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01章

作者:胡杰

情节简介旅泰游人中流传着一个“脑筋急转弯”:为什么泰国没有春天?

《泰国的中国女人》记录了几位中国女性在曼谷的生活片断,提供了部分答案。

经作者同意,我们选取了这篇记实文学的第四部分《泰国有个明星叫小芳》:“武大郎”震惊于小芳的美貌和性感,不惜万金买笑。但不久小芳被遂,从深圳“流放”曼谷。在一次晚会上,百无聊赖的小芳结识泰国权贵之子,动了真情,于是引发异国黑白两道的争斗。结果,小芳不得不重归旧巢。

l、被流放到了曼谷

第一次见到小芳是在莉妮租住的寓所里。

那天,我接到莉妮的电话。她在电话中对我说,有一个著名电影演员,现在生活在曼谷,问我有没有兴趣认识。

一提到著名电影演员,我就联想到刘晓庆、巩俐,她们如果在泰国的话,国内那些娱乐新闻应该是会摆在头条的。我略想了想,似乎并没有听说哪一个著名女演员生活在泰国。既然是电影明显,又生活在泰国,过着几乎是隐居似的生活,那她的背后,就一定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故事。而这样的故事,正是我所感兴趣并且正在收集的,接到莉妮的电话之后,我立即说我很想认识一下这个大明星。刚刚在莉妮的寓所里坐下,门铃就响了起来。

莉妮正在厨房里煮咖啡,听到门铃响起,便叫我去开门。

我反宾为主,走上去,将门打开。

门口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确实漂亮。同时,我也得承认,她的漂亮跟刘晓庆或者巩俐相比,完全是另外一种类型。面前这个女人美丽之中,透着一种扑面而来的性感。有些文人形容一些成熟的女人时,常爱用到熟透的桃子来比喻,这个比喻虽然粗俗,但用在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上,似乎非常的恰当。

她穿着编幅衫牛仔裤,进来的时候,便有一阵风刮进来,那是一阵极其特别的香风。如果说这阵香气完全出于她所用的香水之类,那并不确切。我得承认,在见她第一面的同时,便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似乎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透露着某种性感信息。这种信息便是那香风的一部分,的确有些冲击力。

她似乎是进来之后,才发现我的存在似的,很认真地看着我。

她看人的方式非常特别,目光是直直地射过来,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是否觉得不自在,似乎想利尽你的次抽尽你的筋一样。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她就是要让别人不自在,你才会对她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是一种叫明目张胆的挑衅,似乎在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问你:“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性感?你对这样的性感女人是不是很感兴趣?如果是的话,那你有没有胆量上来脱我的衣服?”

我可真是被她那种看人的眼光吓了一大跳,同时也产生了一种想法:原来,这个世界上竟会有这样大胆而且放肆的女人!

她认真地看过我之后,并没有向我打招呼,而是喊道:“莉妮,你从哪里找来这个家伙?挺够型儿的,要什么条件才肯转让哇!”

听了这话,我大吃一惊。老天,她以为我是什么?商品还是莉妮的面首?

莉妮从厨房里出来,对她说道:

“小芳,你就是改不了那本性。我告诉你,胡先生面皮薄得很,这种玩笑不能开的。”

这时我才知道她叫小芳,跟那首歌中所唱的小芳,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我当然知道,小芳不会是她的名字,只是小名或者俗称或者呢称。我知道,如果对方不肯说自己的真实姓名,而你又一定想问的话,将会引起彼此尴尬。我可不想招人嫌,因此也就根本就没有打算问这件事。

接下来,莉妮替我们进行介绍。

刚刚说完我的情况,正要介绍小芳的时候,她主动说起来:“我叫小芳,原是某某电影制片厂的演员。

你看过《xx梦》没有?电影里的三姨太,就是我演的。”

那部电影我看过,感受很一般,印象也就十分的模糊。经她这一说,我倒还真觉得有点印象,里面确实有个雍容华贵,还有点装腔作势的三姨太。与电影中的三姨太相比,她脸上的脂粉没有那么浓,性格的夸张,倒是如出一辙,没有电影中那种刻意制造出来的俗气,显得更加的漂亮迷人。

稍稍熟悉之后,我才知道她刚进门的那一席话,确实是玩笑。小芳就是这样一个人,见了任何人,无论熟悉的还是不熟的,无论别人是否能够接受,她总要开一番玩笑。有时候,甚至会开一些很荤的玩笑,弄得人家当场变成关公脸,她却没事人一样。

我和她第二次相见的情形便很能说明问题。那次是她主动提出要请我吃饭,约定的见面地点,同样是在莉妮的寓所里。我刚好有点事要跟莉妮谈,所以提前了几十分钟。莉妮的寓所是一室一厅,我当时有点感冒吹不得空调,莉妮就将空调关上。她将木门大开,只关上了外层的铁门,好让自然的风吹进来。后来,莉妮要帮我写一个便条,纸笔部在她的卧室里,我因此也就跟着她走进了卧室。对于莉妮来说,这本不是一件事,她并不是将卧室秘不示人的那种女人。

正在这时候,小芳来了。站在门口见到我和莉妮从卧室里出来,她便说:“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如果还没有尽兴的话,你们可以继续,我过二十分钟再来。”

这家伙,才见第二次面,就拿这种事跟我开玩笑,我当时被闹了个大红脸。

她似乎还不过瘾,说道:“哟,你的脸怎么红了?不好意思了?

在泰国可是难以见到像你这样的男人。其实呢,这山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大家相处得高兴,玩一玩,乐一乐,很正常嘛!”

听了这话,我以为她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大慨看中了某位男土,会主动地邀请他去自己的寓所。

事实上,待我熟悉了她之后,才知道她属于那种只说不练的女人。当然,也不能说完全不练,而是不会轻易跟某些男人练而已。有关她的爱情故事,十二分的曲折惊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