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第12章

作者:伊夫·马拜

星期五早上。爱德华病好了。他晚上睡得很好。奥德丽一大早就给他量了体温,几乎还不到三十七度。

安娜喂他喝东西。他像往常那样,咽得太快,噎着了。要是换了以前,我们会很担心。现在,我们只是笑笑。

他昨天苍白的脸色今天早上变得有点黄。也许是胡萝卜汁加上几个奶瓶里有水的缘故。在去上班之前,我打电话给我父亲,把他孙子的情况详细描述给他听。他说:

“不瞒你说,有一会儿我挺担心的。但你们请的那个儿科医生打电话安慰我。你们也可以完全放心……继续治疗吧……你说他有点嗜睡……好了,星期天我就一切都明白了。”

中午,有个朋友请吃饭,我没有回家。下午两点左右,我打电话给安娜。她回答我时声音有点迟疑:

“他一直在睡,不肯吃东西……”

“鹅口疮呢?”

“好像没有了……我继续给他的嘴消毒……他一声不吭……昏昏慾睡……奥德丽发现他气胀得很厉害……也许是治疗使他太累了……”

“也许……如果你觉得有必要叫医生,你就叫……”

“啊,不,我觉得不……他没发烧……啊,就这样吧,你要迟到了,……晚上见……拥抱你。”

“我也是。晚上见。”

当我回家时,安娜眼泪汪汪的:五个小时来,她一直想让他吃点东西……但无济于事……他不吃。他甚至不再吸奶。他的脸色又苍白起来,昏昏慾睡,让人惊讶。我打电话给我父亲。他建议我给孩子量量体温。如果跟早上一样,那就让他睡几个小时,然后再让他吃好……如果,如果他再不吃奶,那就打电话给儿科医生……

安娜在她房间不停地哭:

“孩子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没发烧……问题不会太大。奥德丽重新让他睡下了,六点左右再给他喂奶……如果情况不见好转,我会让医生来……好了,别惊慌……”

我拥抱着她,等待她平静下来,然后又去看爱德华。他又已经睡熟了。

奥德丽告诉我,爱德华好像腹泻了,但粪便却很正常:

“他好像胃有问题……”

“是不是吃得太快了?或者说奶嘴的孔太大了?”

是的,这病很可能就是奶嘴造成的,而且,他还必须吃这些混合葯剂……

我试图安慰安娜。她的哀伤使我感到很痛苦,但我觉得无法消除她的这种哀伤。

晚饭我们吃得很少,而且很快。安娜坐在扶手椅上,一言不发,心不在焉地做填空游戏。我整理着散乱在书桌上的纸张。奥德丽在房间里看着爱德华。爱德华一直在睡,睡得很深。我们不敢吵醒他。

半夜时分,奥德丽劝我们去睡觉:

“如果有什么事,我会叫醒你们的。”

“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就让我们来做。”

“好,好,我答应你们。”

第二天早上,六点左右,奥德丽叫醒了我们:

“孩子不好了……”

我赶紧跑过去,安娜惊跳起来,醒了。她坐在床沿,双手抱着脖子,不敢再动。

爱德华脸色发灰。他的上嘴chún又肿又紫。

“我试了一晚上,想让他吃东西……他不吃……他什么都不吃……”

“为什么你不叫醒我?……”

我责怪她,更怪自己相信了她向我所作的保证,三点钟左右时睡着了。她一副痛苦的样子。尽管如此,我还是朝她笑了笑。再说……我又能怎么办?

我给安德华量了体温,三十六度。我打电话给我父亲。他不在,已经出诊了。母亲建议我马上请儿科医生来,并要我与她保持联系。

我打电话叫醒了医生,她说她会来的,但家里就她和她残疾的母亲在,她得等保姆到了以后才……

安娜走到我身边,我对她说:

“她现在正忙,但会尽快赶来。”

医生打电话过来:

“把孩子送过来……我在家里给他检查……请原谅,只能让你们把他送到我这儿来了,但我没有别的办法……”

奥德丽马上行动起来,她一边哼着那首往往能使爱德华平静下来的爱尔兰摇篮曲,一边把他穿得暖暖的,还裹上了一张被单。安娜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去,我劝她呆在家里。她出院还不到一个星期,而且,由于激动,她显得非常疲惫。她甚至连站都站不稳。她拥抱着孩子,紧紧地把他搂在胸前,抚慰了他一会,然后把他交给奥德丽:

“孩子,早点回来……早点回来……”

她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伤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