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第04章

作者:伊夫·马拜

我的同事们询问我,向我表示祝贺。我详细地给他们讲述生孩子以及我儿子出生后前几个小时的情况。我的那分激动把他们都逗乐了,有几个人也跟着激动起来。

今晚,路上车太多,我没能在八点半之前赶到医院。

安娜放松多了。喂奶已不可能,安娜由此感到疲惫而紧张。医生意识到了这一点,决定不要再试着喂奶了。今天下午,医生就给了她几粒葯,让她必要时压下奶水。

她抱着孩子。孩子的小脑袋靠在母亲的rǔ房上,她用一只手托住孩子的屁股,免得他滑下去。孩子好看的嘴chún不时地嚅动着,他时而抬抬胳膊,时而张大嘴打呵欠,把我们都逗乐了。

“他的眼睛像你……”安娜肯定地说。

怎么知道的……它们是深蓝色的…可以后不会变吗?

今天下午,有个女友来看我,她对我说,孩子的额头和眉毛像我……

我让安娜描述自己的儿子。他正看着她。他还没看过她呢!孩子打了几次呵欠,在摇晃中睡着了。

今天,来访不断。不停地谈话,还有花香,把她弄得很累。

“我见到玛丽-保尔、莫里斯、约翰和玛丽娜了……他们都给我带了花来……玛丽-保尔还送给孩子一个玩具……你看那儿……在桌上……”

那是一只白色的小羊羔,肚子和背上有一些棕色的小圆点。第一个玩具。

“也许你明天可以送一些花给护士……那么多……晚上要把它们拿走吗?”

“当然……否则的话,都让人没法呼吸……我的睡眠已经够不好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今晚你可以带些回家……这样可以想起我……”

她露出了微笑。我抓住她的手,吻着她的手指。

护士走了进来,一把抓住孩子,那动作把我吓坏了。她意识到了这一点:

“别害怕,您知道婴儿是很结实的……不能太娇惯他们……而且,他们也不怎么喜欢那样……”

这番话使我感到很惊奇,但我什么话都没说。当她向我们解释完她关于育儿的看法时,我和蔼地反驳道:

“我说,这些观点很有意思……晚安,小姐……好好照料他……对了,我忘了,如果您喜欢的话,您走的时候可以拿些花走,随便您选……”

“非常感谢,先生……我不会忘的……晚安,夫人。”

她走了出去。我不想争论,送花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她好好地关照我的儿子。

“跟我说说你今天是怎么过的。安娜,告诉我你在做什么……”

早上,七点半吃完早餐后,乘孩子还没有抱回来之前,她洗了个淋浴,在房间里走了几步。昨天,她曾头晕眼花,差点摔倒。她走路很疼,只能小步小步地走,而且很不稳。梳洗完毕,她又回到床上躺下,接过孩子,抱了一刻多钟。孩子已开始用奶瓶了。十点左右,如果医生没在别的地方被耽搁住,他会来看她。今天上午,他觉得她很好,伤疤愈合了,血压很正常。接着,朋友们川流不息地来临,十二点半吃中饭的时候才停止。我一般在吃点心的时候到。我走了之后,她试着睡一觉,然后再接待新的客人。六七点钟的时候,孩子又抱回来,她用奶瓶给他喂第四次奶。开始几天的犹豫和恐惧完全消失了。他们之间由于分娩而中断的联系又开始了,而且比怀孕时更紧密。

“我很笨拙……我不很清楚怎么抱他,怕把他弄疼,怕让他掉到地上……护士说孩子很结实,这样说没有意义!……你看他,他好像并不怎么担心他所面临的问题……他睡了,要吃奶的时候才醒来……他真的很可爱……”

九点了。护士把孩子抱来了,孩子差不多已睡了一个小时。安娜累了,安慰我说,她很快也要睡。我离开了她,不像昨天那么担心了,但把她孤零零地留在那儿,我又感到很伤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伤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