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第22章

作者:伊夫·马拜

门铃不断地响起,把我吵醒了。我看看表,十点钟了。我穿着睡衣去开门。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我眼前。他肥大的双手红红的,指甲乌黑,穿着一件格子外套,已经很旧,袖口都破了。黑色的皮鞋没有打蜡,一束肮脏的长发遮住了他的额头。他的眼珠是灰色的,嘴chún又厚又湿:

“您好,先生,我是未尔博公司的……儿子,我……”

“啊,对了,进来吧,我忘了您来访的时间……请原谅我这样接待您,我在睡觉……”

我把他带到客厅里,让他坐下,然后去安慰安娜,我猜她一定非常不安。她差不多已穿好衣服,答应一准备好就出来。

那个业务员笨手笨脚地坐着,从一个红皮的旧公文包里拿出一些纸张,水泥和大理石样品,马上开始介绍起来:

“……有两个问题:墓穴和墓地……你们家里在巴黎没有墓穴吗?……没有……好……您有许多办法……”

我没有再听他说下去:

“……我们在巴相有现存的墓穴……离巴黎不远。租墓地就没那么贵了……有两种方式……永远的或三十年的……如果您不能马上决定,最好要三十年的……价格是八百法郎,包税……”

安娜突然出现了,这个男人站起来,跟她打招呼,把他已经跟我说过的话又简述了一遍。我们不加考虑就选了为期三十年的墓地,并马上填写了支票。

“好了,第一件事完成了……现在,我们来看墓穴……当然是用水泥啦……没有问题。至于墓嘛……有许多样子,瞧,夫人,您能扫一眼目录单吗?”

安娜翻着目录单,然后把它递给我。我翻了几页,什么都没说……

“这是蓝花岗岩的,很简单,小十字架用水泥贴在墓碑上……”

“对,对,这个不错……我们就要它了。”

“好,现在,我要把这些都刻在……请你们再跟我说一遍你们的名字、姓、地址……”

安娜低下头。我觉得她憋不住要笑,尽量不看我。

“好了,碑文……雕刻……镀金……罗马数字,加上增值税,差不多五千法郎。”

“今天就要付款吗?”

“不,不,如果您愿意的话,先把定金给我……我不知道……一千五百法郎吧……”

我又填了一张支票,他小心地收起来,放在他的破钱包里。

“谢谢,先生,请相信我们,一切都会安排得很好的。由于是个孩子,以后还可以再放一个人……”

他收起他的纸张和样品。由于扶手椅太软太低,他站起来时差点摔倒。他靠在墙上,露出愚蠢的微笑,跟我们告别:

“再见,先生、太太。”

“您想什么时候可以准备好?”

“我说不准,但现在是十月初……万圣节吧……对,我想,万圣节吧。”

我把他送到门口。安娜独自留在客厅里,突然泪如泉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伤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