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六十一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他们并没能享受多久,因为在1984年3月3o日,巨头保罗·卡斯特兰诺被联合特别行动委员会逮捕了,而侦探库林斯和奥布赖恩在电视上看到了事件经过,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场侮辱。

在法庭上审理的这桩特别行动委员会的案子更适合在电视和小报上报道,某种夸张的形象非常受欢迎,即使是对罪犯克星们的不实之辞还是有关他们的声誉方面之报之。他们了解国人对黑手党的强烈兴趣,而且树一个事业使之成为黑手党暴徒最警惕最无畏的敌人还会收到政治上的效果。他们对戏剧性效果有特别的爱好,而且他们知道新闻距离炫耀只有一步之遥。如果没有摄像和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机会,他们就不会采取任何行动。毕竟,这是雅皮上的时代,吹嘘个人工作的全盛时期,就连检察官们也显然未能避免染上这个毛玻他们正运用自己的势力成为名人。

但是要出名就得有出名案子,而在这一点上巨头保罗从未予以合作。到1984年,他已经统率甘比诺家族达8年之久,而绝大多数公众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管他看上去是什么样。因此特别行动委员会决定提高他的知名度,不管他本人是否愿意。

现在,当一个人受联邦指控而被捕时,通常的程序是把他带到联邦广场26号的联邦调查局总部取指纹,然后乘车转送到大约距离3个街区远的曼哈顿管训中心,在那里他进行审理期间咻释的征询。

可是,当保罗·卡斯特兰诺被带来的时候,应该送他曼哈顿管训中心的车却神秘失踪了,所以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步行走过了整个广常摄影记者们喜欢这样。他们对着教父的面孔频频按动快门,劈里啪啦地摄下这位个子高大,腰板挺直,但是头发已灰白的老人越来越窘迫的神。摄像机转动着,手执话筒放肆地挥舞着。这实在是一场残酷而颓废的景观,令人想起古罗马帝国时俘沿街游行示众的情形--而且当然了,它掩盖了一英事实,那就是卡斯特兰诺仅仅因为违法行为受到指控,并未被定罪。

在进行保释征询时,巨头保罗镇静地签下了200万美元的保释金,把他那座托特山宅邸充作抵押。然后他被允许家了。那天的演出到此结束。

晚饭时,巨头保罗已经重新换上了那件红缎子睡袍,注射了一针胰岛素,思考着所发生的事情。正如后来告诉安·为林斯和乔·奥布赖奥的,他多少有点困惑,有点生气,但并不特别担心。罗伊·德米奥?

偷窃汽车?见他的鬼去吧--他反正从这桩讨厌的案悠扬中保释出来。他已经多次看到过同伴们经历这种事了;他知道这种训练。你的血压先是上升,然后在真正走上法庭的前一年或一年半时间逐渐降下来。同时,生活和生意都照常继续。确实,你不能出门远行;反正他也不打算去任何地方。你的律理由会乘机发一笔横财;反正律师们都这样。保罗太疲倦了,不会为此失眠,而且他在晚间11点新闻联播前就穿着那悠扬浅蓝色宽松睡衣睡着了。

可是那些声名显赫的检察官们是不会错过晚间的社会新闻综合报道的。无疑他们会举杯痛饮香摈酒,或者至少要喝点啤酒。事实上,我们可以请到,他们已委托了亲戚朋友通过各种途径在电视上转播他们的胜利,他们的副业的录像带记录已摞到顶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