附和道。

发迪·库林斯和乔·奥布赖恩坐在里土满路的那间阁楼里,做这种已经相当熟练了的“连线游戏”。

基本引进联系是很容易的。“蛇”是指卡成因·珀西科,科洛博家族的首领。他讨厌这个绰号,只让一个人当着他的面这么叫他,那就他的情妇。她的外号要让人困惑:心肝儿。

阿方斯是他的儿子,他的任性使他的父母搞不请他们在什么地方出了错。阿方斯总在试着做出格的事。他拒绝停留在对他的年龄和身份者合适的活动子里,好像它们与他不股配似的。高利贷,勒搜刮买卖人--他的日子就能过得够他妈的好了,而且这还能保障他的前途。但是不,他一定要走自己的咱。唯一的问题是他走进自己控制不了的圈子里,身边只有一些势力单薄的伙伴。他想挤进馆和赌场俱乐部的圈子,而这个子他显然是挤不进。他的伙伴都是些吸毒者和毒品贩子--他们中有一个人最近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床上,只在24岁--有一种推测,但永远无法证实,即,珀西科本人就是个瘾君子。作为父亲的儿子,他被完全隔离起来,他追随的长辈们给了他充足的闲散安逸。但是他的同伙们都是些糟的新手。他们没有个性,没有胆量,一旦因为什么被捕,马上就招供,甚至等不到檫官开价,他们自己就推荐交易了。“嘿,你去凋查一下那个姓珀西科的人好吗?”小阿方斯就被供出来了。

至于各斯,那一定是奥古斯塔斯·斯克拉法尼。

他是个甘比诺家族的小卒,科拉奥的表兄弟。他的块头很大,说话时踵沫飞溅,爱发牢騒。最好把他看成了26o磅的噪音笨蛋。

因为斯克拉法尼只有一位岳母,“米莉”一定是米尔德里德·拉索,纽约南区美国地方初审法院的代理书记。拉索和其他能接触到繁感性文件的政府雇员,很久以来就受到监视,以查清他们如何用纳税人的钱帮助罪犯逃脱罪责的。

乔·奥布赖恩和安迪·库林斯互用看看做了个表情苦涩的鬼脸。他们特别蔑视那些辜公众信任的人,那些嘲笑政府机构服务宗旨的人,他们也知道要说服陪审团判米莉·拉索有罪会是多么困难。她是一个瘦孝白发的老妇人,有一双柔和的眼睛,漂亮的前额上挂着一绺刘海儿。她看上去活做一个完美的意大利老奶奶,你满可以把她的画像贴到西红肿酱的标签上。一个罪犯?一个黑手党同伙?一个花了政府数十万美元帮助暴徒们继续在街上伤人、纵火、谋杀的人?不可能。她的律师会大作反诽谤的文章,他会用哭腔诉说可怜的米莉承受了如问难以置信的紧张,一切只因为她可以理解的矛盾的忠诚。他会使原告显得冷酷、婬秽和滑稽。

米莉会让她的证人出来哭诉。她最后会用眼泪反陪审员的心牢牢抓祝不,这是政府会输掉的一局。除非,也许米莉老奶奶能在犯罪现场被当场提获,除非被送往检察官办公室的案卷已经被封好,包好,再打上一个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