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10章

作者:胡杰

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颂猜并不在乎这一点。

在有关性问题上面,泰国人跟中国人的观念完全不同,这大概也是这个国家这一行业兴旺发达的重要原因之一。颂猜告诉小芳,两个人相爱,最重要的并不是他们的性,而是他们的情。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性的满足或者性的独占的话,他根本不必追求她,大可以去找成千上万个处女。但是,那对于他有什么意义呢?他们之间并没有感情,即使在一起,也丝毫没有快乐可言。

大概因为生活在泰国这样一个对性专一并没有特别强调的国家吧,颂猜确实不在乎小芳曾经有过男人这样一个事实,他所要的是爱情。

正因为如此,小芳反倒是为难了。她毕竟是一个中国女人,中国女人是极其强调性忠贞的。她觉得,自己以这样的身子去爱颂猜,对他实在不公。她甚至想对他说,只要他肯娶她,她甚至愿意做他的妾。可这种想法,只不过在她的脑子里转了一转,却始终都没有勇气说出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与别的女人分享一份感情。

小芳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中与颂猜交往,并且越陷越深。

从那一天开始,此后的每一个傍晚,小芳都会出去散步,并且不准司机和女陪伴跟着她。每次,她都会告诉他们,自己只不过出去走一走,很快就会回来。但是,只要见到了颂猜,便有一种依依不舍之感,恨不得天长日久地与他在一起,绝对不想分开。偏偏时间老是跟她过不去,平时时间过得特别慢,即使想它快一点都不成。可现在,只不过一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午夜。

小芳对我说,她觉得时间老跟她作对。出门的时候,她是想着要早点回来的,即使是跟颂猜在一起,她也老想着这件事,她必须早点回去接听武大郎的电话,她可不想这件事过早地让他知道,然后搞出什么变数来。最后当然会有一个摊牌的时候,她更希望这个时候是在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比如她向武大郎说清最后一切的第二天,她便会跟颂猜一起走进婚姻注册处。然而,每次见了面,在她看来才不过短短的一段时间,事实上几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她当然知道,这就是爱情的感觉。

小芳演过爱情戏,也看过不少爱情戏,她也非常渴望爱情,后来,她似乎已经死心了,觉得山崩地裂似的爱情,只是在电影电视或者是文学作品中存在,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可能见到。生活是现实的,也是残酷的,现实中只存在着两性关系,只有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性的占有。如果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或者是有法定婚姻关系的两个人,相互占有了对方的性,那就会被人们认为有了爱情。她也相信,比如她与武大郎之间,那种为了另外的女人而争吵,为了性的占有而发生的冲突以及心理上的强烈愤怒,在她看来就是爱情,至少也是爱情的一部分。

然而,自从认识了颂猜之后,一切都变了。

小芳发现自己像一块永不枯竭的燃料,正在熊熊地燃烧,这股火只可能越来越强烈,永远都不会熄灭。

她当然知道,自己长时间而且是每天外出,让司机以及女陪伴十分不安,他们一直都在为此担心着,并且犹豫是否应该将此事告诉武大郎。她也知道在短时间内,他们可能不会那样做,但时间一长她就不能保证了,那毕竟是他们的工作,他们不能等武大郎来发现这件事。

总有一天,他们会主动向武大郎反映此事的。

但即使如此,对于她来说又怎样呢?她爱颂猜,颂猜也爱她。无论是成为他的妻子、小妾或者是情妇,都会比做武大郎的三姨太幸福千万倍。他.们之间有爱情,火一样的爱情。颂猜英俊潇酒,善解人意,用情专一;除此之外,他同样富有(虽然不如武大郎那般富有,但是,一个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钱只要够用就行了)。

在她没有真正享受过爱情以前,她觉得钱确实非常重要。可现在,她真正体会了爱情,知道那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现在,她终于明白了爱德华八世为什么爱美人而不爱江山,原来拥有真正的爱情,就拥有了整个世界。

就算武大郎知道这件事又怎样呢?她正可以趁机离开他。

为了她与颂猜之间的爱情,她可以不顾一切。

实际上,颂猜也一再要求小芳离开武大郎,小芳也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她只是觉得,武大郎爱她爱得很深,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如果突然离开的话,他定不会放过她。她倒很希望武大郎能跟她大闹一场,那她就可以明正言顺地提出跟他分手了。

但她没有想到,武大郎做事比她老谋深算得多。

从泰国方面得到消息之后,他并没有立即赶到泰国,更没有向小芳大兴问罪之师,而是从香港请了一个私家侦探,前往曼谷调查小芳。

那个私家侦探到了泰国之后,悄悄地跟踪了小芳几次,并且用非常先进的照相机将她与颂猜约会的场面拍了下来,甚至连细节都拍得清清楚楚。

武大郎拿到那些照片,当场肺都气炸了,恨不得立即赶到曼谷,将小芳重重地打一顿。可是,他毕竟是一个受到过感情伤害的男人,现在又是一个亿万富翁,之所以能够在激烈的商场竞争中越来越强大,并不只是他的运气比别人好。运气好的人,世界上不知有多少,可亿万富翁却不多见。成为亿万富翁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条件,就是比别人更聪明,比别人更冷静。

足足有半个小时,他对着那些照片一言未发。那个私家侦探等了半天,见他没有话说,便准备告辞。这时,他开始说话了:“我让你去曼谷调查,是要你拍到她跟别的男人上床的照片,你就拿这样的照片来骗我的钱吗?”

那个私家侦探连忙说:“你说这话就冤枉我了。我跟踪了他们几天,他们确实没有上过床,你让我怎么拍?”

武大郎暗想,既然还没有上过床,那就是还没有到完全无法挽回的程度。当即,他打发了私家侦探,立即赶到了曼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