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三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陷害卡斯特兰诺,这种想法是荒谬的,尽管它反映了黑手党最高层的怪诞念头。看来,这些巨头们觉得,只要他们对授权的一系列管辖区有充分的权力,如果把帐目做得周密无懈,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被判罪。

他们雇佣的律师是些不正派的人,这些皮笑肉不笑的律师为了优厚的酬金无耻地用尽其能事去钻法律的空子。这样,唐们真的有把握使自己在统治集团中再次得以晋升。他们停止犯罪,摇身变成受人尊敬的行政官员或年长的政治家,他们享有这一切就如同一个暴徒享有外交免权一般。他们自认为不会被起诉,甚至通过一些不可思议的道德论理标准来逃避指责。

到1981年,人们知道了一系列的真相--尽管形式上不是无懈可击的,还需要起诉--关于卡斯特兰诺指挥的违法活动,他害怕受到不公正的控诉。

他负责监督暴徒们传统的诸如放高利贷之类的一系列违法活动。这些奴才们很擅长做黄色电视节目和印刷品以及下流表演方面的生意。他让人劫持卡车,偷小轿车。服贿赂警察,收买陪审团。他控制肉类贸易协会,自吹是连锁超级市场中的小老板。他通过一个“工业协会”在服装领域进行非法生意,该协会的产品被认为是上等货,他提出加入协会并给予资助,在建材贸易方面,卡斯特兰诺在纽约的商品售价居全国榜首。尤其是水泥,价格极为昂贵。饭店和旅馆渴望向卡斯特兰诺保护伞下的公司租用房屋,这样可能通过地下下水道公司把他们的垃圾偷偷运走,这类地下公司是暴徒们长期获利的一个方要部门。

但卡斯特兰诺控制其他生意就不总是那么顺利,谈判有时会激化,人们为价格吹毛求疵,在竞争中有时要使用恫吓手段。当发生这种情况时,就得砸窗户,号召罢工,撕毁承诺,打断膝盖骨,把人勒死或把对方解成几块装在垃圾车上扔掉。但这种不愉快的事件的发生地都远离塔滕岛的白宫,这样,一旦卡斯特兰诺被陷害时,他就可以为正义而慷慨陈词。

事实上,直到被起诉,巨头保罗一直过着符咒般的生活,他50多年的生涯中,实际上一直在进行犯罪活动。他只坐过两次牢。总共10个月。1915年6月26日,他出生在布鲁克林的康斯坦丁诺保罗·卡斯特兰诺家中,父亲叫季乌塞佩,母亲叫孔切塔,婚前名为卡萨图,他的双亲都是西西里的移民,老卡斯前名诺是屠夫,一个劣等骗子。他控制了--至少是本森哈斯特17街--像众所周知的意大利轮盘赌的赌博业,在意大利,这种赌博的中彩号码是通过抽签来决定的。作为一种严肃的赌博业,轮盘赌本身并没有害处,它是这个古老国家的一文化的产物,如果说最贫穷的侨民都要把身上的仅有的零钱用在买彩票上,那只能怨人的本性,暴徒们对轮盘赌还持一种谬论意大利社区目前从事这种生意为生意场提供了经营资本,尔后,势必会像他们过去做的那样,使这种赌博移至犹太区,成为与日俱们的风暴,使犹太人道德沦丧,走向毁灭。

在3个孩子中,保罗是最小,并且是唯一的男孩。他不向往大学生的礼服,八年级时便退了学,开始替父亲卖彩票,同时学杀猪卖肉的生意,看来,他很早就下决心选择了与法律相对立的生活。他注意到,暴徒们身穿蓝色套服,脚蹬柔软的便鞋,而屠夫们穿的却是沾满血块的罩衫和长统靴。屠夫们不住手脚地干活儿,提汤壶,而暴徒们开着高级轿车去高级饭店享用厚厚的牛排,受到尊敬。年轻的卡斯特兰诺已经有了明确的选择。19岁时,他的双颊瘦长而深陷,却已穿上了宽大的西服上前,在别着衣领别针的领口系着艳丽俗气的领带,使他腭下的温莎花结尤为刺眼。

他见过自己的这副模样,卡斯特兰诺在1934年拍第一张头像照片。那年,这个小骗子由于一起武装抢动案被捕,此次抢动在构相愚蠢,行动可憎,丝毫未显露出卡期特兰诺在计划和秘密行动方面所具备的天资,他的天资在后来才显露出来。

7月2日,保罗和两个在布鲁克林的朋友前往康涅狄格,保罗驾驶着自己的汽车--实际上,在那种萧条年代他自己能有汽车,或许我们有理由推断他已经与诈骗有了更密切的牵联,他已不仅仅是一个替父亲跑腿的男孩。这次旅行原本是为了在7月4日的周末访问亲属,但就在这期间,三个人抵达哈特福德,他们决--看起来是一时冲动--抢劫一家服装店。天知道他们怎么会搞这种愚蠢的把戏,或许他们感到缺少现金,或入场只是想惹人讨厌。

他们进入515犹太街的一所房中,房主叫尼古拉斯·莱昂。卡斯特立诺有支枪--遗憾的是,有几个目击者在他找开汽车手套箱时看见7这支枪。布鲁克林的这三个不速之客把莱昂推进屋里,抢走了他的钱夹,初出道的歹徒忽略了锁上大门这件事,正巧两个顾客闲逛进来遇上了这场劫。目击者被枪抵住,装钱的抽屉被歹徒们洗劫一空。这群小偷踢翻了家具,每人拿了17美元离去,但逃跑之前,卡斯特兰诺的汽车牌号却被一个过路人记了下来。到布鲁克林与朋友分手后,他很快就被捕了。那把3.2口径的科尔特手枪仍然放在他的汽车手套箱里。时,不知卡斯特兰诺是否已经是秘密犯罪组织的成员,但他却完全恪守了永不出卖朋友的原则。让他供出同谋者,他编造了一个荒谬的故事,说这些人是中途搭车的,他不认识他们,他们只是决定一块儿行窃。卡斯特兰诺独自承担了罪名,这是个明智的举动。他为自己建立声望,被认为是经得住考验的小伙子,一个认真接受传统习俗的青年人。他在康涅狄格高等法院伏罪,承认暴力抢动罪行,被判在哈特福秆监狱服刑一年。

12月24日,圣诞来临之时,他被释放。在监狱里服刑了3个月零4天后,作为父母心爱的儿子和邻舍们的英雄回到了本森哈斯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