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第17章

作者:伊夫·马拜

星期天早上。昨晚,安娜和我看了一晚上的书。八点钟,我打电话去医院。爱德华被推到抢救室去了。他的病情很糟。我把这消息告诉了安娜,她一言不发。我打电话给我父亲:他已出发来巴黎了。母亲跟他一起来。他们将在中午前后到达。

就像整整两个星期前的那天一样,街上空荡荡的,天空明亮,但天边布满乌云。在医院门口,门卫这次没问任何问题就让我进去了。我赶紧地找医监,她刚好从楼里出来。

“出什么事了,医生?”

“今晨两点钟左右,您儿子情况不妙……医生来了,决定送抢救室……我刚从那里出来……他没有好转……您不能去看他……必须等几个小时……中午前后再打电话来吧……或者回到这里来……如果您愿意的话……”

不能看他。

我什么都没说,也没坚持……我谢了她,离开医院,回到家中。

安娜坐在自己房间的扶手椅上,脸色苍白,一动不动,身体仍很虚弱。见到我,她想笑,却笑不出来。我把医生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她。她站起来,走到我身边,轻轻地吻了吻我的嘴chún,去厨房了。

十一点半,我去车站接我父母。我去得太早了,我不停地来回踱步,从郊区火车上涌出来的人提着大包小包,把我撞得东歪西倒。

我还没认出父母亲来,他们就看见了我。他们拥抱着我。我担心他们的身体:

“旅行顺利吗?……人不会太多吧?……”

我们害怕提起孩子,便天南地北乱扯。母亲和蔼地说:

“你应该穿件大衣的……如果天再晴下去,就不会这样热……我敢肯定,天要下雨了……”

我毫无表情地把最后的消息告诉他们。父亲没有发表意见。我把他们送到家门口:

“我想最好还是先放下行李,然后马上和安娜一起去医院……你们看怎么样?”

“照你说的办吧,孩子,照你说的办……”父亲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伤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