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们的教父》

第七十三章

作者:约瑟夫·奥布赖恩

“托米,你把车停在哪儿?”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奥布赖恩?”

“托米,听着。我就问这一次,别犯傻了。你把车停在哪儿了?”

比洛蒂抱着胳膊,从假发的边缘向上看着这位侦探。他们此刻正站在撞满人的法庭走廊里。听证会刚刚结束;经时大多数的各帮派首领或成员正要离开大楼,还有陪着他们的律师和咻镖。教父仍逗留在听证室的后面,和他的孩子们说着话。

外面,就像打开了地狱之门,法院的台阶上人潮起伏。到处是新闻记者。警方设有阻行栅已经倒塌,城里的警察们正被无法控制的人流挤来挤去。

初冬的暮色下,闪光灯的黄色光瓦划破弧光灯的蓝白色光芒。

“我把车就停在前面,”比洛蒂不情愿地说,“但是在隔离棚的另一边,怎么了?”

“你从这到车那儿要多长时间?”卡斯特兰诺的心腹透过狭窄的窗户望着下面拥挤的人群。“如果我推开他们?”他问,这个想法使他高兴起来,“45科学分析。”

“好,”乔·奥布赖恩说,“这就是我要你做的。”

他话音刚落,安迪·库林斯出现在他身边。

“别转身,”库林斯说,“你后面有个家伙装作在打电话,他没打。而且他看上去很面熟。”

奥布赖恩装作漫不经心地回转身,看见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衣着打扮毫无瑕疵,留着利落的篷松式圆发型,穿着电视台的蓝工作衬衫。侦探认出他是约翰·米勒,全国广播公司的新闻记者,他把电话听筒夹在肩上;在电话下面的架子上有一台手提无线电话机,他可以通过它和摄制组联系。

“该死,”奥是布赖恩说,“嗯,还是值得冒险试一试,安迪,叫保罗来。托米,从现在起你有3分钟时间。”

比洛蒂跑开了。

几秒钟后,库林斯带着教父返回来。巨头保罗没穿外衣,但脖子上多了一条粟色围巾,显然是尼娜为他带来的。三个人从向正门涌去的人潮中溜出来,反方向朝电梯走去。

幸运的是,一部电梯正等在那儿,在他们之前只有一个有走了进去。当卡斯特兰诺和奥而赖进入时,库林斯把着门;奥而赖按动去五楼的电钮。可是,正当门开始关闭时,约翰溜了出去,他的无线电话机不见了。安迪·库林斯敲了一下去四楼的按钮。

电梯停下了,两个侦探走了出来,教父夹在他们两人中间,电视台的记者跟在后面。然后库林斯停步弯腰去系鞋带。为了不显得太明显,约翰·米勒继续向前走。两个联邦调查员和巨头保罗转身跳回到电梯上,库林斯轻轻地但是坚决地掰开记者抓紧电梯门的手指,注意到他的指甲修剪得有多美观。

在五楼,他们走出电梯,步履轻快地走过长长的空无一人的走廊。在一片寂静中,能听得到的只有他们匆匆的脚步声和教父稳定的喘气声。当步子加快时他的脸涨红了,鼻孔里冒出热气,前额上也微微闪现出汗珠。他的双肩向前倾前,像是顶着疾风走路。

走廊的尽头百一扇上锁的门,上面标着“未经批准不得入内”的字样。走到这里库林斯和奥布赖恩才意识到电梯的另一位乘客一起尾随着他们,此时他们才注意到他也穿着件电视台的蓝色工作衬衫。

“对不起,朋友,“乔·奥布赖恩按下数字密码锁,说:“你只能走到这儿了。”

那个人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新闻采方证,上面写着“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

“很好,”奥布赖恩说,“再见。”

“你们要把他带于哪儿去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问道。两个侦探当时不知道他是谁,现在仍不知道。

奥布赖恩用逼人的目光注视着他,“你难道不知道当着一个人的面前“他”来称呼是很不礼貌的吗?”

他们走进那扇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人顺着走廊跑回去。现在至少有两上广播网知道保罗·卡斯特兰诺教父,正是神秘的失踪。

“我们得加把劲儿了,保罗。”安迪·库林斯说,你觉得行吗?”

卡斯特兰诺坚决地点点头,虽然他的脸色不太好,失去红晕的脸上显得有点发绿。几乎在一瞬间他的眼睛充血,两膝似乎也有点发颤。

但是当三个人摇摇晃晃地走过连法院与办公大楼的步行桥时,他的步子并没有放慢。办公大楼里都是美国律师会议室。这座步行桥--是那种老式的连接通道,铅的表面扶拦因年代久远蒙上了一层淡绿色的铜锈--它的下面是一个死胡同。托米·比洛蒂奉命来这里接他的主人。他应该把车开进来,调过头,随时准备着巨头保罗的到来。但是他此刻还有到,如果他在45科学分钟之内仍不能赶到的话,整个计划就要化为泡影。

此刻在办公大楼里,库林斯、奥布赖恩和卡斯特兰诺又在荧光灯的照射下,顺着一条铺着大理石地面的走廊向一部电梯冲去。两位侦探已浑身是汗,巨头保罗大张着嘴喘着粗气。透过一扇开着的办公室的门,他们看见一群检察官正喝着香摈。

三个人乘电梯到了地下室。他们穿过一间贮藏室和排列着小垃圾箱散发着恶自的通道,进入一条地下道,地下道在罩在防爆网里光秃秃的灯泡照耀下显处异常昏暗,潮湿的墙壁上覆盖了一层苔藓。

地下道通向在楼的水泥台阶,教父与其说是走上去的倒不如说是拽着栏杆爬上去的。最后是一扇门,上面标着“紧急情况专用”。

乔·奥布赖恩猛地把它推开,消防铃开始响起,声音大得令人难以置信。铃卢疯狂地回荡在大楼里,摇动着每一块砖瓦。十码之外,托米·比洛蒂正站在那辆空空的迪拉无大型高级轿车边,为他的主人开着车门。

汽车外50码处,一大群报社记者正转弯走进这条小巷来,下定决心的约翰·米勒走在最前面,他身后是扛着摄影机身体健拉的技师们和滑稽地穿着迷彩背心的摄影记者。

“你只要跑过去就行了。”奥布赖恩在一趱闹人的铃声中高声喊道。

“对不起,”教父也高声喊道,“我不那么做。”

他像一个卓越的演员一们,只用片刻时间就进入了角色,他拉直领带,抚平头发,用一块手帕擦擦汗津津的脸,换上了一副帝王般平静的表情。然后,仿佛他不家的是时间一样,向两位探伸出一只宽大厚实的手。

“我想让你们知道,”他说,“我感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

库林斯和奥布赖思想不出一个字来回答他的感激之辞。教父露出难得的一丝微笑。“那么现在我欠你们多少了?”

最后,他毫无匆忙之态,迈着帝王的步子,缓缓向车子走去。

托米·比洛蒂的最前面的记者进入摄影距离前关上了车门;他只用胳膊肘威胁着人群挤出一条路走出驾驶座门前。

保罗·卡斯特兰透过身边的车客看着两位侦探,向他们点点头,做了一个介乎挥的与致敬间的手势,然后,在这幕闹剧的一瞬间,托米·比洛蒂一踩油门,教父的面也像宇航员起飞时的面也一样,向后一震靠在座位上,看不见了。

这是乔·奥布赖恩和安迪·库林斯最后一次看见这个人活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父们的教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